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一人坐在喜房之中的顾灵兮,忆起那日的光景,无声的眼泪划过她的脸颊。那天,龙幽冥为防止她做傻事,把她打昏后,正准备带她离开,刚出破庙,便被摄政王带来的人团团围住了。

    “大胆狂徒,竟敢挟持我傲云国的灵兮郡主,快快交出郡主,束手就擒。”

    龙幽冥小心的把顾灵兮放在地上,抽出了身上的配剑很快便与那些侍卫们战到了一起。来人虽多,但在龙幽冥出神入化的剑法下也不曾讨到半分好处。

    双方厮杀正酣,只见摄政王从林中缓缓走了出来,

    “住手”在他的一声令下,侍卫们纷纷停止了打斗。

    “本王道是谁这般大胆,原来竟是前朝太子,不曾想你竟然还活着。”顾擎苍在暗处见识到了龙幽冥的剑法,那正是前朝太子的独门绝技石破惊天。他原本就一直怀疑前朝太子并未真的死亡,这些年,他一直派人四处打探,不曾想,这位让他苦寻数年的前朝太子竟然化身成了幽冥阁阁主,难怪他多年苦寻无果。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他,他差点就相信他是真的命丧于当年的那场大火,不曾想今日能在这碰到他。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自己这个多次忤逆他的逆女顾灵兮并非一无是处,这不,竟然送给了他一份如此贵重的大礼,他当真要好好谢谢他的宝贝女儿。

    他此次能轻易找到顾灵兮的藏身之所,自然是他早就有所准备的。那日他在府中收到一封匿名信,说是顾灵兮藏身于香茗山中的一处小竹屋里。按照信中所画的地图,他果然在那找到了他的宝贝女儿。有了上次顾灵兮从摄政王府出逃的前车之鉴,为了跟楚月国的合作顺利进行,此次,他决定要亲自送顾灵兮前往楚月国和亲。临行之日他借口灵兮的母妃在家中甚是忧心她的安全,给她求了个平安福,让她戴在身上,顾灵兮不疑有他,乖巧的戴上了,只是她不知道的是那并非什么平安符,而是追踪粉。是以摄政王对她的行踪早已是了如指掌。至于放任她从南宫煜瑾的东宫逃出,一来是要看看南宫煜瑾对这事的态度,二来,他也想顺藤摸瓜找到帮助灵兮逃走的人。不曾想这个人竟然是前朝太子。

    龙幽冥见来人认出了自己,遂也不再伪装,他缓缓摘下斗篷披风,一头银色的头发飘散开来。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此时的龙幽冥恨恨的盯着眼前的顾擎苍,若眼神能杀人的话,顾擎苍早已是被万箭穿心。

    “太子当真是让本王寻得好苦啊。”顾擎苍的眼里藏着掩饰不住的兴奋还有狠厉,这次万不能再让他逃脱了。前朝余孽,留着终将是个祸害。

    “顾擎苍,你个乱臣贼子,杀我父母,覆我朝纲,屠我百姓,今日我就要让你血债血偿!”

    “哈哈哈”顾擎苍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就凭你”他看了一眼孤身一人的龙幽冥,又望了望自己身后的一队人马,眼里嘲讽意味甚是明显。

    “太子还当真是如你父皇那般自不量力。当年你父皇也如你这般狂妄无知,妄想凭一己之力挡我千军万马,最终死在本王的剑下。那场景可真谓是惨烈啊”

    见他提及父皇,龙幽冥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怒,提剑便刺了上去。

    “太子何须动怒,本王很快就送你下去跟你父皇母后团聚。”

    龙幽冥武功虽好,但架不住对方人多势众,几翻苦战下来,身上已经挂了彩,反观顾擎苍这边,他带来的那队人马如今是死的死,伤的伤,完好无损的也就只剩顾擎苍一人而已。

    顾擎苍被震撼到了,想不到多年不见,太子的修为已经强悍到这般地步,若是与他一对一,顾擎苍当真没有任何胜算可言。他的打法简直就是以命搏命,他顾擎苍可是惜命得很,断然做不到像龙幽冥这般拼命。

    他的援军还没到,他得想办法拖住他才行。

    他留意到龙幽冥身后躺着的顾灵兮悠悠转醒,于是计上心来。

    一边接招一边问道“太子可是早就知晓灵兮是我的女儿”

    “是又怎样”

    “太子接近兮儿是想利用兮儿来对付我”

    “如你所料”

    摄政王嘴角闪过一丝奸计得逞的狞笑。

    “那你待兮儿可曾有过片刻真心”

    “从未”

    身后的顾灵兮闻言,脸色煞白,眼泪不争气的夺眶而出。

    她刚刚听到了一个多么残酷的真相。她爱的那个人竟然是前朝太子,他接近她不过是为了报复。他说他从未真心爱过她,从未。哈哈哈,从未,这两个字像把利刃直插她的心脏,让她疼得痛不欲生。那过往的点滴在这句从未面前显得多么讽刺。

    她踉踉跄跄的站起来,看着眼前她最爱的两个男人刀来剑往,不死不休,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

    “兮儿,快到父王身边来”像是才发现灵兮的存在,顾擎苍立马摆出一副慈父的模样。

    龙幽冥闻言,心下一惊,他转过身,便看到哭成泪人的灵兮。他的心蓦然一疼。

    “丫头”他想开口解释,却不知道从何说起。的确从一开始,他是故意接近灵兮的。他最初的目地也的确如顾擎苍所言,是想利用她报复顾擎苍。可是后来,他动了真情。

    这份情横在国恨家仇面前,是他至今跨不过去的槛。千言万语,到嘴边却只成了一句“对不起。”

    顾灵兮哀怨而又绝望的看着他,心痛到无以复加,他果然不曾爱过她,他对她最终只有对不起几个字,他可知道,这三个字,等于在她血淋淋的伤口上再撒把盐!

    “兮儿,过来”顾擎苍温柔的呼唤着,顾灵兮拖着沉重的步伐,缓缓走向摄政王。经过龙幽冥身边时,刚刚还在柔声呼唤顾灵兮的慈父转眼化成一只凶狠的怪兽,凌厉的刀锋狠狠朝顾灵兮刺了过来,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恍惚之中的顾灵兮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待剑锋临近,她才惊觉,她惊恐的望着往日对她百般慈爱的父王,竟然会把剑刺向她。她凄然一笑,也好,死了心就不会痛了吧。她缓缓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龙幽冥见状,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他已来不及阻止,只见他一把朝灵兮扑过去,把她护在怀里,凌厉的剑锋瞬间便刺透了他的身体。他喷出一口血。

    “你怎么样了”望着血流不止的龙幽冥,顾灵兮又慌又急,她怎么也想不到他会替她挡剑,他不是恨顾家,恨她么为何还要那么傻。

    顾擎苍看着身受重伤的龙幽冥,阴谋得逞的他奸佞一笑,果然不出他所料,自己的这个宝贝女儿便是他的软肋。这世上唯有情字最伤人,这点他深有体会,他年轻的时候,也曾为了一个女人奋不顾身,可惜那女子终究是负了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堪的过往,他暂时停止了对龙幽冥的追杀。

    顾灵兮看着怀中伤痕累累的龙幽冥,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你为何这么傻”

    “丫头,别哭,好丑!”龙幽冥吃力的抬起手,想要为她拭去脸颊的泪水,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终究是没够到她的脸,手便无力的垂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