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走进阿一所在宫殿,便见他直捂着自己已被包扎好的手臂,不断低声哭泣。

    而石休更是一早便也前来看望,可对于安慰他人这一方面,他却无能为力,只好一边呆愣着坐于椅上,一边听着阿一的哭声。

    “陛下姐姐!”

    凌霄前脚刚踏入殿门,阿一便哭着向她跑来,这位比她矮了一头的少年,直直扑入她的怀中,死死环着她的腰,鼻涕眼泪皆抹在她的衣上。

    凌霄张着双臂,一时僵直于空中,看着埋头于她身前的阿一,她有些尴尬地看向石休。顺便指了指怀中的人。

    示意让他将阿一,从她身前扯开。而石休却笑了笑,选择背过了身。

    凌霄无奈下,只能自己下手,便扯了扯阿一的肩膀,“我说弟弟啊,你先松开我再说。”

    “陛下姐姐!阿一一人住在宫中,实在是害怕。”

    “你哪是一个人,满宫这么多太监……陪着你呢。”

    “可是有他们陪着又有何用?阿一进宫是服侍陛下姐姐的,这么久了,您都不曾来看过我一眼……”

    这突然转柔的声音,让凌霄不适应地抖了抖身子,伴随着她的推搡,阿一却搂着她越来越紧。

    而凌霄见他臂上的伤,一时也不敢用力,只能任由他如此抱着并妥协道。

    “阿一,那我看,我以后经常来看你行吗?”

    “不行!阿一想今晚便服侍陛下姐姐!”阿一突然欣喜抬头。

    凌霄的眼皮轻跳了跳,她干笑了几声,阿一却似判定她是默认了般,突然松开手在她面前兴奋地手舞足蹈起来。

    “太好了!我可以服侍陛下姐姐了!”

    石休此刻才转过身,向他们走去,他一手拍向阿一的肩膀,便低下头问道。

    “阿一,你可懂得服侍的意思?”

    “懂啊!就是伺候陛下姐姐睡觉啊!”

    石休对于阿一的回答却愣于原地,他不由看向了凌霄,那眸中的认真,让凌霄觉得自己犯下了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过一般。

    “你别那么看我……我对阿一可没有任何兴趣。”

    “陛下姐姐!如果今晚阿一服侍的好,能不能答应阿一一个请求?”阿一跑向凌霄面前,抬头道。

    “你说说看。”

    “陛下姐姐陪阿一去放纸鸢如何?”

    “这得看你今晚能否服侍的好!”言弘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那刻凌霄竟不敢回头看向他,满眼的心虚让她不由出了些细汗。

    言弘上前,自然地揽过凌霄的肩,便勾着笑低头看着阿一。

    “你的陛下姐姐可是很难伺候的。”

    “我可以!”阿一鼓劲道。

    “是吗?那你便试试吧。”言弘轻轻推过凌霄的背,便将她的身子推向了阿一身旁。

    凌霄站稳身子,才转头莫名地看向言弘,不知他又在打什么算盘。

    “陛下姐姐,我这就让人去收拾床铺!”

    还不等凌霄说话,阿一随即便兴奋地跑向殿外,去呼唤那些宫女们,更是亲力亲为地为凌霄铺好了床榻。

    石休见状,更是一早便悄声退下,他无意牵扯其中,更不愿去掺和什么琐事,进宫非他所愿,如今他也一心只想离开罢了。

    石休离开后,言弘只笑着拍了拍凌霄的肩,便也慢慢转头而走。

    凌霄却被他那不对劲的氛围,弄得满头雾水。言弘这是把她推给了阿一?他就不怕她今晚被占了便宜?

    “陛下姐姐!我把床铺铺好了!”

    阿一的声音从内室传来,凌霄转身,便见阿一不知何时已经褪去了外衫,消瘦的模样,分明还是位带着稚气的孩子。

    那刻,凌霄似乎明白了言弘的意思,对于阿一她确实不大可能被他占去便宜,那小身板着实不抗揍。

    殿外,言弘唤住了独自离开的石休,石休身形一颤却也只能知礼转身。

    “跟我来。”言弘并未多说什么,带着命令式的语气,让石休也无法拒绝。

    直到行至一偏僻处,言弘才停下脚步转身看向石休。

    “听霄儿说,你酿的酒很合她的胃口?”

    石休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眼角更是不断抽搐着,这个问题他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更不知如今言弘是何意。

    若说吃醋,又是他亲自将凌霄推给了阿一,也不至于吃他的这点醋。

    虽然自己是凌霄无意选进宫中,可这么久已来,他对凌霄一直是敬而远之,唯一的联系就是为她酿了几次酒。

    怎么说,这麻烦也不会落在他身才对。

    言弘似乎看出了石休的疑虑,微微偏头,手轻摸了摸鼻尖,才道。

    “咳!我可以让你出宫。但是前提是,你先告诉我如何酿出好酒。”

    话落,石休却毫不客气地笑了声,直到那笑声荡于空中时,石休才反应过来,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弯身道。

    “恕罪。”

    “若酿不出让霄儿满意地好酒,这辈子你都别想出宫。”言弘望向石休,威胁道。

    入夜。殿内。

    凌霄一直捧着茶盅,那茶水更是由宫女沏了一壶又一壶,直到夜深时,她都没有从那椅上而起。

    阿一在内室等了许久,终还是硬着头皮走向了凌霄。

    “陛下姐姐,还不打算让阿一伺候您歇息吗?”

