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城已经失去了其存在的意义,所以即便陈默可以翻手为云,也没再想着让这里恢复原来的样子。

    或许对于一般的修者来说,这里战略位置很重要,这里有着这样或那样的意义,但在陈默看来,邪灵毁灭的那一刹那,这座城的毁灭便比它的存在更有价值。

    当然,如果未央有什么想法的话,他会出手,但未央显然已经对此毫不在意了。

    昔年长安帝尊留下来的东西,值得怀念的都已带走,守护的使命也已经终结,想必未央也不想继续背负着某些枷锁了。

    陈默轻轻一叹。

    暗世界的事情,还是万古的封印,都需要从长计议了。

    他是想着尽快将这些事情解决掉,但也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完成。

    当初的天,倾世界之力也没有解决的问题,不会那么简单。

    即便是如今的陈默已经找回了自我,融合了两个世界的力量,但面对的敌人很复杂,不是单纯的某个**oss那么简单。

    陈默站在定川学院的上空,隐匿着身形,没有人看得到他。

    他的目光落在此处,凝望着已经空空如也的地下,想到了很多事情。

    随后,诸天万界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他的气息,他的意志降临了。

    大道之争该暂且停下了。

    这是他对至强者们的通知。

    天道意志从不干涉凡间的惯例被打破了。

    这世界已经发生了毁灭性的错误,必须得到纠正。

    没有人敢违抗陈默的意志,他即是天道。

    当他回到杂货铺的时候,忽然有些惆怅。

    他当年在这里,一直想要摆脱天道的控制,布了那么多的局,结果自己最终成了天道。

    天和林曼都在这等着他回来。

    “该做一个了结了。”陈默对着天说道。

    “你准备好了”

    “没有准备与不准备一说,做了所有的准备,当封印打开的那一刻,都会被感知。”陈默长叹一声,“你应该清楚,什么是天道!”

    “全知全能。”天摇了摇头,“但也并非真的全知全能。”

    “万事都是相对的,比方说,我觉得那个星未见得就是全知全能的,但他对我们而言就是全知全能的……”

    “上层人物的事情,就不要谈论那么多了。”天打断道。

    她也感知到了星的降临,并为之震颤,此时还心有余悸。

    陈默撇撇嘴。

    一旁的林曼略有些黯然,事情她大概都知道了,可是即便她恢复了实力,即便是以当年飘渺仙子的实力,也很难参与到这种事情里来了。

    “不必灰心。”陈默安慰她道,“你有你的事情要做。”

    他轻声道:“这一次的战争,可不止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啊!”

    一个月后。

    在光与暗的边界,那个举办了某吃货节的地方。

    大熊猫和它的饲养员仰望着星空,心潮澎湃。

    “他到底咋的联系上你的”熊猫团子觉得自己遇到了某个熊生难题,扭头看着苏琪琪,有些担忧地问道。

    苏琪琪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动动你的熊脑袋,他想要联系我们不是一动念的事情吗”

    “俺就是问问,凶什么凶。”熊猫团子嘟囔道,“你变了,你变得不像你了……”

    苏琪琪感觉自己要气炸了,分明是一个庄严而神圣的时刻,怎么这熊猫突然间就这么不着调了吃了假竹子了

    “我说,你们有谱没谱”一人一熊身后响起来灵皇的声音。

    熊猫团子眼瞅着灵皇剔着牙走了过来,背上的毛都要立起来了。

    “老妹,你不觉得你过分吗”他伸出熊掌指着灵皇,“这都啥时候了,咋的,你这还整了顿吃的”

    “几千年几万年都不曾体会过如此休闲的人生了。”灵皇感叹道,“身上没什么重担的感觉真好。”

    “马上打仗了好不好俺现在脑仁子都疼!”熊猫团子拍着自己的头,龇牙咧嘴地道,“你觉得你说的这是人话吗”

    “还行吧。”灵皇挥了挥手,然后冲着苏琪琪笑了笑,“反正这一次咱们也只是对付一些小喽啰,大头都得交给那两位,是吧”

    苏琪琪皱了皱眉:“你现在这种状态……”

    “没问题!”灵皇笑道:“有生之年能够看到真正的神明争锋,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她想了想,然后道:“最关键的是,我现在单论寿元还很充足,只要那两位不想着灭了我,我就没什么。”

    苏琪琪点点头。

    她刚想说什么,忽然间眼前的景色一阵变幻。

    处于光与暗的边界,那被分割成两半,但生灵却不自知的撒库拉星忽然就静止了。

    真正意义上的静止,一切规则在这一刻化作虚无。

    然后……

    撒库拉星消失了。

    熊猫团子、苏琪琪和灵皇依然站立在原地。

    但他们动弹不得。

    其中实力最强大的熊猫团子有一种感觉,仿佛自己卡在了门缝之中,被夹住了。

    他心中顿时明了……

    这里,已经化作了世界的边缘。

    便在这时,一只手从虚空中幻化出来,覆盖了三人,将他们三个同时拉回了现实之中。

    陈默立于虚空中,凝望着他们。

    “大哥,你来之前吭个声啊!”熊猫团子嘟囔道。

    陈默笑了笑,然后目光落在了灵皇身上,顿时变得复杂起来。

    灵皇摊摊手,随后一个闪身,便落在了小灵儿的身边。

    天站在陈默身旁,眉头微皱,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如果今天的事情顺利解决,那其余的便都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事情了,就算是分出一点灵力来让灵皇超脱,给她开辟一条道路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前提是……

