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新阶小说网 www.thwg08.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道长这边说话!”李镇潮出了车间,脸上的笑容逐渐敛去。他走到我的跟前,将我朝一旁偏僻的地方引去。我提着剑,缓缓跟在他的身后。到了一处集装箱旁边,李镇潮左右看看,摸出烟来递了我一支。

  “咳...”一个月没怎么抽烟,陡然一口下去,我居然觉得有些头晕。

  “这是谈好的四千块钱,这事情无论如何,道长你要帮我解决了。要不然我迟早会被它给吓死!”李镇潮从怀里摸出一沓钱,数了数交到了我的手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将钱放进兜里,然后问他。

  “一个月前,我上门揽了一活儿。是一个四方盒子,说是送去北边。盒子包装得挺严实,当时我问他是什么东西,他说是一件工艺品,还刻意嘱咐我要轻拿轻放。”李镇潮靠在集装箱上低声对我说着。说话间,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当时都下午下班的点了,我心说反正今晚也发不了单。干脆先带回去,等明天上班再给他带单位去。我要是不懒那么一下子,也就没有后头的事情了。”李镇潮言语中透露着一丝悔意。

  “晚上吃完饭,我坐沙发上看电视。我孩儿说,那个盒子里有东西在响。我走过去一听,就听见里头有什么东西在碰撞包装盒。我媳妇儿当时还说,会不会是人家瞒着我,寄送了一只猫什么的。这严丝合缝的,可别把小东西给憋死在里头了。”李镇潮吸了口烟,双臂环抱在胸前说道。

  “我媳妇拿了把剪子,说给绞开一个缝,给里边透透空气。真要是小猫小狗,明天就给人退回去。这么远的路,托运宠物的话走航空件怕是要稳妥一些。”李镇潮将烟蒂扔在脚下踩灭了接着说道。

  “千不该万不该,我就不该让她多事拿剪子把包装给割破一个口子。”李镇潮用拳头在集装箱上捶了一下说。

  “包装盒里不是宠物!?”我问他。

  “一颗人头,一颗活着的,人头!”李镇潮狠狠打了个冷颤。

  “那双眼珠子,透过包装盒的缝隙就朝我们看。从他眼神里,我感觉到了笑。他看着我们在笑...”李镇潮掌心里都是汗,他紧紧抓着我的胳膊急声说道。

  “当时就把我媳妇和孩子给吓坏了,我赶紧就报了警。等警察来,打开包装盒,里边却只有一颗木雕的骷髅头。警察把我教训了一顿,然后收了队。我媳妇死活让我把件给退回去,这个主的生意咱们不能接。我听她的话,用麻布袋将包装盒给包了,出门就去寻那户人家。”李镇潮伸手又掏了一支烟点上,然后将头在集装箱上轻撞了两下。

  “那户人家根本就没人住!我敲了十来分钟的门,房东打楼下上来对我说,这屋空了仨月了!而且寄件人她也不认识,按照寄件时的电话打过去,是空号!”李镇潮狠吸了两口烟对我说道。

  “那然后呢?”我接着问他。

  “然后我就把件给扔了,扔郊区港里去了。寄件人都不存在,这个件我可不敢随便往外发。万一到时候出点啥事,这锅还不得我来背啊?”李镇潮的烟头上开了一朵花,烟叶子四下翻开,烟火也熄了。

  “晦气,自打接了那东西,这个月我干啥都不顺!”李镇潮看了看熄灭的香烟,一咬牙将它扔得远远的道。

  “扔了之后呢?”我觉得这事情不会就这么完了。毕竟之前我接触这一类的事情比较多。

  “之后有几天没事,我也就慢慢把这件事给忘记了。直到有一天我上夜班,半夜我媳妇哭着给我打电话说有人敲家里窗户。我家住六楼,谁会敲我家的窗户?当时正下着雨,我以为是她听错了。”李镇潮从身上掏出烟盒,打开一看里边的烟已经抽完了。见状我从身上摸出那盒已经放了一个月没怎么抽的烟,递了一支给他。

  “道长这烟好!”李镇潮接过去,点着吸了一口。

  “过了个把小时,我媳妇儿带着孩子,冒雨打车找到了单位。死活都不肯再回去。”李镇潮将烟灰磕了磕接着说。

  “第二天,孩子就高烧不退。送去医院吊了两天针也没见退烧,没办法,只有送中医院去找大夫看病。大夫把了把脉,对我说孩子是受惊了。给开了两副安神的中药,拿回去喝了也没多大用。每天晚上到了半夜,孩子都会哭闹,到了凌晨四五点,才要好一些。”提起孩子,李镇潮的脸上露出了心疼和懊悔。

  “于是我就跟单位提出暂时上白班的申请,晚上决定在家陪着他们母子。那天晚上...”李镇潮脸上的心疼逐渐隐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惊恐。

  “镇潮,是不是跳闸了?你去看看!”家里这段时间,晚上睡觉都点着灯。只有这样,一家人才能安心去睡。夜里一点多钟,外头下起了雨,屋里的灯忽然灭了。李镇潮的媳妇拍拍他,催促着他去检查家里的空开是不是正常。

  “明天再说吧,大半夜的!”李镇潮打着哈欠,翻了个身不怎么想动弹。

  “去啊,没灯我睡不着!”他媳妇在他身上踹了一脚。李镇潮无奈,只有起身朝着客厅走去。总开关设置在大门那边,他将打火机点着,借着那微弱的光就走了过去。

  “没有啊,挺正常啊!”空开没有跳闸,李镇潮嘴里说着,走到窗边掀开窗帘朝外看去。他想看看别的人家有没有电,要是都没有,那就是停电了!才一掀开窗帘,一张人脸隔着玻璃就跟他四目相对着。人脸上的那双眼睛,还朝他眯眯笑着。

  “啊!”李镇潮大叫一声,手里的打火机当时被吓得掉落在地上。

  “怎么了?老公?”李镇潮媳妇的声音打身后传来。

  “有,有...”李镇潮回头对他媳妇说着。才一回头,却看见自己媳妇的脖子上,赫然顶着一个男人的脑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