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沉浮:我的绝色女上司》 第二千八百二十二章 执迷不悟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即便是在医院被调查组带走,孟何川也依旧在想着如何为自己开脱,因为他不相信自己的另一面会如此之快地被查出来。

    毕竟这些事情,孟何川自认为自己掩饰的几乎天衣无缝。

    直到调查组向孟何川出示了其在国的财产明细后,孟何川那张表现自然的脸才逐渐地凝固了起来。“这不可能,而且这也绝不是我,这些都和我无关!”

    孟何川的狡辩在铁证面前,显得实在是苍白无力,而真正让他心死的是,他的好盟友王子良,出示对孟何川国身份的证明。

    华裔国人王子良不仅仅是主动指认证明孟何川在国的另一重身份,还非常大义灭亲地准备要将自己的生父,早先潜逃海外的东岭省首富王朝军,协助中国方面引渡回国。

    当然王子良是没有这么高的觉悟的,可是如今他不拿出这种觉悟,他自己连同投资公司都是举步维艰的。

    苏澜在消失之前,已经通过种种方法控制了投资股份,王子良如果不想一无所有,就必须要按照苏澜的意思去做事的。

    目前中双方正在就引渡王朝军的事情,进行相关的对话,相信用不了多久,王朝军这个曾经在东岭省称霸多年的枭雄人物,就会被引渡回国接受审判的。

    孟何川在燕京被调查组带走,这件事知道的人是非常少的,包括一向消息灵通的东岭省委书记沈国平都不知道这件事。

    因为海外兰制『药』公司对长明生物科技的接手,长明生物科技与银行方面的相关贷款问题,也随之得到了初步的解决,这总算是人心惶惶的东岭省企业公司,渐渐地放下心来。

    正如苏澜之前所预想的那样,兰制『药』在国内的相关『药』品审批,也是在沈国平这位领导的亲自负责下,很快就拿到了相关审批。

    当然这件事对于沈国平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

    虽然说东岭省在年度经济发展排名中,并没有再次勇得第一,可是总体还是保持着往年的同期增长水平和相关排名的,这也是让沈国平不至于尴尬。

    接下来春节之后,沈国平也是觉得自己将要摘掉代理省委书记的帽子,将正式成为东岭省委书记,对于自己的未来,沈国平自己还是非常看好的。

    现在唯一让沈国平犯愁的事情,就是儿子沈方平的方圆地产了。

    现在燕京调查组一直盯着方圆地产,即便是调查组一行很给沈国平这位领导长子面子,然而沈国平也知道这时候不能够太过分,最起码也要等风声过去才行。

    方圆地产本身就是一家空手套白狼的皮包公司,为了掩饰这一点,沈国平也是不得不动用一些省里的财政,为方圆地产补交各种款项,最起码有些方面必须表面能过的去才行。

    可是让沈国平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帮儿子把屁股擦干净,麻烦却又随之上门了。这个麻烦不是别人,正是沈国平的堂妹沈慕然。

    “沈书记,我从临山市『政府』了解到,方圆地产的部分土地使用费用至今没有缴纳,市『政府』反映这件事是由省里直接负责的,不知道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沈慕然虽然已经临近预产期,不过时至今日她依旧还在工作岗位上,当然身体如今也是有诸多的不便,今天也是少有地特意来找沈国平。

    沈国平听完沈慕然的话不由皱眉,说真的他对临山市『政府』这几个字非常反感,这次要不是林建政解决了长明生物科技那边的事,他早就借此将其免职了。

    只是如今这种情况,沈国平还真是没有免职林建政的理由,毕竟这件事自己的父亲在看着呢。

    不过沈国平对于沈慕然的这种上门质问,却还是觉得有些奇怪,因为方圆地产那边没缴纳的款项,他已经安排的很好了,这钱应该缴纳了才是。

    “慕然你是不是了解错了,据我所知,方圆地产已经补交了相关款项的。”

    沈慕然见沈国平依旧是一副执『迷』不悟的模样,也是随之暗暗叹了口气,“国平哥,你觉得如果钱已经补交了,我会来找你吗?”

    沈国平听到这里,不由地就愣了一下,的确不管怎么说,沈慕然也不可能无端来找自己这个堂兄麻烦的。

    “这件事我了解一下,不管什么情况,总是要一视同仁的嘛。”

    沈慕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便和沈国平道别离开了。

    看着自己堂妹走出办公室,沈国平随即拿起桌上的电话,“怎么回事,我不是拨钱让你们把所欠的款项补交了吗?”

    “沈书记,你安排的那笔钱随即就让沈总给转走了……”

    “什么,这种事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沈国平随之大怒。

    “沈总只是说把钱周转一下,随即就转回来,所以……”

    “那现在这钱转回来了吗?”

    “还没有。”

    “马上给我联系方平,这都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敢『乱』动方圆地产的钱!”

    ……

    看着沈慕然心事重重地从省委走了出来,凌正道连忙迎了上去,“晚上想吃点什么,我亲自下厨给你做。”

    “没有胃口。”沈慕然摇了摇头,随后她又一脸求证地问凌正道,“方圆地产刚转入的那笔钱,真的被转到国去了吗?”

    凌正道点了点头,“我刚得知的消息,沈方平在张雷霆的,已经把那笔钱输光了,不过你也不要担心,我已经开始做一些安排了。”

    “那多钱这么快就输光了?”沈慕然脸上『露』出几分惊讶。

    “我也是刚刚了解,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孟何川布的一个局,他是打算潜逃海外后,可以利用沈方平要挟沈国平,从而达到要挟沈家的目的,以保证自己在国平安无事。”

    “没想到孟何川竟然如此的胆大妄为,还好我刚得知的消息,今天上午时孟何川已经被调查组从医院带走了,只是他转移海外的钱可能不好追回来吧。”

    “不等保证全部追回,不过我相信可以追回一大部分,就像兰制『药』对长明生物科技的投资,钱应该会逐步地回来的。”

    “你这么说话,是在为苏澜开脱吗?”

    “这……不管怎么说,我总不能抛弃她不管的。”

    沈慕然没有再说话,“你真的打算带着她去迪隆?”

    “你不打算和我一起去吗?”

    “我不去。”沈慕然很是果断地摇头。

    沈慕然虽然也很看重感情,不过显然她的选择还是在自己的工作上。可以说没有制止凌正道袒护苏澜的这种行为,已经是她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

    当然对于沈慕然来说,还是更希望凌正道都留在国内,继续为国家做出贡献。

    就在两人准备乘车离开时,一辆挂着燕京拍照的商务车,驶进了东岭省委的大院内。

    看到如此一幕,凌正道和沈慕然都不由愣了一下。

    许久之后,沈慕然才失落地问了一句“该不会是来找国平哥的吧?”

    “这……”凌正道不知如何作答,按说孟何川上午才接受调查,这不可能傍晚时分,燕京那边就来查沈国平吧。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孟何川意识到自己东窗事发后,这个原本心理强大的人物,更是显得有些穷凶极恶。

    “沈书记的儿子沈国平,南海市委书记杜锋,燕京张家的人,这些没有一个是干净的!我为什么贪,我不贪能得到重用吗?”

    孟何川其实还是抱着一种把事情闹大,从而让对自己的处罚相对轻一些,可是他想的过于天真了。沈从荣书记了解了相关情况后,立即就向组织反映,并要求率先对沈国平展开全面调查!

    。<!-- qingkan:243370:98387253:2019-12-13 05:56:04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