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算了,她来就来,也许是巧合呢。我叫独孤寒随时注意这个婆娑迦叶的行踪就行了,必要的时候,控制婆娑迦叶。

    当然我也知道,独孤寒的武力和婆娑迦叶的武力对比起来,应该是属五五开的那种。可是,不要忘记了,这个婆娑迦叶可是近年来印毒最出名的一个女人,加上她本身有点神秘,所以真打起来,独孤寒未必就占到便宜的。

    很快的,就来到了医院,医院的一些领导已经是在大门口等着我了,虽然我是第一次来视察工作,可,我什么说也是身份尊贵的那种人,未来要继承国王的人,那些媒体记者朋友也是马上做好了安排的工作准备,一下车后,记者朋友们一阵闪光灯,接着是医院领导过来和我握手,热情的不要不要的。我亲切和这些领导,医生交谈,终于体会到了以前看新闻联播的那种感觉,原来视察工作是这么一个样子的。

    先是很短的寒暄之后,接着医院的领导就带着来到我婴儿的病房,也见到不少家属,家属们刚开始不知道我的身份,直到有人说了,这些家属才反应过来,然后也过来和我握手,我问了下他们孩子情况,孩子的家长都说孩子发烧感冒住院几天了,很是不乐观,医院的领导在一边说一定会竭力控制病情,把孩子的病治好的。

    知道我这个王子来医院视察的事情后,其他病的一些家属也争先恐后的过来,造成了一定的拥堵,好在这边的保安做的很是比较到位的,而且,这里是医院,不能逗留太多,需要安静,所以,我和这些家属们,做了端庄的沟通,亲切的询问了他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在医院逗留了大概半个小时这样吧,我要临走的时候,就对医院这些领导说;“一定要治好孩子的病,找出疫苗。”

    医院领导说;“是的,王子,我们正在和外国一些知名专家,连夜找出病毒的真正的原因,再过几天也是有进展了。“

    我说;‘好,你们都工作都很到位,同时,孩子的家属们,你们也要理解医院医生这边的难处,我也感同身受,这个病毒让您们的孩子生病住院,你们都很心疼,但,不要忘记,有我以及我的国家在支持你们,你们有什么难处的,先和医院这边的人提出来,然会统一汇报上来,总之一句话,我一定会让你们的孩子好起来的。”

    热情的鼓掌声响起来。记者们也一阵又是一阵闪光灯,我看了下,好像是有直播的。我知道这次一场秀,但这是一场代表真诚的秀,孩子生病了谁都烦恼,所以现在的首要的情况就是让孩子好起来。

    “殿下,我们一定会照顾好我们的孩子的。”

    “是的,你是我们未来的国王。”

    “你能亲临医院,我们很感动。”

    “殿下,好样的。”

    一些人激动的喊着。

    我面带微笑。

    不错,可以,这些人可不是我请来的托的。

    这是发自内心的感动的。

    很好,看样子,我得经常来到这些什么重要的部门,医院,交通,去视察一下,有事说事,有事情就解决。

    “殿下,我觉得这种病的疫苗,或许我可以处理。”这个时候,一个我熟悉的声音响起来。

    我回头一看,瞪眼,这不是婆娑迦叶是谁啊?这娘们真来医院了,不过,现场的几百个人一听到婆娑迦叶能处理这个事情后,彻底的惊呆了,尤其是那些医院的人,全都是震惊至极,他们有点傻眼,这人谁啊?敢这么说大话?记者们则是发现了一个新大陆,那叫一个亢奋啊,好像不是工作人员呢,这人谁啊?而且,还是一个特别的具有气质女人。

    我皱眉这什么啊意思啊?我这是刚才把我这个造势弄起来,现在,婆娑迦叶这么一说,全部的人注意力都集中在她那一边了,好像我变成了为她做嫁衣的一样。

    “你是谁,敢这么说大话。”一个医院的儿科主任就喝道,“我们都没办法,你有办法。”

    “我当然有办法,没有办法我来这里做什么?我有这么无聊吗?”婆娑迦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充满一种傲人的眼光,然后看了下这里的人。“你们大概觉得我不是工作人员是吧,对,我确实不是医院的人,但,没人可以否认,只要治好了这个病,那管不管是不是医护人员,有什么关系呢。”

    这个话,说得很在理。

    那些一直都是操心孩子的家属们一个个激动了,因为这些天来孩子都是持续发烧,反复的,来回的,打针了,也验血了,可是,没能根本的治疗。所以听到婆娑迦叶的话后,好像当做神仙一样,立即一窝蜂的过去,叫着婆娑迦叶治他们孩子的病,当做女神一样,现场的记者们也是刺激的不要不要的。

    医院的那些领导和医生一个个看着我,我举手,说道;“哦,你有这个本事?没想到婆娑小姐这么厉害。”

    ’“王子和这个女人熟的?”

