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新阶小说网 www.thwg08.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还记得黄小夭对我说过的话,我的仇人是不会放弃商会会长这个位置的。想要把断了线续上,只需要留意谁来接掌会长一职就行。

  “午阳?来喝一口!年轻轻的看啥新闻!”坐在一旁的叔叔见我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将酒杯在桌上磕了磕说道。

  “叔叔,下回过来我给您带些好酒。”回过神来,我双手端着杯子对叔叔说。

  “那敢情好,不过我跟你说,酱香型的就算了,我喝那玩意反胃。我这可不是说那种酒不好啊,个人实在是不习惯闻那股子味道。”叔叔闻言对我笑道。

  “刚才还说孩子钱花多了...”阿姨在一旁白了叔叔一眼。

  暂时放下了心事,我陪着叔叔阿姨好生的吃完了这顿饭。饭后我把碗筷全给洗干净,又把剩下的饺子给放冰箱里。陪着叔叔抽了一支,我偷偷塞了两盒烟给他起身就打算告辞。晓筠还在家等着我,而且我还要回去打听打听,那个姚东风的底细。

  ,#0$

  “你一来他就解禁了。午阳,你整天这么忙进忙出,自己的身体也要多注意。”阿姨挽留了我几句,见我坚持要走,将我送到门口说道。

  “这烟焦油含量低,叔叔抽几十年了,陡然让他戒肯定戒不掉。让他少抽些,慢慢控制吧。阿姨,我要是不在家,这边有事情你们就打王赞助的电话。他跟我是发小,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您放心使唤就是!”换好了鞋,我走出门外对阿姨说。

  “我很你叔年龄还不算太大,平时也没什么事情去麻烦人家的。实在为难了,我会给那孩子打电话的。”阿姨替我整理了一下衣裳,将我送到电梯门口说。

  “苏总,好久没联系了!”带着一身的酒气回到家,晓筠还坐在沙发上聚精会神的看着动画片。我坐到她的身边,给月明集团老总苏月明打了个电话。晓筠将身子往我这边靠了靠,我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

  “姜先生,您可真是稀客,确实有段时间没联系了。怎么?今天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苏月明在电话里对我笑道。

  “难怪苏总的生意做这么大,您这猜人心思的本事啥时候也教教我?不瞒你说,确实有事情想麻烦苏总。”我嘴里跟她打着哈哈。

  “姜先生难得开一次口,说吧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做到!”苏月明噗嗤一下笑出声来道。

  “省商会是不是新来了一个会长啊?叫姚什么来着的...”我点了一支烟问苏月明。

  “姚东风!你问他做什么?这个人霸道得很,昨天刚上任,就给我发来请柬要求去省里参加什么座谈会。我又不是商会的会员,他管得着我么?”提起姚东风,苏月明是一肚子的火。

  “省商会原来不是只在省会那个圈子混么?怎么,如今把手伸到下边来了?”我问苏月明。同时我在心里想:恐怕这个主意,还不是姚东风想出来的。如果是他背后的人授意他这么干,那么这些人的所图甚大啊。

  “可不是么?什么好处都被省会拿走了,下边的这些人喝西北风啊?你看吧,他一准是想让我们的价格按照他的意思进行浮动。老娘还偏不吃他这一套...”苏月明在电话里没好气的说道。

  “苏总,我看你还是去一次的好,顺便也能帮我一个忙!不管他在打什么主意,你只有当面跟他接触,才能了解到他到底要做什么。他说他的,你听你的。按不按他说的办,全由你做主。你要是不去,不就当了出头鸟了么?要知道新官上任三把火,苏总犯不上引火烧身。再一个,我想拜托苏总帮我打听一下着姚东风的来历。越详细越好。”我在电话里给苏月明出着主意。

  “你打听他做什么?”苏月明闻言有些纳闷的问我。在她的印象中,我就是一个混迹江湖的术士。眼下陡然打听起一个家财万贯的会长来,这身份的反差实在是有些大。

  “想跟他谈一笔买卖,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个忙苏总可要费心了。”我笑了笑对苏月明说。

  “你容我想想去不去再说,要是去,我顺便帮你打听一下也没什么。”苏月明本身是一个强势的人,眼下忽然冒出一个比她更强势的,实在让她心生抵触。所以她没有马上答应我,而是表示要考虑考虑。

  “成,不管苏总去不去,到时候还要麻烦你给我个准信!”我的手在晓筠的头发上摸了摸说道。

  “成,就这么说定了!”苏月明在电话那头答道。

  “姚东风...希望你能跟老钱那样硬气!”我将烟蒂摁在烟灰缸里转了转,眯了眯眼说道。

  当天晚上我就接到了苏月明的电话,她最终还是采纳了我的建议,决定亲自去会一会姚东风。商会虽然是非官方组织,但是商人们抱成团,绝对是一股巨大的力量。苏月明气归气,仔细想想自己还没到能跟整个商会作对的程度。她是个聪明人,也是个成功的商人。这种人,绝对不会因为一时之气就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姚东风,65岁,父母双亡。东北人氏,来省会担任会长之前,他一直负责松江省商会的活动。据说其在松江的时候,就一贯霸道。这一次来我们省,松江方面甚至有人燃放鞭炮以为庆贺。家里有一子,三年前丧偶,至今未再续弦。关于他的情况,我暂时只能打听到这么多。”过了两天,苏月明就打电话,将姚东风的情况告诉了我。虽然只是粗略的情报,不过也让我对姚东风这个人有了初步的了解。通过情报我判断出,这是一个为人霸道,不动退让的主。这种人一般来说都是心高气傲,目中无人。但是一旦你摧毁了他心里的防线,往往他叛变得比谁都彻底!

  “他儿子多大?也跟他一起来了省会?”我摸了摸下巴问苏月明。

  “他儿子的情况暂时还不知道,看他的年龄,应该也40左右了吧?”苏月明迟疑了一下答道。

  “谢谢苏总,改天去你那坐坐,当面道谢!”我跟苏月明道了声谢,然后将电话给挂了。

  “姚东风的情况还能打听到一些,相反他儿子的情况苏月明却一无所知。看来这个姚东风,对他儿子保护得很周到啊。姚东风,希望我没猜错你的软肋!”我靠在沙发上,叮一声顶开了打火机的盖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