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马江山策》 第十二章 阿萝·帝情(下)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要是,能去寻你就好了……”

    “那便随我走吧。”

    最后,程肃听到的妻子这般柔柔的话语。

    ……

    雪鹤照顾完了程肃后回到自己帐子小睡了一会儿,待到天刚蒙蒙亮,她又匆匆起来,端了汤药往将军大帐的走去。

    此事程雪枭与左炎刚刚从战场上回来。大将军生病的事情非同小可,只有几位上阶军官知道,此刻他们一回来知获了消息,便也随雪鹤往程肃那儿走去。

    雪枭询问道,“父亲如今怎样?”

    “军医说爹爹身子极差,他怕是不能再领兵了,我自作主张将这个消息压了下来,只有几位心腹伯伯知道这事。二哥,以后的事情恐怕需要你和左副将一起商量了。”雪鹤说着回首看了沉默不语的左炎的一眼。

    二人之前生有嫌隙,不过那都是小打小闹的范畴,如今大敌当前,二人早没了之前斗气的热情。左炎纵然再是迟钝,也知道雪鹤如今的身份,这个女娃子,在他们制定战局的时候老是横插一脚,点子却总是能点到关键处,她脑子灵活,只不过对大局的把控还稍欠火候,因此总给人一种卖弄小聪明之感,如果她是男儿的话,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可惜就可惜在她的女儿身上。

    三人走到将军帐子的门前,雪鹤问看门的侍卫,“将军怎样了?”

    “回大人的话,将军还未起身。”

    雪鹤心道程肃定是非常累了,才这般罕见的未起床,放轻了脚步,雪鹤掀了帘子走进去。

    将滚烫的药汤放在桌子上,雪鹤柔声道,“大将军,该喝药了……你伤口还会痛么?”

    说了半晌无人应答,雪鹤扭过头去,看见榻上程肃的背影,笑了笑,猫过去,扯了扯他的被子,小声道,“爹爹,该起床了。”

    还是无人应答。

    雪鹤陡然收了笑容,她伸手拍程肃的肩膀,掌下感觉一片冰凉……

    心中也瞬时冷下去。

    雪鹤又是试探地一问,“爹爹,起床了……爹爹,不开玩笑了。”随后一扳程肃的肩头,程肃瞬时翻过身来,露出一张青白色的睡颜来。

    一旁的雪枭和左炎见势不对,马上冲了上去。

    雪枭看着程肃的脸色,他颤抖地伸手去探程肃的鼻息……

    许久,他如石像一般僵在那里。

    “爹爹,你醒醒,该吃药了……”雪鹤看一眼雪枭,继而又扭过头去,依旧摇着程肃的肩膀——她自然得不到任何回应,似乎想到什么一样,雪鹤咬着牙齿站起身来,脚步虚浮地去拿那药汤,尚未回身时,雪枭已是双膝跪地,撕心裂肺地喊叫出来,“父亲!”

    左炎飞奔出帐子去喊军医。

    余下雪鹤傻了一般站在原地,端着药汤,看着那榻上的人。

    他还是那样安详,闭着眼睛,仿佛无数个平常的沉睡一般,只不过,他的脸色比平常要稍白一些罢了……

    只是脸色稍白一些而以。

    军医昨日已经为他看过伤了,所以他怎么可能会有事?她那脾气极好的爹爹,怎么会同大哥一样,就这样,生生地死在自己眼前!

    雪鹤紧绷着脸色,泪水却止也止不住的流下来……那汤药颇为烫手,她却像是没有感觉到一般,死死捏着碗沿。

    她那脾气极好的爹爹,在她幼时将她带在身边,身兼父职母职地将自己抚养成人。他在雪鹤的眼中是无所不能的。受欺负了,她有爹爹,闯祸了,她有爹爹,哪怕在烨城最为艰苦的时候,她满心想着便是诸事无妨,实在过不下去了,便回去找爹爹好了。

    那个为她遮去风雨的爹爹,怎能因为一个小伤,就轻易去世?就轻易抛下了他的子女和属下?

    经历了那么多死亡后,雪鹤似乎再不会放声哭泣了——是昨夜那队神秘人马害死了爹爹么?那个神秘人究竟对爹爹说了什么?

    五指越发紧得扣住那碗沿,直至手指没入那滚烫的药汤中。少女的眼眸瞬时弥漫上一层血色,那是因极端哀伤而爆发的恨意……

    大将军程肃重伤不治,亡于战场的消息很快就送去了兆京。

    朝堂一片哗然,如此大的变故更是叫百官恐惧,大肆进言说要临阵换将,哪怕是叫虎门的武宁公顶上也是没关系,堂堂大朔人才济济,怎么会连一个御敌的将军都拿不出手?