    “是啊,听口音就是。‘;

    ‘厉害了。”

    婆娑迦叶笑笑,说道;“殿下,当然,没这个本事,我就不会来了,各位。”

    她的声音充满了一种令人信服的力量;’安静。“

    全部的人都安静下来。

    这就是高手的气场。

    “你们先听我说,我不是医院的人,应该算是野郎中吧,就是会点偏方什么的。“婆娑迦叶很是低调的说道,”但是,神州一句话说,英雄不问出处,只要我能治好孩子的病就可以了,可是,我先告诉你们的是,你们把孩子放在我的手里,也许你们不会放心,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勇气,以及相信我了。、“

    “我,我,我把孩子交给你。”一个孩子的爸爸说道。“女士,不知道为什么见了你,我觉得我心里一下就有了着落了。”

    “谢谢你的赞誉,“婆娑迦叶微笑的说道。“现在,就请你把你的孩子交给我。”

    “好,你稍等。”

    然后,这个孩子的爸爸,立即拿着依旧是在发烧的孩子给婆娑迦叶。

    我看了孩子一眼,确实,应该是属于发烧的状态,脸色通红,很是不舒服的状态。

    婆娑迦叶说道;“现场也是有很多的媒体朋友,现在,我要给孩子治病,不过呢,我还是要说一声,我这个治病的办法,有点奇特,你愿意接受吗?”

    孩子爸爸犹豫了下,点头。

    婆娑迦叶道“接下来呢,我会拿出一只蛇,这是一只我从小养的蛇,这蛇就是可以治疗你孩子病的,我意思是,我的蛇会咬你的孩子一口,你愿意吗?”

    “蛇咬人?‘

    ”这是什么治疗的办法?“

    “我去。”

    所有人都震惊,议论纷纷。

    “胡闹。”

    医院的领导就喝道;“我不管你什么身份,你不要来这里捣乱,保安,请她出去。”

    婆娑迦叶还是微笑的说道;“我想,是不是捣乱的,只要看结果就可以了。”

    “我愿意。”孩子的爸爸大声的说道,明显经过挣扎的表情。

    ‘好。“

    婆娑迦叶点头,双手抱着孩子,接着,在无数人眼睛视线中,一只貌似看上去很可爱拇指大小的蛇从她的袖子口钻了出来。

    虽然刚才婆娑迦叶是已经说过,可是这么看那蛇出来,还是让很多人傻眼的,这是蛇啊,一般人谁不怕蛇呢。

    现在,还要让这蛇咬孩子一口。

    “各位,这是我的宠物,它释放的唾沫没有毒液的,不仅没有,反而是可以治疗的。”婆娑迦叶说道,“现在,是不是真的,你们可以看一下。”

    医院的人,说道:

    “婆娑小姐,你这是搞什么?用蛇来治病?”

    “这是没有见过的。”

    “万一出事了,你负责啊。”

    “对,我负责。”婆娑迦叶盎然的说道。“我要是治不好这个孩子,我就死在这里。”

    她这么一说出来,那些本来质疑的人都不敢说话了。

    自绝死在这里啊,

    这没有把握的话,不敢真么说的。

    “先把体温针来。”婆娑迦叶说。

    接着,一个人拿来体温针。

    先给孩子量体温。

    “看清楚了,这是三十八度三,属于高烧了。”婆娑迦叶说道,“现在呢,开始咬一口,五分钟之后,是不是退烧了,以及孩子会好起来,那你们看着好了。”

    婆娑迦叶手指动一下,那蛇爬到了孩子脖子上,接着,对孩子的脖子咬了一口,很小的牙印。

    在场的人看的都是心惊肉跳的,这咬脖子啊?太震撼了。

    记者们也是一个个的拍照起来,给一个大写什么的。

    咬了一口之后,蛇就回去了,然后婆娑迦叶也不知道用什么药涂上去,那蛇的牙印就没消失了。

    这让大家很是震惊。

    我也是有点小看这个婆娑迦叶的到底在玩什么?

    真是厉害啊,居然在我作秀就要成功走人的时候,她就出来了,这是打算当救世主吗?

