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异闻录 第496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为专一的鼠标加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新阶小说网 www.thwg08.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跟晓筠当初差不多,红娘子对于食物没什么兴趣。为了灭掉她吸食人血的习惯,晚饭的时候我弄了一份毛血旺给她吃。看着碗里熟透的血块,红娘子干呕了两下一口都没吃就回了房。她跟晓筠一个房,一来是晓筠能够镇得住她。再一个,如果把她安排在冉佳佳那屋,我怕她半夜起了性子一口把冉佳佳给咬死了。

  “她似乎有些不舒服?”一口没动的毛血旺被冉佳佳端到了自己面前,看起来她对这道菜还很感兴趣的样子。晓筠伸手夹了一块尝了尝,然后吐吐舌头没有再吃。

  “可能是累了,喜欢吃你多吃点。剩下也没多大意思。”我耸耸肩,扒了口饭到嘴里说道。

  “想不到少爷还有这么一手好厨艺!”冉佳佳尝了一口香槟,又吃了一筷子菜赞道。香槟是当初梵家给我的,我喝了一瓶,还剩下一瓶一直留到现在。冉佳佳似乎对香槟酒很感兴趣,又或许是当初在梵家没少喝的缘故,今天被她发现了这瓶酒,毫不客气的就打开喝了。

  “喜欢喝酒?”我看她脸飞红霞的样子问道。香槟好入口,却一样可以醉人。

  “在自己家里可以喝一两杯,出门我滴酒不沾!”冉佳佳放下酒杯,轻轻打了个嗝说道。

  “这是个好习惯,要保持住。”我拿起酒瓶,给她又续了小半杯说道。

  “这点喝完就吃饭,剩下的我给你放冰箱里,你明天再喝。”看看剩下的半瓶酒,我将它放到面前对冉佳佳说道。

  “少爷,你有所不知,香槟开了就要喝完的。那塞子拔掉就塞不严实,会漏气。漏气进去的话,明天的味道就变了。除非,少爷家有专用的香槟塞还成。”冉佳佳绯红着脸对我摆摆手道。

  “还有这种说法?”我提起酒瓶看了看,一咬牙咕咚咕咚几口给灌了个干净。

  “嗝...勤俭持家,不能浪费!”打了个酒嗝,我将空瓶对冉佳佳亮了亮说道。

  “明明就是自己想喝点儿,干嘛找理由?”晓筠在旁边白了我一眼说道。

  “这都被你发现了?我媳妇儿太聪明了。”我急忙拍了个马屁。不管拍得好不好吧,总之我把晓筠逗笑了。因为这个马屁里,有一个词是她喜欢的,媳妇儿。这个称呼,就宣示了她在这个家里的主权。拍马屁得拍到点子上,不然就算你把漂亮话说得天花乱坠,人家也未必领情。

  “来,媳妇我陪你看会儿动画片!”饭后冉佳佳去洗碗收拾,我正好偷闲陪着晓筠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电视里两条虫子正在下水道里彼此伤害着,晓筠饶有兴致的看着,隔三差五的还会发出几声轻笑。见她笑得开心,我也露出了一丝会心的笑容。人生在世,能让家人开心。作为一个男人来说,就算是成功的!

  “佳佳还真是一个好帮手呢!”看着冉佳佳在厨房忙碌着,我点了一支饭后烟轻声赞道。

  “你不去帮忙?”晓筠这句话乍一听没什么,可是仔细品品,我却感受到了一股子弄弄的醋意。帮忙?只有自己媳妇在厨房忙活,当男人的才会去帮忙。

  ~M¤q0@

  “嗤,陪媳妇可是比天大的事情!”我笑了笑,伸手在晓筠鼻梁上刮了一下道。见我这么说,她才露出了一丝笑容来。过了片刻,晓筠从果盘里拿了一颗橘子,剥开后送了一片到我面前。这还是她变成这个样子之后,头一回喂水果给我吃。如今的晓筠,表现得越来越像一个正常人了。可是她越正常,我心里就越觉得有些不安。因为我在担心,将来她的灵魂会回不到她的体内。虽然没有理由去让我这么认为,可是我的心里却依旧喜欢这么胡思乱想。或许这就是爱到深处是负担吧!

  家里三个女人,好吧虽然只有冉佳佳一个是正常女人。但是我却不愿意去把她们区分得那么细致。家里有了三个女人,每天洗澡就是一个麻烦事。因为她们每一个人,洗澡都会花掉一个小时甚至更多的时间。往往轮到我,已经到了半夜时分。这是一种幸福,因为每天都有三个美女穿着贴身的衣服在眼前晃来晃去。但是也是一种煎熬,因为晓筠会时刻盯着我的动向,连个想法都没机会生出。

  “帮我拿条毛巾来!”这种戏码,是晓筠每天必须上演的。往往洗上几分钟,她就会指使我帮忙拿点东西。她虽然不说,但是我知道她这是在防止我趁她洗澡去偷吃点什么。将早已经准备好的毛巾从门缝递进去,我靠在了门框上。

  “别走,我害怕!”我知道她会说这么一句。笑着开口说了声好,我靠在那里抽起了烟。害怕?一个能够轻易把人一刀两断的女人,还有什么值得她去害怕的。女人呐,借口啊!

  “你是在老家,还是出门了?”晓筠洗完澡,最后一个进浴室的是红娘子。从最开始的不习惯,到现在每天一澡,她也正在慢慢的进行着改变。我的手机响了,看看来电,是楚白羊打来的。将电话接通,他开口就问我在哪里。

  “在老家呢,白羊兄怎么了?是不是有事?”我坐在沙发上伸了伸懒腰问道。

  “之前不是说过去给你的公司撑撑场面吗?我明天到!”楚白羊倒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

  “你是坐飞机到省城然后转车,还是用别的方式过来。要是转车的话,我明天去省城机场接你。”我问楚白羊。人家可以平易近人,我却不能真的把人家不当回事。

  “不用麻烦了,我直接坐省里的车过来。你们市不是在竞争文明城市吗?我就以监督巡防的名义过去。到时候去你公司坐一坐,咱两握握手随便扯几句,目的就到位了。”楚白羊对于这里边的门道,比我可清楚多了。

  “那行,那行,明天我在公司等你!”闻言我决定依计行事。堂堂楚家的家主,要是做得太露痕迹的话反而不美。就是这种似是而非的态度,才能让某些人心里始终悬着。他们悬着,公司的事情就没那么麻烦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