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闹够了没有!”</p>

    御坂美琴看不下去了。(看小说去最快更新):3w.し</p>

    秀恩爱对于单身狗来说永远是杀伤力巨大的核武器,虽然御坂美琴如今还远没到春心萌动的年纪,在女校生活的她也不觉得自己有朝一日也会和某个男生一起干着这样恶心的事情——不过这样说的话,在一个初中女学生面前表现得如此伤风败俗,同样会给人留下深深的阴影。</p>

    总之,她拒绝再看到这两个人。尤其是厚颜无耻的松川葵,御坂美琴只要听见她的声音,就能掉下一地的鸡皮疙瘩。</p>

    谁料她正义的劝阻,竟换来了松川葵幽幽的一瞥:“果然你……是真的喜欢礼司啊……”</p>

    “别胡思乱想!我已经说过我对他没有兴趣了!”</p>

    御坂美琴不得不再次义正辞严地向松川葵澄清她和宗像礼司没有半毛钱关系,但因为激动得面红耳赤,看上去竟有几分欲盖弥彰的意思。</p>

    松川葵惆怅地叹了一声,厚着脸皮道:“虽然礼司喜欢的人是我,你也不必这么自暴自弃……”</p>

    “都说了不是这么一回事啦!”</p>

    十三岁的御坂美琴没耐心地狠狠跺了跺脚,茶色的刘海上忽然窜过了一道蓝白色的电光,紧接着,头顶的日光灯啪地灭了下去,拉着窗帘的房间顿时变得有些阴暗。</p>

    “……停电了吗?”</p>

    松川葵愣了一会儿才问。</p>

    御坂美琴心虚地撇过脸。</p>

    宗像礼司无奈地丢下一句“我去看看情况”,就出门去了。松川葵和御坂美琴都想拦他,不过一个是没来得及,一个是尴尬得话都说不出口。</p>

    他这么一走,就只剩下两个女孩在黑暗中大眼对小眼。</p>

    松川葵继续问:“……学妹,你不觉得这是某种征兆吗?”</p>

    御坂美琴依旧沉默着,没有理她。</p>

    不多时,有一个穿白大褂的女医生敲门走了进来:“因不明原因造成的短路,并且备用电源要优先供给手术室,请谅解……”</p>

    话音未落,松川葵却已经一跃而起,热泪盈眶地扑了上去。</p>

    昏暗的病房里,原本只有阻隔了阳光的窗帘被晕染成一片橘黄色,隐隐地落在人的脸上,只能大致地辨明轮廓。(最快更新)</p>

    即便此刻房门敞开,由于走廊里也停了电,并没有透进多少光来,更何况女医生的手仍扶着门,只是小小地往前迈了一步,大半张脸还是被房门挡着在。</p>

    大概是停电引起了一些骚动,才让医生挨个来和其他病人说明情况。因此走廊上总有一些杂音飘进来,和她的话混杂在一起,让她轻轻柔柔的话变得音色难辨。</p>

    不过这个时候,一般人也不会把关注点放在医生声音上。</p>

    尤其是御坂美琴。她知道是她闯的祸,脸颊已经在黑暗中放肆地烧红了一片。医生的话对她而言理所当然的是一种指责,在她听来自然就像经过处理一样变得沉闷低缓,像是审判庭上法官宣读罪状时的声音。</p>

    她低下头,支支吾吾地正打算应和几声将这件事情敷衍过去,余光却不经意瞥到一道始终安坐在床上的声音如同离弦的箭般朝前方射了过去。</p>

    “妈妈!”</p>

    她搂住那个女医生的腰,自然地将脸埋在她的肩窝上,亲昵地蹭了蹭。然后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打探着那近在咫尺的熟悉容颜,近乎贪婪地将哪怕是每一条皱纹都纳入眼底,才恍恍惚惚地笑了起来。</p>

