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玉暮云,是别人口中那个最可怜的女人。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只知道我是被卖到晋家做童养媳的,日复一日繁重的工作,喂马、砍柴、洗衣、做饭,却仍旧满足不了公婆的要求,而那个所谓的丈夫,整日拿着一串冰糖葫芦,在家门口和一堆小孩玩泥巴。

    有一次,山上砍柴的时候,我遇到一个奇怪的人。那人穿着白色的衣衫,露出一截胳膊,脚上是一双奇怪的鞋子。这一定是一个比我还穷的人,我把他拽到我经常歇脚的山洞里,还生起了火堆。

    男人苏醒以后,说了一串我听不懂的话。我不敢回答,只能拼命摇头。他双眼现出怜悯的神色,认定了我是个哑巴。

    由于他身上还有伤,不能随意走动,我经常带一些番薯和家里吃剩的糕饼给他。我永远记得我让他换衣服时,他惊恐的眼神。他摇着我的手臂,大笑道“原来你会说话啊!”

    换上粗布长袍的他,丰神俊朗,竟然让人移不开视线。

    他让我给他讲这个世界的一切,朝代、皇室、民风等等。我不喜欢说话,只好将我藏在枕头底下的几本书带给他。

    他教我写字,还教我说一些奇怪的语言,告诉我,他的名字,叫做沧元。

    我还记得,我告诉他我没有父母,没有未来的时候,他坚定的眼神。他说的那些话,竟如同镌刻在我的心上一般,改变了我一生的轨迹。

    他说“玉暮云,你听好了。这世界很美好,也很肮脏,没有人能轻视你,除了你自己。女人的一生,不该只是生儿育女,相夫教子。你有你自己的价值。且视他人疑目如盏盏鬼火,大胆的去走你的夜路。”

    有一天,他告诉我,他的伤好了。他要去走自己的夜路了。那一刻,我发现自己平静的心湖泛起诸多波澜,我竟心生不舍。但我知道,我永远不会是他停留的港湾。

    在他走的前一日,上山砍柴的村民撞破了我和他在一起读书的场面。那是我到晋家来,挨打最严重的一次。沾了盐水的皮鞭,不断的往我身上挥去,血痕遍布。

    也许是我不曾求饶的态度惹怒了他们,他们竟然打算将沧元困到山上活活烧死。我被绑着双手,观看所谓的“情夫”被烧死的一幕,浓烟滚滚熏的我不断流泪!

    村民见我不思悔改,便向公公婆婆示意,将我一起烧死在洞里!

    浓烟之中,走出来一个俊朗的少年,他高挺的鼻梁下,微微下垂的唇角透露出不悦。即使他脸上沾着灰尘,也仍旧散发出傲视天地的强势。

    “我原本想着,你们烧死我也就罢了,只要玉暮云过得好,那也算值得!但你们这群无知刁民,可知这世上还有律法存在?别说我跟玉暮云清清白白,就算我和她情根深重,也轮不到你们来处决!”

    见惯了他平日吊儿郎当的样子,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生气。他也未用武器,几拳便将那些乌合之众打的四散而逃。

    他一边替我解绑,一边埋怨“你傻吗?刚刚那种情况竟然还不知道反抗?你到底能不能说话?舌头要是没用的话,就捐了吧!”

    他扔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我心中期盼着他留下,张了几次口,却发不出一点声音。这山洞也不敢待了,只好往山上爬。刚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就听到一阵脚步声。

    他冲进来就是一顿吼“你要去哪就不能告诉我吗?我怕你被熊吃了!”

    他们打我,我没哭,要烧死我,我也没哭,但被沧元一吼,我竟然委屈的掉起了眼泪。他以为我是伤口痛,用采来的草药帮我敷伤口,一边敷一边细心的吹气。

    我眼泪掉的更凶了。

    他手足无措“你能说话吗?”