    顺利解决。

    诸天万界能够集结的,在此间有能力一战的生灵都来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陈默和天探讨了很多事情,也解决了很多事情。

    看似时间不长,但是两个天道意志的联手,很多问题都变得简单了不知道多少倍。

    比方说,从林曼的音乐之中走出的那个圣灵……

    那其实就是之前的飘渺仙子留下来的意志,但因为受到了陈默的影响,再加上天对轮回的干涉,最终汲取到了至高神力,化作了一个特殊的生命。

    她一直在轮回的规则之中行走着,其实已经成为了规则的一部分,只是能够受到林曼特殊的召唤。

    陈默和天联手,将之固定住了,成为了林曼一个稳定的手段。

    此时的林曼坐镇守望星。

    那里是一片净土。

    在天创世之后,被另一个天道意志干涉而诞生的星球,不在暗世界的复刻之中。

    也就是说……

    那里是天之禁地。

    陈默凝神望去。

    在撒库拉星消失的地方,原本不属于现实的地方,已经是一片扭曲。

    但在常人眼中,那里依然是星空。

    只是当真迈入那扭曲的星空里时,只能迷失在其中,不达到天道意志的层面,永远不可能从中离去。

    而在那星空之中,静静地躺着一个人。

    看上去很远,却又无比清晰。

    是天的模样。

    另一个天。

    只是被黑暗笼罩着,仿佛已经死去。

    实际上,在那里,已经没有了远近的概念,甚至没有时空的概念,一切规则都归于混沌,那里已经超越了这个世界的边界。

    天攥紧了拳头,看了看陈默。

    便在这时,暗黑天缓缓坐起身来,看着天,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你,总算是想起我来了。”

    她的目光之中只有天,甚至忽视了陈默,直到……

    暗黑天的脸色一呆:“怎么回事”

    她缓缓伸出手,对着前方敲了敲,然后传出来了实质性的砰砰的声音。

    “不可能!”她怒吼一声,终于看到了站在天身边的陈默。

    “你!”她难以置信地看向了天,“你竟然敢……”

    陈默长舒口气,拍了拍手,看向天,温和地笑道:“你看,我就说一定可以的吧”

    天点点头,忽然低声嘟囔道:“不过我总觉得你是害怕将来我欺负林曼。”

    陈默脸色一滞,摆摆手:“那都不重要。”

    他看向暗黑天,笑道:“你没想到,天会将她自己的权柄全部交给我吧”

    暗黑天浑身都在颤抖着,她做梦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本是无解的死局,只要天活着,她就会活着,因为她们本就是一体的。而且她们是这个世界至高的存在,没有任何人能够干预。

    但……

    她没想到10010和10086两个世界的相撞竟然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而且在她沉眠的这段时间里,两个世界竟然高度融合,以至于天道的权柄竟然也能融合!

    失去了至高的权柄,她依然强大,依然和天是一体的,但却有人能够以更高层面的力量来干涉,将她真正剥离!

    一觉而已啊!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多了,没有天道的权柄,暗黑天也不过是一个超越了至强者层次的超级强者而已。

    所以,毁灭,对于陈默而言,也不过是一念而已。

    但暗黑天的毁灭,才不不过是战争的真正开端,那些被暗世界覆盖和遮掩的,造成了天的分裂的真正根源才开始暴露出来。

    是虚空之力的侵蚀。

    一个个空间裂缝在暗世界消失的那一刻,便失去了遮掩的屏障,曾经遮蔽了这世界的探查的污染已经消失,剩下的,就是清剿和封印这一个个罪恶之源了。

    陈默凝聚了诸天万界的力量,就是迎接这场注定漫长,但一定会胜利的战争。

    因为一代代人的努力,铺就了通往胜利的道路。

    一百年后。

    守望星上。

    “地球附近又有裂缝产生了。”林曼揉着自己已经鼓起来的肚子,撇了撇嘴,“这日子就没有个头吗”

    “放心吧。”陈默揉了揉她的头,“龙皇已经带人去了,很快就能封印住的。”

    “屁嘞,我总觉得这战争其实很早就能结束的吧”林曼皱了皱眉,“你……”

    “别瞎说,这是一场史诗一般的战争,注定时间会长一些,和我不善经营没有任何关系……”

    “你自己都说出原因了啊……”

    “哈哈哈,是吗”陈默尴尬一笑,然后看向林曼,“不管那么多了,多磨炼一下也是好事,反正有我看着,也不会出什么大事……来,让我听听咱们闺女的声音。”

    “滚开啦!”

    他目光微凝,朝着另一个邪灵镇封之地望去。

    便如他所想,当那束光降临的那一刻,定川之下埋葬的邪灵也消失了。

    大概那个伟大的存在也不愿意为了一件事跑两趟吧!

    这也算是了却了他的两件心事。。

    暂无后顾之忧。

    而剩下的,无论是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