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溟 247 叶纷纷、刀剑辉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天南州,十丈红尘。

    “说是十丈,这里我看万丈也差不多了。这么大啊。”邪郎左顾右盼之间,这般嗟叹道。姬云和他几乎并肩而行,却并不说话,虽然眉目不动,但左右十丈内任何细微的动静,他都能收在眼中耳中。

    “不知道那小鬼藏去哪里了。还好苍云伤了,若他在的话,要知道这小鬼来了这种地方,一定好好修理他。”邪郎是停停走走,十分喜欢这里。

    “你不是要见识一下那个高手么?”姬云忽然在侧提醒道。

    “那种事情什么时候都好啦,这种风都软的地方,应当喝个大醉才好。”邪郎笑着说道。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软风吹过,细微的幽香入鼻。

    “这香气……”邪郎轻嗅一下,顿觉得那香气很特别。

    “一叶罗香。”那香气似乎只是碰到了姬云的鼻尖,姬云就很淡定的道出了那香的名字。

    听到姬云能说对这香的名字,邪郎略带惊讶而又认真的说道:“原来你也懂女人啊。”说完这话,邪郎哈哈大笑。

    一叶罗香,女人用的香料,这种香料极其珍稀,并非中土之物,所以即便是皇宫里的女人,能用的起的人,也是屈指可数的。

    “再不跟,人就走了!”姬云向前看了一眼,邪郎顺着他的眼睛看过去,就见一个带着面纱的红衣女子,正通过一座桥,向着远方而行。邪郎也不是吃素的,立即也判断出来,那香气就是出自那女子身上。

    二人一同尾随跟踪而上,邪郎不忘玩笑,道:“你若对她有兴趣,便是用绑的,我也帮你到底。”

    姬云听到这话。轻叹一口气,而后低声道:“之前我碰到的那个高手,身上也有淡淡的一叶罗香的香气,但那香气不是他身上的,是和他亲密接触过的人才有的。”

    “小姬……”邪郎看着姬云认真的样子,轻轻一叹。他心道姬云最近的变化挺大的,越来越像当年刚认识他的那个时候了,如同被驯化后的狼,闻到了血腥气又恢复了本来野性一样,姬云各种杀手的本能。正一样一样的恢复。

    “也许他自己还未察觉吧。”邪郎这般想着。

    两个人跟在那女子身后,那女子似乎也发觉了自己被人跟上了,脚步愈发的变快了,向着十丈红尘的深处而去,她脚步越来越快,自后竟然用上了修为,她的轻身之法十分的特别,如同醉人的舞蹈一样,顷刻间。已身在数十丈外。看到这样的身法,邪郎忍不住赞叹,道:“小姬,你在旁看着。让我跟她玩玩!”说完这话,邪郎身形一纵,踏罡斗而行游步,一道白光顷刻。他已经将那女子拦住了。

    此时,三个人已经在一片树林之中,只是还没出十丈红尘的地盘。如今季节,树叶早就落光了,遍地的枯叶。方才邪郎的身法,卷起了漫天的落叶,飘飘荡荡,煞是好看。

    “姑娘,本事不错啊!”拦住那女子的邪郎赞道。那红衣女子见邪郎竟然能瞬间冲到她前面把她拦住,她也是大惊,她立即探玉掌,一掌对着邪郎就砸了过去,邪郎手疾,瞬间避开这一掌。

    “你的眉眼,我好像在哪里见过……”邪郎有些惊讶的说着。他看不到那女子眼睛下面的部分,但单纯看眼睛,他也觉得眼前这个女子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哪里见过了。而那女子只当邪郎是登徒子在戏弄她,心下更是恼恨,出手就更快了一些。而眼见女子已经攻过来了,邪郎心说有意思,便和那女子拆起招来。

    看着邪郎和那女子在树林之中打斗,姬云却只是站着观战,并不出手。他很清楚,邪郎的修为远在那女子之上,若想赢那女子,邪郎应该不费什么劲,如今邪郎也没出全力,似是在戏弄的方式,和那女子过招。

    忽然之间,一道寒芒突入战场,姬云最先察觉,就见那寒芒直奔灵煜而去,姬云未加思索,衣摆下的长剑瞬间飞出,亦化为一道白光。

    两道寒光在半空中撞击在一起,撞击的瞬间,出剑的两个人心中都暗赞叹一声:

    高手!