    “陈三。”

    独孤寒走到我的身后,低声说道;“这个女人很邪门。”

    “当然邪门了,现在,你看都是活神仙了。”我说。“全部的人都站在他那边了,尤其是孩子的家属。”

    我说道“恩,这一手确实厉害,漂亮。“

    独孤寒道;”你现在都被比下去了,你看,记者们都在那边拍照呢。”

    我心有感触的说道;“是啊,我都变成被人忘记的角色了。”

    独孤寒;“你说,这个婆娑迦叶会治好孩子的病?”

    “她治好了,那最好的。”我说道。

    五分钟之后。

    刚才一直处于发烧,脸色很红的孩子,似乎慢慢的退烧了。

    精神状态也看上去好。

    又是量了体温。

    几分钟后,医护人员看了下体温。

    “现在,体温是37°,这应该属于正常的。”婆娑迦叶。“你们也可以给他验血。”

    “真退烧了啊。”

    “上帝啊。”

    一阵阵惊叹声。

    接着是鼓掌的声音。

    “我孩子,给我的孩子咬一口。”

    “是啊,我的孩子也要咬一口。”

    “快回去抱孩子来,孩子妈妈。’

    那些一直观望的的孩子家长们,此刻,激动了。

    医院的人一个个无语,又很无奈。

    好像,这些家属们都忘记他们的存在了。

    现在,变成了婆娑迦叶的一个人演出了。

    他们全部的人都办成了陪同了,小角色一样看着主角。

    “哦,看样子,真的好了。”我说道,“真是意外。”

    独孤道;“你说,这个蛇有什么神奇吗?还可以治病。”

    我笑着说道;“这个时候,我们需要的是过去祝贺一下的。”

    我走了过去,对着婆娑迦叶说道;“婆娑,没想到你真的能治疗孩子的病,如果你愿意的话,来我们的国家医院工作。”

    “我可没兴趣。”这个时候,婆娑迦叶很傲慢的说道。“我自由自习惯了,要我治病可以,但,要我在什么医院上班,不行,”

    “各位家属们,我是可以给你们的孩子治病,但,我的蛇也是需要休息的,每一天,只能给五个孩子治病,一步一步的来。”

    “我来。”

    “我的孩子先来。”

    “你们滚,我先来,我给钱。”

    ‘一百万。“

    ”一千万。”

    一些人开始喊起来,现场有些乱。

    “安静。”

    我的声音宛似洪钟一样响彻。

    瞬间,现场一片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看着我。

    我说道;“一个一个来,婆娑小姐也是人,不是神,先从重症孩子开始,普通的,后面,谁要是敢乱来,马上刑拘。”

    我这么一说,就没什么敢说话了。

    现场秩序开始好起来。

    “我们走吧,”

    我走的时候要医院的人配合这个婆娑迦叶,并且告诉医院的领导,不管婆娑迦叶需要什么,都要配合,我重点说了,她是我的朋友。

    医院的领导纷纷点头,送我出门,刚才来的时候,一些病人也都在想,现在不在,全部都跑婆娑那边了,也有一些记者,和之前比,少了一点。

    我上来车,这一次我没有叫独孤寒监视婆娑迦叶,而是让他上车,我相信,婆娑迦叶会在医院呆一段时间的。

    “这个女人,很是邪门,我都有点怀疑,她是故意来抢风头的。”我对着独孤寒说道,’你说巧合不巧合,刚好是她的毒蛇就可以治好孩子的病情的。”

    独孤寒说道:“我也是这么想,你可以问一下,你们的私人关系这么好的。”

    我哈哈的笑着,这个可以有,不过,要等到几个小时之后,

    我们回到了宫廷。

    不悔和季明佳已经回来了,去医院检查的结果出来,是有点低血糖,其他的都是很正常的。

    “三哥,这婆娑迦叶来了啊,变成索来国的名人了。”不悔说道,“刚才回来的时候,我见广场的let上都播放她的新闻。”

    “恩,她来了,变成了救世主了。”我说道。、“只怕,我名头都被他比下去了。”

    唐不悔说道;“这一定是有阴谋的。”

    我笑着“有什么阴谋。”

    “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不悔柯南的说道。“你第一次出去走,让人民认识你,这个女人就来了,刚好呢,她的蛇可以治好孩子的病。”

    我到是很淡然的说道;“不悔,这个我觉得没什么的,她要是能治好孩子的病,这是我们的运气,也是很多家长的运气。”

