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新阶小说网 www.thwg08.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人退一步,你让人带孩子来我指定的地方接受治疗,同时将钱打到账户里。说实话张老板,你家大业大,拿几百万跟玩儿似的。我们弟兄挣这几个辛苦钱,可是将脑袋悬在裤腰带上。你信不过我,我也担心你报警不是?大家各让一步,都发财,都平安好不好?”对方沉默了良久,然后才开口说道。我冲张家强点点头,这是目前能争取到的最好的结果了。

  “说好了,明天上午让我媳妇送孩子去麻纺厂仓库。”双方达成了一致,算是比较愉快的结束了通话。张家强的额头处,隐隐显露出汗渍来。可以看出,他很紧张。

  “明天上午我陪她去,现在您该报警了!”我将烟蒂摁灭后对张家强说道。

  “报警?万一警察失手,我儿子身上的毛病怎么办?”跟那些要挟他的人比起来,张家强更信不过的是警察。

  “没关系的,拿了你的钱,总要为你办点事。现在既然找到了症结,我试试看能不能让令公子康复。不过在跟他们见面之前,我会维持令公子的现状。毕竟这一次如果得手了,难保他们把钱挥霍一空后,不会再来第二次!想要一劳永逸,您还是报警靠得住!”我叮一声顶开打火机的盖子对张家强说道。

  “你真有把握?”张家强明显有些投鼠忌器,他怕我一个失误,会毁了他儿子。我冲他笑了笑,然后迈步进屋。进屋之后将折扇拿出来,拔出一枚扇骨,轻轻贴到了孩子的腋下。最开始触碰到孩子的时候,他还会颤抖着喊疼。可是随着扇骨不停将那团斑点吸出,孩子明显变得轻松了起来。

  “留下一点的目的,是不让对方察觉到孩子已经康复。他们既然能在孩子身上下这种术,难保不会有侦测到它是否存在的手段。为防万一,只有先委屈孩子一宿了。不过你们放心,他现在已经可以安然入睡,这种术对他已经造成不了什么伤害了。”看着微微发黑的扇骨,我将其递到张家强夫妻面前说道。这种东西,我还得拿回去用符纸焚烧,才能将其完全化解掉。

  伸手在孩子脊背上摸了摸,孩子没有跟之前那样触之喊疼,这让张家强心里放心了许多。他擦抹掉头上的汗渍,连连对我抱拳道谢着。

  “明天一早我再过来,这段时间里,务必请二位轮流照看着孩子以防意外。还有,您该报警备案了!”将扇骨插回扇子,我对张家强夫妻俩又嘱咐了一遍。

  出了门,我鬼鬼祟祟的在墙角朝外看了看。确认陈臣不在,这才松了一口气朝外走去。

  回到家,我第一件事就是将火盆拿出来,然后将一沓符纸拿到面前,一一用雷印盖了章。一把火将符纸引着,我随后将那枚被巫术染黑的扇骨抽出来放进了火盆。随着熊熊大火,一股子恶臭从火盆里传了出来。金属扇骨被火烧得通红,那一层黑色的杂质,也随之被焚化得一干二净。等火灭了,扇骨冷了下来,我这才将其拿出,打开水龙头放在清水底下冲洗起来。一切收拾妥当,已经是半夜一点。

  “说好了请我宵夜呢?你人呢?骗子!”陈臣的信息发到了手机上,我打了个哈欠,将手机扔到一边,走进浴室准备冲凉睡觉。

  '{更。{新“W最…@快x}上A0

  “姜先生可是醒了?”天刚蒙蒙亮,张家强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我马上过来!”我连忙起身答道。

  “那好那好,耽误您休息了,等此事过后,我再行答谢!”张家强在电话里连连说着。挂了电话,我用了十分钟洗漱上厕所,随后开着车就朝医院驶去。到了病房门口,就听见里边传来了一阵吵闹声。

  “孩子呢?”推开门,就看见地上摔了一地的早餐。张家强抓住他媳妇的胳膊厉声问道。

  “我,我就去了趟卫生间,出来就没了!”他媳妇抽泣着答道。

  “你上卫生间的时候,孩子是睡着了还是醒着的?”我急忙上前分开两人问道。

  “醒了,崽子说想吃豆腐脑,我这才下去买的。没成想先后不到十分钟,就没了!我要你何用?”张家强怒火中烧的抬手就要甩他媳妇一耳刮子,我急忙伸手给拦住了。

  “那你上卫生间的时候,孩子有没有哭闹?”我又问张家强的媳妇。

  “没有,屋子里什么动静都没有!我以为他在床上玩,谁知道出来就不见了!”张家强媳妇连连摇头道。

  “我知道是谁了!”打了个响指,我对他们说道。

  “奶妈!孩子一直都是她在带,跟她很熟悉。只有她趁屋里没人的时候来抱孩子,孩子才不会哭闹。换了陌生人,是绝对不可能毫无声息的就把孩子抱走的。就算抱出了门,孩子闹起来护士站的护士,还有医院的保安也会上前询问。马上动用你的关系,调动医院周围的摄像头,寻找他们的下落!还有,你昨天报案了吧?告诉人家,该出手了!”我对张家强说完,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待会有孩子的消息,记得告诉我位置。”走到门口我又对张家强嘱咐了一句。我相信以他每年贡献的GDP,有关单位一定会给他这个便利和优先侦办的政策。

  “说是上了一辆白色的小面包,朝南郊外去了,现在有人正往那边追。”我下了楼,将车开出了医院。才上公路,就接到了张家强的来电。闻言我急忙将车朝南郊方向开去。

  “你确定没有惊动他们?”南郊外,一处废弃的水泵站里,站着一个白衣黑裤的男人。在他的面前,奶妈正抱着孩子。

  “没有,他跟我亲,路上都没坑一声。咱们求财就是了,别伤了他。待会弄好,我再将他送回去。总归是带了他两年...”奶妈抱着孩子对白衣黑裤的男人说道。

  “拿了钱咱们就走,至于这孩子,不过是个幌子罢了。这东西,我哪有那个能耐给他解了?”白衣黑裤的男人看了看有些不忍的奶妈说道。

  “你不是说,不会害了他么?你...”奶妈闻言大惊,抱着孩子质问起对方来。

  “给人家当奶妈,倒是当出真感情来了。你要记住,你只是个奶妈,不是他的亲妈。你对他再好,他家的财产会分给你半分?”白衣黑裤的男人冲奶妈呵斥道。

  “舅舅!”奶妈摇着头,将孩子抱着朝门口退去。

  “你给我回来,你想做什么?去通风报信?”白衣黑裤的男人一伸手,拧住了女人的胳膊。

  “砰!”一声枪响,子弹从他左脑门穿进去,将右脸撕裂开一个大口子打进了墙里!枪响之后,几个警察快步冲过去将孩子夺了回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