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清府贡家,乃是陈国镇国半圣贡子晋的家族!

    作为半圣世家,整个永清府都是贡家的封地,地方官员虽然名义上是朝廷认命的,事实上却是由贡家说了算!

    因此,在陈皇一行人刚刚踏入永清府地界之时,贡家现任家主变已经带人出发前往迎接陈皇!毕竟,贡家再如何强势也是陈国的臣子,作为半圣世家更是不能失了礼数!

    而此时,张意带着临关一众大小官员再次上了城头!

    “老夫便是张意!尔等寻老夫何事”在城头站定,张意扫视一眼城下,只见护城河对岸一名样貌俊美的人族青年男子模样妖族端坐在一张太师椅上,身后簇拥着七八名妖族大汉!

    “放肆,此乃我族良俊妖帝!还不快快见礼,免的妖帝大人一怒之下将你这临关夷为平地!”听到张意的话,椅子上那位尚未开口,他身后的一名妖族大汉却是大声喝道

    “放肆!”

    “大胆!”张意身后一众大小官员听到妖族呵斥张意的话语,自是纷纷怒斥

    “呵呵,原来是良俊妖帝当面,却不知此时来见老夫有何事”张意挥了挥手止住众人,面色不变的看向妖帝道

    “张大人,本帝虽为妖族,但是对于儒家文化却是甚为痴迷!一直想要找个人好好聊聊,奈何一直没有合适之人!听闻张大人乃是陈国大儒,更是身兼文相之职!如今你我又正好在这战场上相遇,本帝自是欣喜,还望张大人能够了了本帝的心愿!”听到张意的问话,椅子上的年轻男子缓缓开口道

    “妖帝大人是在说笑么如今你妖族勾结百族余孽侵略我人族土地,肆意屠杀我人族!妖帝大人难道觉得老夫会如同你妖族一般对于这些视若无睹么”张意面色随着话音越来越严肃道

    “张大人,你我虽然不同族,但是到了你我这个境界,又何必在意蝼蚁的死活!追求更高的境界,才是你我的目标,而不是将时间耗费这些弱小的蝼蚁身上!”良俊依然面带笑意道

    “哈哈…!诸位,这便是人与畜生之别!良俊,今日我不杀你,你也不要妄想老夫会与你坐而论道,请回吧!”张意说完也不待良俊回应,大袖一甩转身便欲下楼!

    “杀我哈哈,张大人你虽身为大儒,但是我良俊也是妖帝,你就那么自信能杀我也罢,既然张大人不愿意坐而论道,那边手上切磋一番也好!”听到张意的话,又见张意转身要走,良俊双掌一拍扶手,整个人腾空而起同时大声道

    “良俊尔敢,大人小心!”众人见良俊妖帝说完便自右掌发出一道黑色妖气,直奔张意而去!纷纷大叫道

    “哼!畜生就是畜生,只会背后偷袭!”张意在良俊腾空而起之时便以知晓!因此,在妖气袭来之时,张意右手大袖一挥,便有一道蓝色光芒自袖中激射而出,将那团黑色妖气击溃!

    “哈哈,张意在你看来我们妖族是畜生是异族,而在我看来你们人族又何尝不是呢你们所谓的儒道不过是一群虚伪的小人罢了!我妖族此次出兵便是要揭穿你们儒道的虚伪面纱!”良俊见张意挥手便击溃那团妖气,也不甚在意而是再次开口道

    “哈哈!就凭你们这些手下败将以及百族那些丧家之犬良俊你是不是太过狂妄了!”张意怒极反笑道

    “狂妄不狂妄,你试试便知,张意接招吧!”良俊也不多说,话毕再次挥出一团妖气攻向张意

    “看来妖族妖帝也不过是个莽夫而已,与那些普通妖族一般,都是一群没脑子的东西,只知道逞匹夫之勇!”张意再次将那团妖气击溃,不屑道

    “哈哈,既然如此,不知张大人可敢出城一战不要躲在那龟壳中,否则本妖帝要是将那龟壳打烂了,张大人那些手下可就要遭殃了!”良俊见张意再次轻飘飘将妖气击溃,也不在攻击,而是悬浮在城头外道

    “文相大人,切不可出城!那良俊定然包藏祸心,如今这临关之中只有大人一位大儒,要是万一有什么闪失这临关必然不保!”身穿白色铠甲的临关镇守忙抱拳躬身道

    “申镇守不必多说,老夫心中有数!”张意伸手扶起镇守道

    “还望大人三思,如今陛下可就在那永清府中!这临关万不可有失啊!”其余几名官员亦是开口道

    “哈哈,怎么张大人莫不是怕了不敢出城若是如此,本帝这便回营!”良俊见张意迟迟不回应,再次开口讥讽道

    “良俊,你大小也是个妖帝,就没必要在老夫面前玩那激将的把戏!老夫如今身负重任,岂会如同你妖族一般,行事毫无规矩!改日待我大军反攻之时,老夫定然给你个机会与老夫一战!”张意面色不变,淡淡回道

    “哈哈,反攻张大人至今还看不清形势么”良俊不屑的撇撇道,随后不待张意回话,良俊飘落回太师椅上开口道:“小的们,张大人不敢出城,抬本帝回营吧!”

    儒门圣皇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