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后”风清莹终于忍不住满脸泪水的跑去了辰隰宫。这些日子她一直等,听母后的话在皇上面前百般讨好,百般温柔,可皇上去她那的时候却是越来越少,母后还一直盼着她能给宫里添丁怀上龙子,可皇上总也不去她那留宿,她又能怎么办。

    风痕刚刚喝完参茶放下玉杯,就被风清莹扑个满怀,风清莹抱着太后大声的哭着,毫无顾忌的哭着,看得一旁的宫女和嬷嬷们面面相觑,这还是头一次见有人在太后的怀里哭的这么大声,饶是小公主都没有这样过,太后与莹嫔的关系果然是极好的。

    “这是怎么了”等到风清莹哭累了,抽泣声小了后,风痕才轻言轻语的问道,像极了慈母对小儿女的恋爱,何况这清莹本就生得楚楚动人,一哭更是惹人怜惜。

    “母后,孩儿失态了”风清莹从太后的怀里起来,低头擦着脸上的泪水,走在宫道上越想越委屈越想越止不住泪水,头脑一发热就跑来母后这儿,想也没想的扑到母后怀里,这会冷静下来才觉得自己的不妥,偷眼瞟着母后的样子,没有不满,甚至还一脸心疼,这才放下心来,也越发觉得母后虽前些日子对自己有些怨言,到底还是真心心疼自己的,这也算是在宫里最大的安慰,有母后撑腰除了皇上谁也不怕。

    “孩子在母亲面前哭这怎么叫失态呢,有什么委屈都跟母后说”风痕说着还抬手帮风清莹擦去眼角又流出来的泪水。

    “谢母后,有母后在莹儿就什么都不怕”风清莹娇滴滴的说着“母后,孩儿也很想给宫里带来喜讯,让您高兴高兴,可皇上总也不去”越说声音越小,最后的话直接就不说了,不用挑明母后也会明白。

    “听说皇上最近天天晚上去凤鸣宫?”风痕有听说,虽不喜欢丫头,但是怎么说只要她能怀上孩子那也是她的孙儿,可她就是没有半点动静,这宫里宫外的编排的话也传到辰隰宫,风痕现在相信一定是因为那丫头体弱多病,悄悄册封那天还晕倒在凤鸣宫的门口,这君子国皇后的脸还有风家的脸都被丢尽,想起来就恨不得把那蹄子丢进冷宫,偏偏皇上和太上皇明里暗里的帮着。

    风清莹可怜兮兮的看着太后委屈巴巴的点点头,不再多言,言多必失。

    “母后明白了”风痕握着风清莹的手轻拍着,似是在安慰,也是在让对她说放心“你先回去,明儿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在宫里等着”

    “莹儿听母后的,不过母后莹儿今晚能跟您一起睡吗?”风清莹双手握着风痕的手,撒着娇,抿着嘴,像个耍赖的小孩。

    “你呀,可真是越活越回去”风痕开心的笑着说道,灵卿那丫头啊都不愿意再跟她睡了,虽然一直不服老,风痕还是清楚的知道自己在一天天的变老,头上时不时出现三两根白发,每次都被她亲手拔掉。

    “孩儿喜欢跟母后说说话”风清莹害羞的说着,她太知道怎么讨母亲的欢心,不然在家里又怎么会有人说主母对自己比跟清心还亲近,从小清莹就知道自己需要靠嘴甜,靠哄着家里主事的人儿才能在家里不比别人低一等。

    “好好好,母后求之不得,还怕你嫌弃我这老太婆呢”

    听风痕这么说宫女们赶紧去将被褥准备好。

    “母后,不许说老,母后才不老呢,在莹儿眼里母后依旧是那么年轻美丽,跟莹儿小时候看到的一样美”风清莹撅嘴不依的说道。

    “不说,不说,母后啊还年轻着呢,哈哈哈”风痕被哄得哈哈大笑,身边有个这样的人儿贴心,也是一大幸事。

    “太后,皇上刚刚下朝”第二天风痕还在跟风清莹唠嗑,派去打探消息的小宫女回来告诉嬷嬷,嬷嬷转达给太后,答应清莹的事儿今天无论如何要办成,皇上今晚说什么都得去莹儿那。

    “孩子啊,你先回去,母后去看看皇上”风痕站起来,嬷嬷上来为风痕整理着衣裳。

    “是,莹儿告退,母后您也别强求皇上,莹儿也不愿皇上为难”风清莹跪倒在地。

    “你还能这样想着他,真真是难得,母后知道,去吧”风痕在心里叹一口气,男人就是不知道珍惜身边的好女人,这女人越体贴越是不被珍惜,想想那个死去的太上皇可从来没忘记过,还有皇太妃高舞,谁不知道她作,整天对宫女不是打就是骂,皇上呢老来却甚是宠幸,就是现在也是召唤皇太妃伺候的多。有凌轩,有灵卿,还有莹儿,今儿坐在这太后位置上的是她风痕,这就够了,比什么男人都重要!

    “母后”听到通报,君凌轩扔下手上的册子赶紧上前来扶着母后坐下,母后没有在这个时辰过来过,早朝才结束。

    “母后啊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风痕进来就挥手让君凌轩退下伺候的人,现在殿里只剩母子二人。

    “儿臣猜到了”君凌轩笑道,这个时候来必然是有什么事情,否则母后知道自己有早朝后先审理政事的习惯,是以也不再此时间来,今儿如此反常必然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让母后不得不来。

    “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在君凌轩的扶持下坐在榻上,君凌轩跟着坐在边上“就是这莹儿进宫也好几个月了,刚开始我看你们俩挺好,心里还欣喜不已,这才几个月,你就欺负人家,瞧她哭得多可怜”

    风痕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跟这个儿子就不能九曲十八弯,否则一定能被他不知道绕到哪里去,风痕可是领教过很多次。

    “母后,儿臣也想让后宫的每一位嫔妃都满意,可儿臣就一个人,一颗心,政事已经占去儿臣太多精力,实在是难分精力出来顾及其他”君凌轩一边说一边叹气,母后如此直接,看来今儿是打定注意来当说客不成功不罢休。

    “母后都懂,可后宫不重要吗?皇家子嗣不重要吗?难道你指望一个体弱多病不能生养的假女人”风痕听到儿子这搪塞的样子,突然一下火就上来,自从登基后没有一件事是顺着自己的,这还是亲生的吗?

    “母后,皇后也是您的亲侄女儿,还是君子国的皇后,皇儿更希望看到大家的尊重,这也是对皇儿和太上皇的尊重”君凌轩不曾想到母后会如此大的火气,出口的话简直不堪入目,幸好皇后不在这,否则她该如何自处。

    母子的这一场谈话不欢而散,风痕心里明白这再也不是那个对她百依百顺的儿子,君凌轩觉得母后也不再是那个体贴的有长远眼光的母后,小时候他是敬佩母后的能忍也心疼母后的忍让,是以长大后他都依着母后,那时他在宫外,母后在宫内,母后想要什么也总会猜人告知他,无论多难办,他都给母后办妥,只是这次他原也不是多大事,可母后的话说的如此难听,他都没明白这种话怎么就从母后的嘴里说出来,不合母后的身份,也与母后平日里的言行想去甚远。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