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新阶小说网 www.thwg08.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水纹影月空间内,众人正悬浮在深蓝色的半空中。

  空间内的重力相当奇特。下方隐有一股阻力将众人托起,而上方更有一股压力将其排斥。

  而空间的最上方,则高挂着一轮灰暗的影月,散发着水纹一般的黯芒。

  周遭的八支队伍刚踏入空间,便立刻行动。众人纷纷燃烧体内元气,对抗来自上方的斥力,卯足一气向影月飞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抹幽蓝出现在众队下方。定睛一看,分明是刚才那螓首蛾眉的娇女子。原来女子在空间开启的最后一刻,抢身挤入了四人的队伍。

  “你们先走,我来拦她。”黑鹅鸭子横跨一步对身后三人道。

  谁知队内的长颈花鹿,却不为所动。反而带着两人随他站在一起。“少了你我们也抢不过他们。况且这里可是水元气武者的天下,我们能不能走脱,还是个问题。”

  仅见他话音刚落,周围突然涌现数道水缚,使四人如深陷沼泽,泥泞而不堪。

  女子娇的身姿如水纹一般,摇曳在四人跟前。“惹恼了我,你们哪里也别想去,等着乖乖受死吧!”女子催动着体内精元道。

  这时,黑鹅鸭子缓缓拉开面罩,露出他俊逸的尊容道,“水吟月,你还真是一没变啊。”

  “是你?”

  ......

  空间中段。

  虽然各个队伍配合默契,但每人的脸上都看不出半的轻松。越是往上所受压迫越强烈。

  他们虽然实力相差无几,大都由三位踏天初期,两位神脉后期组成。

  但还是被温雅男子那队摇摇领先。不仅因队内三老的体质皆为朽木元气,对抗那影月黯纹最是卓佳。更因男子不遗余力,命三老疯狂催发体内精元所致。

  当男子队行至大半,就快要接近那空中的水纹影月。而此刻的五人,已远远拉开后队数段。

  “大哥,他们就快达到影月屏障了,要不要让兄弟们多加一把力?%%%%,”排在末队的一名大汉焦躁道。

  带队的汉子见情况不妙,于是立即对众人吼道,“兄弟们!给我再加把劲!我们快要被大部队甩开了!”五人不禁催促体内元气,吃力地朝上赶着。

  紧追在队伍第二的恶胖,并没有末尾汉子那队的焦急,“领先的三老皆为朽木元气体,虽然对抗水纹效果卓佳。但这影月屏障光他们一队又破不开,还不如省些力气混在中流。”

  拥有这类看法的,不止恶胖一人,可以领先几队都英雄所见略同。真正的角逐位于屏障所破开的后段。即使有队伍先行抵达,也要等大部队到齐后才携手破月。不然浪费精元不,还被后队坐收渔翁之利。

  正当首队男子赶至空中的影月,队内的鼠眼仆人对男子建议道,“三少爷,前面就是那影月屏障。您看是否让三老休憩片刻,以待精力恢复?”

  “恩,可以。不过当其余队伍到达之后,就要立刻出发。”男子微微笑道。他见底下那四人队,正在被蓝衣女子纠缠,顿时放心了不少。

  队内三老顿然不解道,“大人,光凭我们三人,是无法破开那影月屏障的。如此做法只是徒劳,最终为他人做了嫁衣啊!”

  之前男子命其不惜一切加速前行,导致三人此刻精疲力竭。而现在最稳妥的办法就该抓紧调息。这样还能比他队多恢复片刻。

  男子面露温雅,淡淡对三老道来,“这我自然知道,到时你们听我命令即可。”

  当大部队堪堪赶来,正想要休息调整时。仅见虎眼男子一声令下,上空骤然亮起三道绿色火焰,破除那道如镜面一般的影月屏障。

  “大哥!他们已经在攻打屏障了,我们要不要跟上?”