    “我都怀疑这个流感是她弄的。”不悔哼哼的说道。

    我说;“没有证据你可千万不能这么说。”

    不悔说道;“我一定会找到证据的,三哥,那个婆娑迦叶现在成为了全国的名人,只怕,她的目的不会这么单纯的吧。”

    “她来这里肯定是有什么目的的。”我也是断定说道,‘至于是什么,那只能她露出马脚再说了。“

    “你说,要是,她想也来皇宫,当你的妃子,你愿意吗?’不悔冒出这么一句。

    我呵呵的笑着,不悔真敢这么想啊,我说;“你想多了,我之前说了,她可以来这里住下,不过,她看不上这里,你要知道,她可是印毒第一牛人,地位这么超然的。”

    ‘有什么厉害的。’不悔似乎对她很是不不爽的说道。“很厉害吗?我承认,我是打不过她,但,你三哥可以啊。”

    我点头,这个确实是的,婆娑迦叶不是淬火体,我完全可以杀了她,加上她现在处于索来国,只要我一个电话,一句话,就可以动用军队的力量,哪怕是神,也要被轰了,有虎符上手上,我就可以调动军队,这是就是国家的力量,任何的个人都没有傻逼到去抵挡的。

    但是,现在婆娑迦叶貌似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这里的事情,加上她帮孩子看病,治好他们,我自然不会动用我手中的力量的。

    “先看看她搞什么再说。”我依旧是平静的说道,“这个,不悔,你可千万别去找她的麻烦。”

    “我没这么无聊啊。”不悔对我说道,“三哥,唐老大来了吗?”

    “估计也快来了。”我说,“等下我打电话问问。”

    不悔说;“行,我和明佳去溜达溜达了。”

    等不悔和季明佳走了后,我想了下,回头对独孤寒说;“你还是好小心一下这个婆娑迦叶,她来索来国,我觉得应该是和什么人接触的。”

    现在洪先生死了,没理由婆娑迦叶还帮他卖命啊,这有点不合适的,婆娑迦叶也不是那种容易受制的人。

    :“恩,我知道。”独孤寒说。“那个,王五和季建国呢?”

    “还在京城。”我说。“我会叫他们也过来的,这里,我总觉得有点不太平啊。”

    这是一种直觉。

    来到索来国,尤其是遇到这个婆娑迦叶后,我就有这么一个强烈的直觉。

    加上,我弄死了李正,这李家这么风平浪静的。

    这不应该啊。

    李家的人应该找机会弄死我,或许造反的。

    可是,探子回报说安静至极。

    麻痹的,太过反常了,事出有因的。

    “那我先下去了。”

    我点头。

    等独孤寒走了之后,我手机响起来,是虎剩这货打来,说已经和家人来索来国了,正在宫殿外面呢,我惊喜说道,行,我马上出去。

    哈哈,我最得力的小伙伴来索来国了,太好了,只要有虎剩在,我觉得我又多了一层保障了,我赶紧出去迎接虎剩,门外,虎剩和他媳妇,以及两个老人,那两个老人就是虎剩媳妇的父母,此刻,见到我出来,还是震惊至极,之前在飞机上,虎剩已经表明对我态度了,但见到我本人还是那个啥的,没想到我是一个国家的王子的,我过去和虎剩来了拥抱,叫了嫂子,又和两个老人家说话,叫他们不用这么客气,当自己家一样,我领着虎剩一家人进去,叫内务的人给一家人安排了房间,虎剩媳妇带着老人下去,剩下我和虎剩两人。

    ‘婆娑迦叶来这里,我都看见很多新闻了,“虎剩笑着说。”万里寻夫吗?”

    “滚蛋。”我鄙视的说道。“她是来抢我风头的,你看吧,等晚上的新闻,肯定是她多,我的少。”

    虎剩说;“以来就出手解决了这个孩子的流感,确实很出名,你被打压下来了。”

    我说道;“治好就行了。”

    “你没怀疑这么巧合,是她到导演的吗、”虎剩问道。

    之前独孤寒也是这么想,我也是这么说的。

    可,没证据啊。

    再说,她这么牛逼,可以弄流感病毒出来了?

    “索来国的面积小,就一个城市,一有点风吹躁动的,国民都会知道的,现在,索来国最有名气的人,不是你,而是婆娑迦叶。”虎剩说道。‘要是,她在这里创建什么教会的话,你就麻烦了“

    什么最可怕?

