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脸上的表情变化,萧冉看的清清楚楚的。他装作没有看见,将汤碗放下后说了一句“昨夜镇西关来人了,我去见见这人”,说完,萧冉便走了。

    想家的话都说了出来,如何会不喊几声爹娘?不知郡主会怎么想,是不是想到了阴山深处那座坟茔。先不管了,昨夜镇西关来人,可大家都喝的五迷六道的,就让那人先休息了,这会正好有空,可找他来一问。

    那人来了后,萧冉看到这人是丁四郎,也就是那个黑狗,就猜到是丁家少主那边有新的消息了。

    黑狗禀报说,“萧王爷,高将军奉您的将令,带兵西出阴山山口。那两位闹事的领主果然害怕了,带人去了黑河。”

    萧冉在幽州时,得知丁氏少主进入西胡后,认祖归宗,老狼主就有了把狼主之位传给他的意思。可有两位领主不服气,丁氏少主就让黑狗找到萧冉,请示下一步怎么做。

    萧冉知道那些草原领主都是有些实力的,而丁氏少主虽是老狼主的儿子,可毕竟这么多年没有在西胡,老狼主那些狼兵未必会听他的,就让黑狗速速赶回镇西关,请高将军带兵西出阴山山口,做出要征讨西胡的样子。

    说实话,西胡没了忽利台这等心机太重的家伙后,还真不是王朝边军的对手。那两位领主得知王朝边军进入西胡后,干脆带着人马一走了之,将难题留给了老狼主父子。

    可这样一来,丁氏少主面临的危机则解除了。而在十多天前,也就是萧冉和郡主离开幽州城的那天,久病不起的老狼主归天了。现在,西胡的狼主是那位丁氏少主。他已经改回胡人的名字——契必可力,意思是草原上飞的最高的雄鹰。

    黑狗还说,西胡狼主将以草原上最高的礼节奉迎萧王爷和王妃。

    三天后,并州城的东西两座城门同时打开了,分别走出两支队伍行进方向相反的队伍。向东面走去的那支,除了一些护卫骑军外,队伍里都是一架架马车,有细心的人数了数,竟有上百辆之多。

    这是老秀才和顾大嫂等人按照萧冉的嘱咐,去往幽州城的。那里需要大量的人,更需要老秀才这等饱读诗书的人,和陆良等身怀制器之艺的匠人。他们会在那座古木参天,幽静宽阔的燕然学宫里传授道理和技艺,让王朝文明随着那些学生直达遥远的北方寒地。如此,北方可安。

    向西去的则还是萧冉的那支队伍,数百骑军护卫着萧冉和郡主,前往镇西关,然后,从那里出关,去往胡地草原。

    这一路上萧冉没有那些扬眉吐气,回去炫耀的想法。他想的更多的是,如何让更多的胡人前往燕然学宫,在那里和北狄白狼族人,还有众多去那里学习的人一起,感受文明和文明融合在一起后,带给这个世界的变化。

    或许不是人人满意,却是人人希望如此。和平安宁的日子,就是百姓最为辛福的日子。

    “郡主,你想过没有,有一天要做欧阳先生等人的学生。”

    郡主暼了他一眼,幽幽地说道“公子好没记性啊,我做先生的学生已是有十年了。”

    萧冉这才想起来,郡主早就被老秀才洗脑了。不,不是老秀才给她洗脑了,而是王朝灿烂的文化吸引了她。

    “郡主,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做为西胡第一个进入燕然学宫学习的学生?”

    郡主笑了,她明白萧冉的意思,就调皮的说道“公子的意思是,想与我有同窗之谊吗?”

    “也不是不行,可我已是学宫的大祭酒,再和那些学生一起……”

    “先生说了,学无止境。”说完,郡主便笑着打马走了。

    萧冉看着她的背影,心说我真的想和你一起读书啊!

    镇西关前,咚咚鼓声中,韩将军甲胄鲜明,催马来到萧冉面前抱拳说道“镇西关边军,恭迎萧王爷、王妃。”

    萧冉看着队列整齐,军容严整的边军,点了点头说道“两位将军能遵照我留下的练兵宝典训练士卒,本王心里很是欣慰啊。”

    韩将军说道“萧王爷所说,我等奉为圭臬,半点不敢含糊。”

    萧冉没看到高将军,心里有些遗憾。韩将军便告诉他,高将军带兵西出阴山山口,一则给那位新任狼主撑腰壮胆,二则,沿途警戒,护卫萧冉等人。

    萧冉听了后便说道“两位将军安排的甚是周全,本王谢过了。”

    “不敢当不敢当,都是属下该做的。”

    镇西关边军隶属兵部,只有粮草等缁重物资依赖并州供给。这样一来,期间的往来手续就甚是繁杂,这些吃王朝直供的边军有时候便会接济不上。比如像上次高将军去并州府衙闹军饷一事,虽是萧冉出的骚主意,可也是真的发生了拖饷的事情。

    所以,萧冉给朝廷上奏折,说边军戍边,当以边疆为家,如此才能心安,边疆才会稳固。而让那些戍边将士安心戍边的唯一办法就是军垦。凡关卡周围数十里,皆为驻军属地,可垦可租,收入皆为边军所有。不足部分,由所属州府补齐。

    朝廷批复,准奏!

    现在,这些边军毫无粮饷之忧,可以专事戍边了。而且,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今后,这里会人丁兴旺,王朝与西胡往来密切,最终可归为一统。萧冉觉得此举最为得当,可谋长久之计。

    傍晚时分,萧冉和郡主登上了镇西关的城墙。夕阳如血,关外草原如披金装。登高远望,视野千里。萧冉有了拿出怀里那东西远望的想法。

    他的手刚刚伸进怀里,就听郡主说道“西风啸马,将军卸甲归乡可好!”

    萧冉呆住了,怔怔的看着郡主。夕阳下,郡主的脸面略带红色,说不出的娇美艳丽。萧冉犹豫了,将手拿了出来。

    陆良说过,只顺着那水晶筒子看一眼,便如梦如幻。萧冉不确定这是因为陆良第一次看望远镜产生的惊奇之感,还是像自己一样,只一眼,便是另一个世界。

    好像此间事情都已了了。萧冉在心里想着。

    “公子啊,当年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并不是想着能做这王妃。那时,我想的是,与你守着一群羊儿,放牧在草原上……”郡主说这话的时候,遥望远处,眼里有无限的柔美。

    萧冉想了又想,最后便把怀里的那东西拿了出来……

    “郡主,此物还是放在你那里吧。”

    说完,萧冉凝视远方,那里群山环绕,如长龙盘旋在王朝大地上。

    (全书完。感谢书友们的支持,十三在这里给大家行礼了,长揖及地……)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