    凌霄望了望屋外的天色,却看着已经有些困意的阿一,勾起了嘴角,向屋外喊道。

    “天色正好,良辰美景,没有几坛酒可就辜负了这一夜,来人上酒!把石休刚酿的几坛酒,全部拿来。”

    这下阿一的困意全然消散,他瞪直了双眼看着突然下此决定的凌霄,眼中微有些慌乱。

    “陛下姐姐!天色已经晚了……”

    “就是此时饮酒,才最得我心。”凌霄笑道。

    没过多时。太监们一坛一坛的好酒送进殿中,凌霄拿过酒杯便替阿一斟满,伸手递给了他。

    “这个时候别在意那些尊卑,尽量喝就是了。”

    “好……”阿一有些为难,却看着凌霄兴致大好的模样,只能应道。

    阿一皱着眉头刚饮下一杯,凌霄这第二杯酒便又递给了他,直到三杯、四杯。

    阿一自知无法再喝,可这第五杯却硬生生被凌霄给灌了进去,不甚酒力的他,还是在凌霄的笑声中,狼狈地趴至一旁桌上。

    天亮时,凌霄已经离开,阿一的殿中满是酒香,他躺在榻上看着身侧整齐的被褥,狠狠地砸向床榻。

    “主儿!”一太监急敲着房门,阿一闻声便只能没好气地坐起身子,丧着脸喊了声。

    “进来。”

    小太监这才走进,望了望空无一人的房中,才大胆地凑近阿一,神秘道。

    “主儿,宫外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您这边了。”

    “放心吧,我不会让王爷功亏一篑,今日我势必将陛下带出宫中!”

    凌霄喝了一夜的酒,天微亮时便离了那殿,如今走进寝殿,言弘却一人睡得正安稳。

    凌霄微有些醉意,如今见言弘如此舒坦,便毫不客气地向他倒下,直直压在他的身上。

    只听一声闷哼,带着一丝痛意,慢慢传来。

    身上满是酒气的凌霄让言弘皱眉,可看着她倒下既睡的模样,便不在舍得推开她的身子,如今虽屋外天色已亮,他还是选择拥着她,小憩了一会儿。

    直到早朝时,言弘并未叫醒凌霄,而是自己一人前去。

    晌午。

    阿一在凌霄醒来没多久便闯了进来。一夜宿醉让凌霄的头微有些昏沉,言弘正一勺勺喂着她醒酒汤药,见阿一闯进,言弘的动作便也停了下来。

    阿一浅浅行过礼后,便走上前来,坐入凌霄床边,一手挽过她的臂,才道。

    “陛下姐姐,阿一来请您兑现承诺了!”

    “兑现什么承诺?”凌霄有些纳闷。

    “阿一昨夜的服侍若是让陛下姐姐满意,您就答应今天陪阿一去放纸鸢啊!”阿一提醒道。

    “难道陛下姐姐觉得阿一服侍的不好吗?”

    凌霄见阿一突然低头,急忙摆手道,“没有……我,我陪你去放纸鸢!”

    “当真?”

    “当真!”

    “太好了!那我这就去准备!”

    说着,阿一便连蹦带跳地离开殿内,他走后言弘重新持起醒酒汤,却只不断扒拉着碗中汤药,再未曾抬头看过凌霄。

    “他昨夜服侍的哪里好?”言弘突然出声问道。

    凌霄看向言弘,并未回答,而是拿过他手中的汤药,便一碗入肚,就此下了榻才笑道。

    “他的床,铺的不错。”

    言弘同样起身,他看着凌霄却慢慢向她扬起了笑,笑声带着一丝期许,传入凌霄耳中。

    “霄儿,就快结束了。”

    “我知道。”

    午后。凌霄终还是陪着阿一一同出宫,他们寻了最高山林处,所放纸鸢。

    待纸鸢飞上天际时,凌霄看着远方的宫殿,却轻轻笑了。

    “陛下姐姐,您看起来好像很开心?”

    “我自然开心,每一次离宫,都会让我开心。”

    “陛下姐姐不喜欢宫中?”

    “怎会不喜欢,那里富丽堂皇,华美壮丽,那里有我最心爱之人,有无上的权利,我为什么不喜欢?”

    “只不过皇宫始终不喜欢我而已,它不属于我,我自然也不属于它。”

    凌霄话落,阿一手中的纸鸢却突然断线,迎风而去。

    凌霄抬头看着突然挣脱开禁锢的纸鸢,笑意浮上,她转身望着阿一,正意安慰他时,阿一却低着头后退了几步。

    “阿一?”凌霄疑惑道。

    “陛下姐姐对不起。”

    <!-- chuanshi:22532389:135:2018-12-14 06:48:20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