    我在他的注视下,说道“我饿了。”

    他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你总算说话了,等我。”

    那是一段非常快乐的时光。等我的伤好了以后,他说要带我行走江湖,过一过大侠的瘾。每到一个地方,他总能想出赚钱的办法。比如,贩卖马匹,比如,账房先生,比如,开一家驿站,他天生喜欢游荡,每次离开居住的地方,总会散尽家财,重新开始。

    那时,整个苍穹大陆战乱不断,我加入了一个组织,很快,我当上了总兵头。当我权力越来越大,征战四方带来的愉悦感,和手握重金带来的归属感,让我越来越不想过四处游荡的生活,在一次醉酒以后,所有的矛盾激发了。我告诉他,我要建立属于自己的国家时,他受伤的神情,就像是看陌生人一般。

    他说“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我竟从未了解过你。分手吧,总好过互相折磨。”

    我同意了,没有任何纠缠的话语。

    我记得他亲吻我时耳朵会红,记得他灵动的眼神,记得他为我做的簪子,记得他为我付出的一切也记得他说过,他不喜欢孩子,不想被世俗羁绊。

    是的,我怀孕了。我必须强大起来,为我的孩子撑起一个家。

    当我耗尽全力生下第一个孩子,接生婆惊喜的叫道“还有一个。”竟然是双胞胎!

    也是那一年,我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城池虽少,国力虽弱,但我总算不再漂泊了!我给了女人至高无上的权力,上朝,做官,入仕。心中期盼着,总有一天,整个苍穹大陆的女人都能受到公平的待遇。

    在之后同别国的一场战争中,我被围困在山中,建国玉玺也被抢走了!是衷心的侍女小婉,救了我一命。临终之前,她将刚刚两岁的女儿托付给我。我出于愧疚,为她女儿赐名为玉天娇,待她同亲生女儿一样。

    有一天,紫气东殿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是我日思夜想的人啊!他打开携带的木箱后,竟然是我的玉玺!

    “连国玺都能被抢,你也太丢人了!”

    他扔下一句话就走,双腿却无论如何也移动不得!天卿和天穹两个小娃娃,一人抱住一支腿。

    两个小娃娃的对话如下

    “他是爹爹吗?”“我也不知道,但这是唯一来看母亲的男人。抓住他,总没错。”

    沧元的脸,由白到黑,再由黑到红,咬牙切齿说道“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天卿和天穹对视一眼,同时大哭出来。

    沧元也没了脾气,哄完左边,再哄右边。两个小娃娃缠着他,一直到半夜才沉沉睡去。

    他凶巴巴说道“你还不解释?”

    我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开始泛滥了。在他衣服上把鼻涕、眼泪蹭个干净,才缓缓讲清了事情始末。

    “这两个小家伙,别看长得一模一样,其实性格差好远呢。天卿爱哭,什么情绪都表露,天穹很安静,喜欢看书,从来不哭呢!”

    他将我揽在怀里,感叹着“‘神兽’这种东西,果然是耗费精力啊!”

    原来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心里一直不太畅快,在一个叫做黛眉山的地方,建了一所道观,每日吃斋念佛的,倒像是个苦行僧。

    沧云观,是以他和我的名字命名的。他一直说,欠我一个婚礼。在那里,我见到了一件奇怪的衣服。那是一件纯白的纱裙,从肩头向下点缀着白色的琼花花朵,很美。

    “在我去过的时代,这件纱裙叫做婚纱。”

    那一天,天卿和天穹站在花瓣雨中,笑的很开心。他给两个孩子取了新的名字,靳勿离,靳勿忧。至于为什么姓靳,他说是他在另一个时代的姓。

    我们一家四口在黛眉山生活了一段时间,晚上,我们坐在屋顶上赏星星。他突然说了一些没头没脑的话“暮云,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东西,没有办法用语言来解释。包括我的存在,也包括我的消失。如果有一天,你找不到我了,不必伤心,我坚信,我们会在一个特别的地点,用另一种方式遇见。”

    我当时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幸福中,并没有深思这些话。等到我醒悟过来,他已经不在了,包括天穹。我带着天卿走遍了苍穹大陆每一个角落,我去过元朝,去过南宛,除了沧云观,这个世界没有他留下的任何痕迹。

    我试图用繁忙的生活遗忘这段感情,我做到了,美人山庄在各国的夹缝中,顽强的生存着。但每每夜深人静,我总陷入沉思,他说的特别的地点,到底是在哪里呢?

    我告诉天卿,你有一个妹妹,你要记得,所有你拥有的东西都要准备妹妹的一份。天卿很乖,就连吃糕点,也要给妹妹留一份。天娇也很是孝顺,当她知道我把王位传给天卿,并未表现出任何不满,仍然尽职尽责的为整个国家辛劳。

    也许是多年征战,也许是夜夜伤神,我的身体垮的很快,我能感觉到自己的生气在一点点被抽离。我还是没有等到他。

    但我一直坚信,不论是他,还是天穹,终有一天会回到我生活的轨迹中,带着爱,一直幸福下去。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