    两把剑撞击之后,在空中划出两道弧线,姬云轻轻一纵,他的剑已经收在手中。而另外一把剑则飞向原本它来的方向。

    这边的变化,邪郎也注意到了,而就在他分神的功夫,那女子也得以解脱,身形一恍,已经身在数十丈外,而她的身边,也多了一个白衣男子。

    姬云看向那白衣男子,眼眸微展,来的这个人,正是他之前碰到的那个。而邪郎看向那白衣男子,恰好那白衣男子也看向他。

    “怎么是他?”两个人心中都如此想。

    邪郎已经认出来了,眼前这个白衣男子,正是自己的同门。天外儒门正宗弟子排行第五,人称潇湘浪子的沈醉!为潇湘五君子之末。而沈醉也在第一时间,认出了韩灵煜,他有些纳闷韩灵煜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当他仔细打量姬云的时候,心中明了了。

    “是那个时候……”沈醉微微阖目,想起来自己和姬云擦身而过的事。姬云能留意到沈醉的不凡,而沈醉也注意到了姬云是一个不世出的高手。

    眼见是沈醉,邪郎心中的疑团瞬间就化解了,沈醉的下落别人不清楚,他是最清楚的了。毕竟他和司徒昭可是无话不说的。当初儒门内斗,天外儒门大战,沈醉临阵脱逃,成了天外儒门的叛徒。但一切都是事出有因。儒门大战之时,沈醉的爱侣已经有了孩子,不想自己的孩子和自己一样,成为悲惨的遗腹子,沈醉选择了明哲保身,而意外的是,他的爱侣偏偏在天外儒门大战之时来寻他,结果死在了乱战之中。

    沈醉的错,掌门师兄任苍云无法原谅他,而因爱侣之死。他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师门不容,自己又触景伤情,他回不了天外儒门,只能飘零江湖,可作为师父的司徒昭,却并没有放弃他。司徒昭不想让他就这般毁了,所以就拜托自己的朋友灵山老妖,让隐狐的人收下了沈醉,但是并没有把沈醉收进明面上的三堂,而是把他送进了比较清闲的黑堂。也就是说。现在的沈醉,就是一个专门负责杀隐狐的叛徒的人。

    “这家伙修为涨的倒快。”想着之前姬云分析的顾潇是被一剑劈死的,而明显这一剑目前最有动机的,就是面前的沈醉了。邪郎心里也暗暗称奇,沈醉的修为高他清楚,但能一剑击杀顾潇,以他对沈醉的了解,这进步速度,堪称神速了。

    “这片树林之中。我不想见其他人,你们走吧,我不想在阿阮面前杀人。”沈醉眼眸一冷,说出了送客的话。

    这样一句的话。却让邪郎一怔,他想起了刚才和自己交手的那个女子的眼眸,而听沈醉提到阿阮,他心下更是一动。

    阿阮便是当年沈醉的爱侣的名字。这个女子,邪郎自然是见过的。而再看如今沈醉身边的这个女子的眉眼,竟真的是阿阮。

    “她没死?”邪郎大为惊讶。关于阿阮,他印象很深,因为当年天外儒门内斗结束之后,收敛尸体的时候,他们还是发现了阿阮的尸体的。任苍云虽然无法原谅沈醉,却也很通人情,派专人将阿阮的尸体送回阿阮的故乡埋葬。这件事邪郎记的清清楚楚,如今阿阮死而复生,这实在让他有些难以理解。

    “不对,她不是阿阮!”邪郎反应过来了。阿阮出身邪教,行事与旁人有很大差异,天外儒门的人,几乎没人看她顺眼,而唯独邪郎,因为行事带着几分邪气,倒也能和阿阮说上几句话。而如今相逢不识,岂不是怪了。且阿阮的修为路数,邪郎也是清楚的,人什么都可以变,而只有修为,不是那么容易就转变的。

    “我不想说第二次!”沈醉见邪郎没动,而姬云也站着,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他的话,把沉思的邪郎拉了回来,邪郎冷眼看着沈醉,高声道:“沈醉,你我虽是同门,可是说实话咱们没什么交情可言,是两个世界的人。但好歹同门一场,昭兄也心疼你,所以我提醒你,你身边的那个女子,并不是阿阮,真的阿阮早就死了,在师门的时候,师父就夸你最聪明,你可别被人给骗了,利用了!”

