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新阶小说网 www.thwg08.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快,下去!”将人带到了下水道的入口处,黄小夭催促着那两个被她带出来的枪手。两人不疑有他,急忙掀开盖子跳了下去。等两人进去之后,黄小夭和老桥这才先后钻了进去。

  “是老板让你们来的?”朝前走了一段,一个枪手忽然开口问黄小夭。

  “是主人让我们来的!别做声,快走。出去了有车送你们离开。主人说这次的事情大家辛苦了,他会有一笔奖赏给你们。”老桥刚准备答话,黄小夭却是暗地里拽了他一下随后说道。

  “谢谢两位弟兄了!”那人听黄小夭说主人,脸上的神情松了松对他们一抱拳。然后转身继续朝前走着,再也没有提问。

  “车呢?”从下水道里钻出来,黄小夭将两人带到了一处偏僻的巷子里。两人看着污秽不堪的巷子,齐齐转身问道。

  “车没有,如果你们不老实的话,灵车我会给你们安排一辆。”黄小夭和老桥双双摘下了头上的面罩,看着面前这两个人笑道。

  “特么...”两人这个时候才意识到是中计了,嘴里喝骂了一声就要反抗。老桥不等他们近身,两脚踹出去当时就把两人踹闭了气。黄小夭走过去,掐住一个人的人中将他给弄醒。然后拔出腰间的匕首,贴着他的眼皮看着他。

  “说,谁派你们来的!”那人的瞳孔缩了缩,双眼紧紧看着黄小夭。黄小夭的匕首缓缓朝他的眼珠子靠拢着,嘴里则是问着话。

  “没,没人派我们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人的眼神有些慌乱,随后强自镇定下来说道。

  “你看,你这眼睛有些砂眼,角膜也有些炎症。不如我帮你做个手术?”黄小夭拿出一双手套戴上,翻开了那人的眼皮,将刀锋贴在他眼皮里游走着问道。那人的身体微微颤动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许多。

  “不过我可不是专业的医生,一不小心把你的眼珠子给挑掉了可咋办?”黄小夭手里的刀停住了,刀尖正对着那人的眼球。只要再往前送个一毫米,就能刺进他的眼珠子里去。

  “主人,主人派我们来的!”终于,顶不住黄小夭的压力,那人开始喊了起来。

  “主人?姓什么叫什么?敢来我西北闹事,还闹出这么大的事,真当我黑白吴常是死人么?”忽然,打巷外传来了一声呵斥。随后吴法和常兴,并肩走了进来。

  QG0

  “你们怎么来了?你们在跟踪我们?”黄小夭脸色一变,将刀一收问道。

  “看你说的,这些狗东西敢在西北开枪,我们不出面怎么行?况且这几天,我们兄弟可是被上边约谈过了。要是再不下点力气调查清楚,说不准惹得庙堂震怒,我们兄弟也要受牵连。”吴法一身白西装,伸手掏出一块帕子掩住口鼻对黄小夭说道。躺在地上的那个枪手脸上闪过一丝犹豫,终于心一横,咔一声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你...你是来搅局的?”听见动静,黄小夭再想制止已经来不及了。一滩黑血从枪手的嘴角淌出来,他双脚抽搐了几下就那么咽了气。黄小夭怒视着眼前的吴常兄弟喝问道。要不是他们分散了她的注意力,这个枪手哪里会有自杀的机会?

  “这可不赖我们,是他自己自杀的!这不是还有一个没死的么?”常兴耸耸肩,抬脚踢在尚在昏迷之中的那个枪手肋部。肋骨吃痛,那人倒吸一口气苏醒了过来。一见面前的常兴,他双手撑地连连朝后退去。

  “你别怕,我特么又不是鬼。就问你几个问题,老实回答了,我做主放你走怎么样?”常兴一身黑西装,伸手扯了扯领结蹲身问那人道。

  “你说了就能活命,不说嘛,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敢来我西北闹事,谁给你们的胆子?嗯?”常兴伸手捏住对方的下巴,咬牙质问着他。那人眼中露出一抹恐惧,牙关磕碰得一阵得得作响。

  “谁是你们的主人?他派你们过来究竟什么目的?为什么要对皇城司和六扇门的下手?这三个问题,你回答清楚了,我就放你走决不食言。给你十分钟,十分钟之后要是还不开口,那就不用开口了。”常兴在对方的脸颊上拍了拍,然后抓住他的头发将他从地上扯了起来喝道。那人喉头一阵蠕动,背靠在墙壁上,眼神看向了黄小夭和老桥。

  “你看他们做什么?不会是,受他们的主使吧?啊?哈哈哈!”常兴回头,看着黄小夭和老桥一阵大笑。笑声未落,那个枪手的口鼻内涌出一滩黑血。他双手紧握住自己的喉咙,双眼直勾勾看向黄小夭和老桥。眼神中,流露出了哀求。

  “救人...”黄小夭想要上前救人,却被吴常兄弟并肩给挡住了。

  “这事情,你们要给一个交代。他刚才,可是指证你们俩才是墓后主使。”吴法甩了甩手里的帕子,眯眯眼对老桥和黄小夭说道。

  “你放屁,他分明是想要我救他!”黄小夭盛怒之下就要拔枪,才一动,却听见一阵脚步声打巷子外头传来。

  “大家可都看见了?这可不是我们兄弟不出力,而是我们,无能为力啊!”来的是一群黑西装,西装的左襟,贴着一枚国徽。吴常兄弟摊摊手,面露遗憾的对那些人说道。

  “请跟我们走一趟!”为首的黑西装对黄小夭和老桥出示了证件,然后对他们说道。

  “别激动,跟他们走,回头再说!”黄小夭还要辩解,却被老桥一把按住了。对方是什么人,老桥很清楚。那是国安部门的人,如果这个时候反抗,就真的有理说不清了。

  “二位慢走,欢迎下次再来西北!”吴法和常兴在巷子里,对老桥和黄小夭挥手致意着。

  “下次我们会去找你喝茶的!”老桥一回头,冲两人笑了笑。

  “我会准备好茶叶,等着你们来!”吴常兄弟相对一笑,然后微微点头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