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新阶小说网 www.thwg08.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对方一见师父手里提着的人头,当时就脸色大变。人在中途四肢一蹬,掀起一阵雪雾借力就朝后退去。师父将手里人头一扔,伸手拔出我手中的长剑。呛一声剑鸣,接着我就觉得手中一沉,剑却已经是被师父反手归鞘。对方身在半空,忽然整个身体从中一分为二。

  “这便是无痕!”师父说话间抬脚对着脚下那几颗人头踩去,咔擦几声响,木屑中夹杂着白骨飞洒得到处都是。每一颗头颅,都是用木料包裹,然后将骷髅放置在里边。

  “锵锵锵!”师父以内涌现出一道人影,剑影翻飞之中已经将地上那具尸体绞成了碎末。一阵风雪刮过,当时再无痕迹。

  “师父,什么是借身还魂?”跟在师父身旁,我们朝着老奈家走去。途中,我忍不住问他。

  “以前呢,有一说是借尸还魂。说的是有道行的人死后,灵魂还能去寻找一具过世不久的身体复活。你相信阴曹地府吧?借尸还魂,说直白点就跟人间整容之后换个身份证差不多。只要不被查出来,你以前是善是恶都没人知道。这个法子,就被地府严令禁止了。毕竟身体可以换,灵魂特有的痕迹却不会变。一场打压之后,借尸还魂也就没人再敢去用了。”师父叼着烟袋锅子,将其点上后缓缓说道。阴曹地府是个什么样子我不知道,但是我却相信它确实存在。这一刻,我想起了曾经在舒梦家出现过的那个牛头来。

  “沉寂了一段时间过后,有人想出了替代借尸还魂的法子,就是我刚才说的借身还魂。如果说借尸不人道,那么借身就是恶毒了。施法之人会寻找一具自己看上的身体,然后逐步将其替换到自己身上。哪个部位在衰老或者发生了病变,他们就会替换哪个部位。十年前,我曾经遇到过相似的事情,想不到时至今日他们居然还存在于世间。”师父吧嗒着旱烟,嘴里则是沉声说着。

  “那,师父当年为什么不顺手将他们都剿了?”我跟在师父身旁问他。

  “为师...当年被人追杀,自顾不暇,哪里有时间去追查这件事。”师父笑了笑说。

  “师父这样的身手,也会被人追杀么?”

  “这条胳膊就是在那时候掉的,要知道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群狼。一个人再厉害,也扛不住人家不死不休的轮番攻击。只不过为师也不是吃素的,退避之间我也没让他们好过。知道为何当今之世玄学高手几乎没有么?”师父摸了摸空荡荡的袖子,随之傲然说道。

  “因为前来追杀为师的各宗门高手,都被为师给杀了!”师父深吸了一口旱烟,然后将烟袋锅子在脚底板上磕了几下道。

  “他们为什么要追杀师父?”我接着问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而已,他们既想得到观天下的剑诀,但是又不想坏了自己的名声。于是便找理由嫁祸给我,再高高举起正义的大旗,群起而攻之!”师父的话,让我感同身受。因为在两个月之前,我就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怀璧其罪。

  “那就是想当表子,又要立个牌坊!”我咬牙说道。这个世界上,最可恨的就是这种人。什么事情,他都想两头都占着。恨不能天下的好处,都归他所有,然后还要人家赞他一句良心。

  “矜持,矜持懂不懂?”师父用烟袋锅子在我头上敲了一记道。

  回到了老奈家,老奈的媳妇脸上却是脱去了一层皮。她整张脸红得如同血泼,不过此时那些青筋倒是消退了下去。师父上前查看了一番,然后对老奈媳妇说了句:还好来得及时,他只夺去了你脸上那层皮。要是再晚片刻,就真来不及了。

  “脸上的伤要静养,雨雪天气别被冻着了。记得买点猪皮,做成面膜每天早晚贴在脸上保持皮肤的油润。一直到皮肤康复,切忌吃发物,辛辣。”师父接着对老奈媳妇叮嘱着。

  在老奈家逗留了一宿,第二天老奈坚持要帮我们师徒把年货备齐。买齐了年货,师父依旧打电话给那个皮卡司机,让他送我们回山。

  “上次的彩票中了没?”途中,师父问那司机。

  “你这老道,要说你不会算命,打死我也不信。听你的话我买了一注,中了二百,刚刚补贴了一点油钱。唉你帮我算算,啥时候我能中个大奖什么的......”司机开着车,嘴里则是问师父他什么时候能中大奖。

  “这个,天机不可泄露!”师父眨眨眼,道貌岸然的应了人家一句。

  “我说你这小子是不是来克我的?贫道十年未曾开杀戒,自打遇上了你,这破戒就跟家常便饭似的!”跟师父一人挑着一担年货朝山上走去,走到半路他忽然回头对我说道。

  “额...”师父的问题,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一想,似乎他也说得不错。

  “师父,昨晚那几个人头...”回到了道观,师父砍了两棵树在观内生起了火。我跟他围坐在火堆旁边,看着里边的烤红薯忽然想起了昨晚那几颗人头来。

  “你以为我为什么去那么晚?我将他们在本地的老巢给端了!”师父用火钳夹出一个烤红薯,剥开焦糊的外皮吃了起来。

  道观里该采买的东西都买齐了,大雪也封了山。我在山上白天练剑,晚上则听师父讲他以前遇到的一些事情。年三十,朔风顿起,山上的积雪被刮成了冰。师父放了我一天假,让我帮他包饺子。

  砰砰啪!跟师父俩就着饺子喝了年酒,师父去里屋摸出几挂炮仗来。道观门前悬着大红的灯笼,两边的对联也早早被我给贴了上去。一阵炮竹声响起,旧的一年就算是过去了。

  “出来吧,林子里怪冷的!”炮竹声灭,师父拍了拍道袍,随后脸色一冷朝着林中喝道。

  “果然是艺高人胆大!道上的规矩不是那么好坏的,坏了规矩,这个年也就别过了!”三个人影先后从林中走出,为首一个穿着貂皮大衣,满头满身都是积雪的汉子冲我们笑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