    信仰。

    教会就是搞这种的,。

    婆娑迦叶有这么具有煽动能力的。

    她要是在这里搞什么教会的话,确实很难办。

    “你不说,我都忘记了,她还是圣女呢。“我皱眉,“她要是在这里招收门徒的话,我相信绝对是一呼百应啊,我操,这个娘们不会来搞大事的吧。”

    虎剩点头,说道;’对,你看着办,这个人分明是搞事的,我要是你,也觉得头疼。毕竟你们的关系有些,恩,什么说呢,反正很复杂就是了。“

    我也是有点无语,这要是别的娘们,早就干掉,可对方是这婆娑迦叶呢,这就有点难度。

    “我已经叫独孤寒在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了。”我说,’婆娑迦叶要是在这里搞事的话,我赶走她。

    “不可能的吧。”虎剩就笑起来,“人家没犯法呢,你就赶走人家。”

    ‘得了,这个话题就不要扯皮下去了,我们去喝茶。”我说道,“然后带你去看看这里宫廷的风景,保证你会喜欢上这里的。”

    虎剩说:“我知道你想对我装比,呵呵,你以为我不懂你的小九九。”

    ’厉害了,这都被你看穿了。”我眨巴眼睛,和虎剩过去喝茶。

    一边喝茶,一边扯淡。

    “那个,你说,我要是把婆娑迦叶请到皇宫里面来,她会答应吗?‘我问道。

    ‘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绑架啊。”虎剩说,“老板,你现在是有武器,有军队的人,大权在手,婆娑迦叶要是不给你面子的话,你就抓他。”

    “这不是滥用私权吗?”我一脸认真说。‘我可是要做一个好的国王的。“

    ”别吹牛了,你是想软禁了这个婆娑迦叶,别以为我不懂。”虎剩白我一眼。“这样的女人,一百年难得出一个,你会没点想法?”

    “虎剩,我发现你这结婚之后,这开始变好色了啊。”我说。“我和你认真的。”

    “我也和你认真的。”虎剩说,“我要是你,就用权利,让婆娑迦叶折服。”

    “你以为是一般的女人?”我鄙视的说道。

    虎剩说;“不做你的皇妃,那就滚蛋。”

    “这个问题,嗯,要不你代表我去和婆娑迦叶说。”我有点羞涩的说。“试探一下。”

    “我才不去呢,这是你的感情。‘虎剩坚决不掉进我挖的坑里。”老板,我来这里就是帮你看家的,不让一些杀手来刺杀你的老婆们,其他的,比如你感情的问题,你自己来弄。“

    “和你开玩笑,等下我就给婆娑迦叶打电话,问问她意思。“

    ”你应该亲自在她前面问,这样才有诚意。”

    “好,我听你的。”我认真道,“我等下喝茶完后,我就过去问。”

    虎剩说;“我当司机?”

    ‘这肯定的啊。”我说。“作为国王的专人司机,你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你不应该找赵信来当你的司机吗?”虎剩觉得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赵信笔好一点。’他是一个武痴,你就骗他,来这里,你教一些牛逼的剑术给他。“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啊。”我嘿嘿的笑着。‘赵信的家族在海外也有庞大的实力的,我这就给赵信打电话,“

    虎剩说;“他当你的专人司机,以后也有保障,我就负责你的这些后宫妃子们。“

    行,就这么愉快的决定,我这就给赵信打电话,先把赵信忽悠过来再说,赵信这家伙还真的是一个武痴,听到我要说有一些牛逼的武技之后,立即在那边点头说晚上就飞过来。

    搞定了赵信之后,我觉得我这边的队伍更加的壮大了,我本来是想把同盟会一些人调过来的,可想下,目前还不需要。

    和虎剩喝完了茶水后,我看了下时间,也行,就过去找婆娑迦叶,她应该还在医院,我和虎剩说了下,虎剩点头,就过去开了一辆车,虎剩说,这都是命啊,以前帮你开车,现在还是帮你开车。我就说,一个月十万块不是这么好赚的,。虎剩说道屁,我杀一个人最起码有一千万的酬劳,你才给十万,太小气了。

    我说,你要这么多钱干嘛呢,在这里是最好的,你老婆,你岳父岳母都在这里,一辈子爽了,过一两年,生孩子。

    ‘对了,那个凶手还没找到,不过是一个神州人,不是外国人。”我说。

    虎剩对这其实已经是没什么在意了,世界这么大,人这么多,去哪里找一个下毒的人?要是真的想潜起来的话,哪怕是米国总统也不会这么轻易找出这个人,还会易容术的。

    很快的,我们来到医院,医院的大门口全都是和车子,比我之前的来还要多,这什么节奏?