    叶询记得那日数日称病未上朝的叶正霖拿着那册加急战报看了很久,朝会上众官员都吵翻了天,唯有他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黄金宝座上,全身的力量都压在龙头扶手上,透过他的帝冠,叶询看见他那冷血的父亲,竟露出一种悲哀的神色,即便那神色一闪而逝,也够叫人吃惊了。

    听闻程肃是叶正霖年轻时最为信任的将领,二人共同依靠着度过了新帝继位那段最为难熬的日子,甚至那时,二人同在皇宫中吃住,桌上还常常放着两把去了刀鞘的匕首。叶正霖所有饮食都由太监试吃,唯有程肃献上的,他会毫不犹豫地当场就尝。

    当时有宫廷秘传,说叶正霖是龙阳之癖,倾心于样貌清俊的程将军才会如此。

    现在看来,叶询不想也知道,即便是叶正霖是龙阳之癖,也不会如信任一个男宠的,他向来将色与权分的极清楚。

    只是,连叶询也无法想象,叶正霖如全全去相信一个人,那会是什么样子?说到底,还是年轻时不知世事,能有一腔热血与天真去相信他人。

    再后来,不知什么事故,程肃继承了父亲的爵位,回到了风雪关,他们君臣二人的关系就此淡了下去,但是人人以为程家会受到皇室垂青,哪知至那之后,黄金家族中就是程氏混得最不济。叶正霖对程肃颇为严苛,总给人一种故意为之的感觉。

    那日晚上,听说圣眷正浓的悦嫔不知什么地方触怒了叶正霖,被叶正霖痛斥一顿后竟被驳号,被贬为普通宫女。想那悦嫔平时就飞扬跋扈,一朝变为奴婢,今后的日子应该不是大好过了。

    听着探子的报告,叶询心中暗想,大约父皇对程肃的事情还是在意的,悦嫔只不过是出气筒罢了。暗叹一口气,他心中无限惦念身在远方,不知生死的雪鹤。她大哥刚刚战死,接着便是父亲,不知她现在过得怎样?

    眼神稍微一黯,叶询又问道,“叫你去查的那件事情查的怎样了?”

    “回王爷的话,属下查了这二十多年来,并没有见哪个妃嫔的闺名中有唤一个‘萝’字的,连陛下近身的宫女也全全查到,也是没有。不过属下倒是注意到了一件巧事,那便是刚刚故去的昭北公,他的亡妻,名唤云萝。”

    叶询瞬时就想起来,雪鹤曾经说过自己的娘亲是兆京人,按照时间所算,叶正霖刚继位时,或许是认识雪鹤娘亲的。

    叶询心中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如果叶正霖这二十多年来心念的女子是雪鹤的娘亲,那么程氏一族的结局十之他是能猜测到的。

    外有强敌入侵,内有百官弹劾,若是叶正霖再落井下石的话……

    叶询望向窗外已经一片嫩绿的花园,长叹一口气,面对这些,他无能为力。

    ——他帮不上雪鹤一丝一毫。

    接下来的几天里,出乎叶询预料的是,叶正霖竟顶住了压力,依旧是让程氏带兵,不管那已经堆到屋脊高的折子是怎样的言辞激烈。

    毕竟是老狐狸一只了,面对那些唾沫子横飞的文臣,他要不然是不做理会,要不然干脆闭门不见。

    在皇上那吃了闭门羹,许多朝臣就纷纷开始采取曲线救国的办法,转而拜访各个王爷皇子府上,想让他们这些做儿子劝劝叶正霖,赶紧撤下程氏军权。

    叶询自然也是不做理会,若换下程氏,程氏便为罪人,叫他将来如何提及娶程家女儿为王妃的事情?再有,除了叫程氏继续抗敌外,确实找不出其他更适合的军队来。程氏一脉说到底是忠心的,换做其他军队,杨氏?霍氏?再是苏氏?无论哪个,他都担心这些家族在御敌时埋有私心,乘机扩充军队,收刮民脂民膏,乃至拿着军功在日后作威作福。

    只是让叶询不曾想到的是,他的府邸闭门不见客,安王叶辞的府邸也是如此,他竟和自己难的达成了一致政见,上书请求叶正霖继续用程氏军队抗敌。

    虽不知叶辞到底在想什么,但起码这刻,叶询在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