    很快她又将脑袋低了下去。合上的双眼紧贴着质地略硬的白大褂,不自觉地就湿润起来,连笑声也变得沉闷。</p>

    “妈妈。”她再一次唤道。</p>

    即便隔着那么远的时候,她看不清脸,也听不清声音,即便这五六年来她们相见的机会都屈指可数,近几年更是沉浸在松川夫妇的死讯当中,除了客厅一面墙上舍不得拆除的照片外,她尽可能地避免触景伤情也真的几乎没有没有再回忆起他们……</p>

    就算她没有认出来也很正常吧?</p>

    可是哪怕落入眼中的只是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她的心也剧烈地跳动起来。她感觉得到,那就是她血脉相连的妈妈,这是无论分离多久相距多远也无法割舍的羁绊。</p>

    原本,宗像礼司对说松川夫妇出了事故的时候,她就从心底在抗拒。后来她发现宗像礼司在骗她,更加觉得松川夫妇其实没有事。</p>

    可这些说白了,不过是“感觉”。</p>

    是她对爸爸妈妈的感情让她无论如何也没法相信他们已经离开,以至于她想要怀疑她最相信的宗像礼司,哪怕她的理智告诉她这就是“事实”。(最快更新)</p>

    结果,在这么一个完全没有半点预料的时刻,松川妈妈出现了。</p>

    ……松川葵整个人都懵逼了。</p>

    懵逼的结果就是她已经顾不得思考任何前因后果。宗像礼司是在欺骗她吗,为什么要欺骗她,她妈妈怎么会来学园都市当医生了,为什么这些年都不联系她,为什么……这些疑问都被她抛在了脑后,她只是顺从那瞬间内心最真挚也是最迫切的愿望,冲上去抱住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妈妈。</p>

    都说儿女无论长到什么年纪,对爸爸妈妈来说永远都是孩子。松川葵在妈妈面前大抵也是这么个心态,或许还因之前积累了满腔的委屈,也或许没有,总之这一刻,她在妈妈的怀里放松了自己,忘情地哭了起来。</p>

    然而——</p>

    “不好意思……”松川妈妈歉意却坚定地将她扶了起来,替她擦了擦满脸的泪花,“我还要去通知其他病人呢……不知道病人您为什么心情不好,不过,请容许我稍后再来听您的故事好吗?”</p>

    ……什么?</p>

    松川葵只感觉感情充沛的哭诉卡在了喉咙。</p>

    这么感人至深的认亲现场,曾经最疼爱她,如今已是许久不见的妈妈居然表现得这么冷淡……不,好像……根本就不认识她了。</p>

    就在她晃神的时刻,松川妈妈真的抱歉地鞠着躬,退了出去。</p>

    房门合上,隔绝了晦暗的光线和嘈杂的声响。小小的病房里仿若陷入了与世隔绝的安宁里,连处在其中的人都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存在。</p>

    松川葵仍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怔怔地看着妈妈离开的方向,半晌回不过神来。就在这个时候,有人从后面拍了拍她的肩膀。</p>

    是御坂美琴。</p>

    她的表情在黑暗中显得尤为模糊,只能感觉复杂,很复杂。不像之前单纯对于学姐的敬仰,不像懊恼时一眼就能看进心里的直白,奇怪的是,也不像普通人在遇到这种事情所该表露的同情、怜悯之类的情绪。</p>

    当然,松川葵能感觉得到,她可爱的学妹的确是在担心她。</p>

    因而她揉了揉脸,努力在学妹面前收起太脆弱的表情,转而笑嘻嘻地说:“好奇怪啊,刚才我看见我妈妈,她还装作不认识我呢。哼,一把年纪了还学小孩子玩这种恶作剧,我才不上当呢……失忆这种桥段,我玩过,有经验。”</p>

    松川葵说这种话,自然是想打趣,让御坂美琴放下心。</p>

    可这种不经大脑的话说出来之后,她才发觉……不会真是这么一回事吧!?</p>

    不管目的是什么,在学园都市想要消除一个人的记忆实在太容易了。正好她之前也是想找食蜂操祈帮帮忙的,这会儿更加摩拳擦掌想要奔向常盘台。</p>

    御坂美琴赶紧拦住她:“你别出去,就算宗像先生过来了,警报仍没有解除……”</p>

    “警报?”</p>

    哪来的警报?</p>

    而且——御坂美琴是怎么知道的,原来她不止是来送衣服的吗?</p>

    松川葵挑着眉,揶揄地看着御坂美琴。御坂美琴瞬间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便只是闷闷地点了下头,不再多言。</p>