    我没下车,立即给医院的领导打电话问出什么事情了,这不是要堵医院吗,。医院的人说都是来看婆娑迦叶治病,虽然婆娑迦叶已经不看病,可是开始讲法了,说得大家不停的点头,觉得心灵受到了启发的。

    ‘我是他大爷。”我放下手机,就说道。“你说的没有错,这婆娑迦叶真的在煽动人,要创立什么教会呢。”

    虎剩说;“那不马上去抓人吗?”

    ’现在去抓人?“我说道。“不可能的啊,要是现在去抓人,马上皇宫的大门就有人抗议,你信不信。”

    “也对,现在婆娑迦叶是一个名人了,医院没办法治好孩子,她一个懂从印毒来的女人,就治好了,又这么神秘,美丽的,是个人都心动啊。”虎剩说道,“难办了。”

    “等。”我说道,“她会出来的。”

    虎剩;“老板,你真的这么任着她下去吗?”

    我说;“不着急,现在那些人也是想见见婆娑迦叶,这里的人民安居乐业,社会保障好,不是这么容易的被煽动的。”

    虎剩还真的不着急,觉得我还是胸有成竹的。

    等了大概一个小时之后。

    堵着门口的人不仅没有少,反而是从四面八方的人来了,

    老人,孩子,男人,女人,越来越多。

    都变成菜市场了。

    我在车里也是看的有点吃惊。

    “这婆娑迦叶确实一个妖孽啊。”我心有感叹的说道。“这开始讲座了?”

    虎剩说;“老板,要不我下去瞧瞧。”

    “也行,你下去看一下。”

    虎剩下车。

    过了几分钟,虎剩就回来了。

    “说什么?”我笑着问道。

    虎剩说;“也没说什么,就是要大家开心,不要有什么忧愁,面对困境的时候,要笑口常开,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就这样?”我瞪眼。

    “对,就这样。”虎剩说,“不过,我看见好像是挺有钱的人在她前虔诚好像教徒一样。”

    我说道;“越有钱的,越是怕死,这是自然规律,所以呢,有钱了,就要开始求什么平安。“

    “这就是被钻空子的。”虎剩说。

    我说道;“我们回去吧。”

    “不接着等下去了?”

    “不用了,她总得吃饭的,我叫人过来监视她。”我说,打电话,把禁卫军的人叫过来,主要是人太多了,我怕独孤寒一个人照看不过来。

    等禁卫军的人过来后,我就虎剩开车,我们回到皇宫后,我就先给我妈打了一个电话,说了婆娑迦叶的问题,我想问下她是什么意见?

    我爸爸之前也叫我搞大这个娘们肚子,我也是这么想,可一直没要的机会。

    “你的想法呢?”

    我想了下;“这个婆娑迦叶,确实有点难搞定,不过,她帮这里的孩子治病,要是赶走她,只怕影响不好,我这都没当上正式的国王呢,我就搞出这个事情来,以后人民会对我失去信心的。”

    我妈妈笑着说:对,你有这个想法很好,不怕对手强大,就怕你自己不够强大。

    我说;“妈,那你的意思,随便她在这里乱来了?”

    “她不会来乱来的。”我妈妈说。“只要她不开始什么讲座,要弄什么教堂的,你随便她。“

    “好,我明白了。”我说。“妈,你和爸爸也快恩爱好了吧,是不是回来了?”

    “我们难得这么放松,你还是我儿子吗?”我妈妈就怼我。“我们不容易啊。”

    “得,得,当我没说。”我说。“你们接着恩爱,有什么事情,我会给你电话的。”

    “李家呢、“

    “没见有什么动静啊,太反常了。”我说,又想了下。“那个国师,不是可以相信的吗、’

    “当然不可以完全的相信。”我妈说。“唐国师是一个有诡异莫测能力的人呢。你身边有虎剩就可以了,之后,王五,季建国也过去的一起帮你。”

    我笑着,那我的队伍更加的壮大了,行,这样可以了。

    “先这样。”

    通完电话后,我就打发走虎剩,然后和青帝,儿子,不悔,季明佳吃晚餐。

    吃完了晚餐后,我看了下晚间新闻,果然,和我预料没有错,对于我的视察医院,只是一点的新闻,婆娑迦叶抢走我的风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