  末队汉子略微思索,便断然道,“上!”于是五人加快节奏,越过休憩的五队,紧随而上。

  若那影月屏障率先被破,压力会瞬间增强数倍。那些未赶上的队伍,将被无情打落。

  虽然影月屏障需要集数十位武者合力才能破开。但虎眼男子这一发动,却恰到好处地利用了末队的竞争心态。

  即使二、三两队不作配合,自顾休憩。后来的队伍也可能会因此机会放弃蓄力,以求突破。

  这是男子与各队之间的博弈,也可谓是牺牲自我,所完成的苦肉之计。看似鲁莽,实则占尽先机。

  于是所有队伍只能被迫放弃调息,马不停蹄紧随其后,拼杀在水深火热中。

  当高空的影月如碎镜一般破灭,使得在场众人感到全身被巨力压制。

  “上!”各队纷纷跃出湖面,紧接感到身体畅然,阻力顿减。

  原来众人所在的是那镜湖之底。所见影月也不是真的影月,而是那镜湖之中的倒影。只有将影月屏障破开,才能前去摘得那真正浮空的水纹影月。

  刚浮出湖面的七支队,在相视一眼后,合力祭出各自的空间异宝。

  领先的温雅男子,所祭出的是一尊苍天古树。仅见古树在三老的加持下,不断拔高,扶摇直上。

  其余各队有的唤出宝塔、有祭出古桥、仙梯......一时之间各显神通,热闹非凡。

  ......

  少了屏障的支撑,镜湖之下压力骤强。将一直在下界徘徊的花鹿等人,碾压到了湖底。

  因为哲思裴的暴露身份,水吟月便不再纠缠四人。相反还陪同等人一起在湖底漫游。

  她很好奇眼前的这位长颈花鹿,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令哲思裴这堂堂虎族的第一长子,心甘情愿伴其左右。

  而眼下的这位花鹿,却又像没事人一样,不去争夺那湖上的影月,反倒在湖底晃悠,如同梦游...

  “哦,原来这里不是夜空,而是镜湖的水底啊。”花鹿轻抚眉心,若有所思道,“你们不觉得这空间设计很不合理吗?为何刚才上有压力下有阻力,而且力度都一样强?”

  花鹿的问题无人能答。从古至今,还从未有人问出如此奇怪刁钻的问题。

  进入空间的每支队伍每个队员,都按固定的方式去争夺那水纹影月。从未有人留有闲心,去思考这些虽然人尽皆知,但又匪夷所思的现象。

  “咦...那是什么?”五人来到湖心中央,仅见黑石错杂的深处,镶着一块毫不起眼的镜子,里面所呈现的是一轮灰暗的影月。

  “哲兄,麻烦把它打破试试。”

  “可以。”哲思裴一声叱咤,双臂浮现道道黑气,然后快如雷霆一般朝镜面砸去。

  “轰隆!”整个空间为之一撼,层层叠叠的音浪如同滚滚咆哮,惊得那上界七队,纷纷停滞不敢行进。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正当众人一头雾水,只见当空的影月突然颤动,紧接散出一阵阵令人恐怖到发指的血芒黯纹!

  “不好!空间异变了!”

  七队众人骇然失色,顿时感到那来自上方的压力,变得尤为猛烈。而且隐隐之中,藏有血腥。

  “大哥!形势不妙啊!”末队的大汉脸色煞白。影月的震荡令本就苦不堪言的他们,更是举步艰难。

  “兄弟们!听我命令!加大输出!给我上去!”汉子齿牙紧咬,硬声吼道。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空间各处。除了虎眼男子的那队,其他队伍都因调息未满,而徘徊在煎熬边缘。

  镜湖湖底。

  受踏天境中期的全力一击,乱石中央被夷为了平地。

  当尘埃落定,仅见那块本应受到重创的镜面,却依旧毫发无损地悬浮在湖底。

  哲思裴无力地垂下受震的双臂,刚才的轰击被镜面全数吸收。此刻的他是气息紊乱,全身脉续尽断,短时间内无法再凝气蓄元。

  此湖底悬境一看便知不是凡物,花鹿见后眼前一亮道,“还是让我来吧。”

  哲思裴二话不,很自觉地移身让位。令一旁的水吟月又是一阵惊讶,“莫非眼下这蒙面少年,乃踏天境巅峰的前辈?”可当她仔细辨认,不由大失所望。因为少年分明连神脉期都未到。

  花鹿探出神觉来到镜前,发觉到眼下的并不是一面普通的镜子,而是一面既能反射,又能透视的诡异魔镜!

  在魔镜的背面,似乎隐藏着另一处巨大的空间。里面有七处微不可见的光,如遥远的荧光看不真切。

  “这是镜像?”

  “不对!”

  “结合刚才的震动,以及镜中的显像。这分明是连接两处空间的空间节!”

  此时,花鹿脑中灵光乍现。按他透过魔镜看到的是那上界七队,那若破开镜面直落而下...

  岂不逆天?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