    松川葵不依不饶:“这么说,礼司其实是派你来监视我的?”</p>

    “保护。”御坂美琴认真地纠正。</p>

    松川葵不屑地切了一声:“我算是明白了你们两个的关系……”</p>

    “都说了我们没有关系!”</p>

    眼见着御坂美琴又要动怒,松川葵赶紧摆着手为自己澄清:“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在想……礼司为什么把这个任务交个你?虽然女孩子是比较好说话没错啦,可他就那么相信你能拦住我吗?”</p>

    “……”</p>

    御坂美琴沉默地回身走到窗户前,伸手唰地一声,利落地将窗帘拉开。</p>

    被阻隔了许久的刺目阳光终于毫无顾忌地跃进狭窄的病房,让这个逼仄阴暗的空间一下子像是镀上了金光般亮堂起来。这样的反差让松川葵一时睁不开眼睛,只觉得眼前的御坂美琴沐浴于阳光中,侧脸是那么俏丽得不可方物,拨开窗户的手腕是那么纤细白皙,气质是多么的尊贵凛然不可侵犯。</p>

    常盘台的学生,走出去怎么都不会丢了学校的脸。</p>

    “你看好了。”</p>

    她这么说着,回头看了松川葵一眼,脸庞处在光影之中,莫名给人一种强烈的距离感——不是心与心的距离这样虚幻的说法,而是松川葵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这个被她小看的学妹身上也隐藏着许多秘密。</p>

    强者之间、强者和弱者之间,多少还是能感觉到的。</p>

    御坂美琴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枚硬币。</p>

    松川葵看不很清楚,只能猜测是游戏币一类的东西。可医院里根本没有可以使用游戏币的设备……难道她是想赌钱吗?还是想炫耀“我是制霸学园都市游戏厅的女人”?松川葵胡乱地猜想着,就见御坂美琴将游戏币搭在拇指上,轻轻地弹了起来。</p>

    ……哦,原来是玩猜正反的游戏啊。松川葵不屑地转了转脑袋。</p>

    游戏币飞到了半空中,又打着转儿落了下来。</p>

    ……这个时候要是没接住,估计会很糗吧。</p>

    御坂美琴自信地伸出手,动作流畅而熟练,看起来就像演练过无数次一样。</p>

    ……不过这种小把戏,并没有什么好让人惊讶的啦。</p>

    直到这个时候,松川葵还抱着和御坂美琴类似的轻松心情,直到那枚游戏币以三倍音速射出,一道橘色的光束如同激光一般划破长空而去,由此掀起的猛烈风声呼啸着落入松川葵的耳中……</p>

    松川葵:“……纳尼!?”</p>

    刚才发生什么了!</p>

    她震惊地张大了嘴巴,冲到窗户边上仰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如果不是空气中隐隐的残像,她一定会以为她看走了眼,毕竟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她又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根本不敢相信看上去单纯无害的学妹会随手射出一道威力和速度都令人咋舌的“炮弹”。</p>

    太荒谬了。</p>

    不过,这才是学园都市里level5的实力啊……</p>

    松川葵被吓得缩了回去,瞬间意识到自己和御坂美琴的差距,语气也一下子变得真诚过了头:“哎呀呀,看我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你看,我真是太失礼了,过了这么久才想起冒昧地问一下您的代号……”</p>

    “……超电磁炮。”御坂美琴神色古怪地看着松川葵。显然,学姐转变得过于/迅速的态度让她有些受不了,好在她不忘强调正事,“宗像先生的确是拜托我看住你。现在他不在,我不能随便放你出去。如果你执意要走的话,我就只能用这招对付你了。”</p>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在这个时候本来应该写点高兴的内容_(:3∠)_总而言之,大家新年快乐啦~</p>

    ...</p>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