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新阶小说网 www.thwg08.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小姐说: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他们今日亡,都是在他们投胎之前已经注定了的事情。”就在我打算开坛超度的时候,马脸带着一群人赶到了村子里。一挥手先将那三个记者弄晕过去,随后才使人将那些魂魄一一押解上车。见我要开坛,他来到我的面前对我说。

  “注定的?”我反问马脸一句。

  “你看,这就是原因!”马脸手一挥,一道涟漪浮现在我的面前。

  “若我辜负娘子,来世就让我恶鬼上身,不得好死!”涟漪里出现了一个书生,他背着行囊,正对自己的娘子信誓旦旦着。

  “相公无需发此毒誓,此去京城山高路远,还望相公一路小心。妾身在家,会日日焚香祈祷相公今次赶考能得高中。家中大小事情相公不必操心,有妾身操持定然无忧。”身穿着补丁衣裙的妇人将书生的袖子拉住,目露不舍的对他说道。

  “那么,就一切有劳娘子了。他日我若得高中,定使八抬大轿,凤冠霞帔将娘子迎入京师。”书生对那妇人深深一揖道。妇人急忙朝一边躲避开去,不受自家男人这一礼。

  如此过了三个月,书生在京师高中状元,又拜入当朝太师门下做了学生,风光可谓一时无两。太师有一女,年方二八,见书生长得俊朗,便是红鸾心动。俗话说男勾女隔座山,女勾男隔层纱。两人一来二去,便是花前月下,珠胎暗结!此时的书生,住豪宅,娶娇娘,哪里还记得在家中苦苦等候的原配夫人?如此这便又过了一年。家中夫人苦苦等候,却总也不见自家男人的踪迹。这一日,来了一队仪仗,妇人心头一阵急跳。

  “莫非是我家夫君果真高中,今日差人前来迎我?”妇人心头暗自猜度。迎是来迎,却不是来迎她,而是来迎那状元郎的父母的。随行官差还给了妇人一封信和千两银票,妇人终日陪伴夫君读书,倒也识得一些字。展信一看,却是一张休书。

  “我家大人说了,念你多年帮他照料父母,无功也有劳,这千两白银便当做是赏你的。拿去买房买地,好生过日子去吧!”官差等妇人看完书信,这才傲然说道。

  “官爷不远千里到此,我家夫君又远在京师,实在没有什么可招待贵客的。这些银两,就当小妇人替我家夫君谢过诸位了!”妇人将那休书仔细折叠,纳入怀中后对众人万福一礼道。众官差见状,是面面相觑。

  “唉,小娘子这又是何必。有这些银两,此生你必是过得舒心。我等还要迎老太爷入京,就不多做打搅了!”过了片刻,为首官差收起脸上傲气,轻叹一声对妇人抱拳躬身道。

  “小妇人可以自给自足,劳烦官爷帮小妇人带句话给我家夫君。就说,既然郎心已变,奴家也不会前去纠缠。不过,却莫要忘记当初的誓言才好。这些银两,诸位拿在路上花销。前路遥远,我家公婆身子虚,受不得劳累。还望官爷途中多加照拂。遇店住店,遇水乘舟,莫要为了省钱,委屈了我家公婆才是!”妇人对众人一礼,倔强的将银票塞进了那官差的手中。

  “我儿同去,老身必定为你做主!”状元郎的老母老泪纵横,不舍得扔下自己的儿媳。

  “不必了婆婆,天色不早,你们早些上路才是。”妇人摇摇头,搀扶着年迈的婆婆上了轿子。

  “家中实在没有什么好招待诸位的,诸位这就请回吧。”将二老送上轿子,妇人抬手捋了捋头发,对那些官差衙役们又行了一礼道。

  “如此,我等便告辞了。夫人,珍重!”为首那官差后撤一步,抱拳深躬高唱了一声。妇人倚靠在门口,目送着仪仗离开。一直到再也看不到人,她才凄然一笑,转身回房穿上了自己当年的嫁衣。

  “我愿天下背信弃义之徒,不论今生来世尽聚于此同日而亡!”对着镜子稍事梳妆打扮了一番后,妇人血泪两行发了一愿。缓缓起身,最后看了看这间屋子,她便出门投井自尽!乡里众人得知,感其刚烈节孝,从井中起尸,厚葬于山岗之上。因其死时身穿一身红,故而此后有人称其为红娘子,至于妇人原本的姓名,反倒没人记得了。

  “所以,你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有今日之事,完全是因为这些人当初违背了自己的誓言。人无信,岂能立世。倒是那红娘子,跟在你左右也算是一个臂助。只是有一点,你需要时时督促她,莫要再在世间作恶才好。要是作恶,大小姐放不过她,到时候还得连累你一起吃挂落!”马脸拍拍我的肩沉声说道。闻言我急忙抱拳称是。

  “好了,这些人我就带走了。今世还了债,他们也算是从此无忧清白。没准下一世,便是富贵加身了呢?别忘了下个月的考评,告辞!”马脸哈哈一笑,对我说完转身上了车。一阵马鞭抽响,车队瞬息间就消失在我的眼前。

  “哎呀,我的头好痛!”目送车队离去,我回到屋里准备带着晓筠和红娘子她们离开此地。晕倒的三个记者从床上爬起来,揉着脑壳低声嘀咕着。

  “谢谢你们过来救援啊,其实也就是个塌方而已,等天气好一些我们自己就能回台里了。”三人中唯一的男性看了看我们,陡然像是记起了什么似的过来握着手说道。

  C首t发o0WM

  “啊,哦,台里不放心你们的安全。这才向市里求助,大家都安全就好。天快亮了,要不我们现在出发返程?”我楞了楞,然后顺着他的话往下说着。他已经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了,在他的脑子里,只留下了一个记忆。那就是采访遇到塌方,他给台里打了个电话,然后我们就来救援他们。甚至于连红娘子,他们都认为是救援队的一员。

  “好好好,早点出发早点回去,我这身上可都馊了!”记者们闻言连连点头,已经几天没洗澡了,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不可忍受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