    “住口!”那女子还没怎样,沈醉却发怒了,一声龙吟,沈醉竟然已经提剑在手,剑指邪郎。

    “哼,想打架?我会怕你?”邪郎傲然道。他侧目看了一眼已经迈出一步的姬云,道:“今天是儒门内部的切磋,不用小姬你出手,让我来打醒这个糊涂虫!”说完这话,他也抽出无纵刀来,刀指向沈醉道:“潇湘五君子是么,今天就让我来折一折你们的锐气!”话说完,邪郎身化白光,已经疾冲而上,而沈醉眼眸一寒,身影一闪,也已经挥剑而攻。

    同门子弟,刀剑相向,这大概是司徒昭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二人同是儒门弟子,所用外功,当然多数都是自创,而自创的武学,自然和各自的性格,有着莫大的关系。邪郎的刀法,凶狠,骄狂,不可一世。刀法之中,透露着他独有的邪戾之气,让人难以捉摸他下一招究竟是什么。而沈醉的剑法,优雅,沉静,天下无双。将观赏性和实用性完美的结合,既是好看又厉害。两个风格完全不同的人,打在一起,却也是分外的精彩。

    打了十几招以后,两个人错身而过,再回首,邪郎面露冷笑,道:“沈醉,你不会只有这么点本事吧!”说话时,刀锋一展,刀身之上映照邪郎认真的眼眸。他深吸一口气,再度斗上沈醉。

    面对沈醉,邪郎内心还是有些惊奇的,他经过侠冢的试炼,自身实力提高了一大截,并且还打伤了苍云,他面对沈醉还是很有信心赢下来的,可是真的交手,他发觉沈醉的修为,远超出自己的想象,虽然刀剑之争他并未落下风,可是邪郎清楚,沈醉还没有拿出厉害的东西出来。

    枯叶纷纷。刀剑寒芒,在这树林之中,二人一时间,竟能打的难解难分。最终是沈醉烦了,身影一闪,而后就听得树林之中,忽然就有了琴声,就见在一颗大树下,一个白衣男子抚琴,正是沈醉。邪郎正准备扑过去的时候。却发现沈醉已经提剑攻了过来。而那树下的弹琴之人,却丝毫未动。

    “虚影迷离?终于肯认真了么?”灵煜冷声说道,就见沈醉手中剑轻轻一挥,剑风骤起,卷起片片枯叶,而因他元功所致,就见那片片枯叶,化为片片冰霜,铺天盖地的的席卷而上。便如浓云翻滚一样,直接扑向灵煜。

    “雕虫小技!”邪郎完全不当回事,手中长刀一挥,竟然不闪不避。选择了别人看来,最差的策略:

    正面突击!

    就见邪郎无纵刀狂舞,与那“浓云”撞击在一起,两者相比。邪郎太过渺小了,可他这渺小之物,却硬顶着那无尽的冰霜之叶。勇猛突进。刀光闪闪,配合邪郎的呼喝之声,让观战之人心中都浮现出一句话。

    邪郎之名不负!

    邪郎越突进,那冰霜叶子的压力就越大。邪郎的耳朵也极为管用,便听得周遭那琴音已经有了变化,便如水滴落在石头上一样,滴答滴答之声一般。邪郎眼角余光扫过,就见每一个声音响起,那弹琴的沈醉,便多了一个,不过转瞬间,抚琴之人竟然已有十余人之多,虽然他们还没发起攻击,但邪郎知道其中厉害,也知道自己所处的危境。便见邪郎轻轻一纵,向后退去十丈,而就在这瞬间,元功也同时催动。

    天地归元?八荒阳炎!

    霎时之间,就见以邪郎为中心,一团真气所引发的爆裂火焰,向着四面八方爆发而出,比之邪郎之前的地火伏龙击,和天火凤还巢来说,这一招威力更大,范围也更广。

    冰与火的对抗冲击,看上去势均力敌,不断的有叶子被邪郎的火给烧掉外面的那一层冰霜,而没等叶子被烧掉,瞬间又被后面的真气再度冻结。

    “还没完呢!”邪郎一声呼喝,便见他左手提刀,右手掐诀,一瞬间,令人咋舌的一幕出现,就见邪郎竟然化身出十余个灵煜,向着四面八方分散出去。这一手一出现,沈醉还有姬云,都是大吃一惊。因为他们的印象里,邪郎已经用了绝招,是不可能再有真气使用其他招数的,而且看样子他的这一招威力不小。

    “当”的一声,沈醉一剑横扫,与扑到他面前的邪郎刀剑对撞,可就在对撞之后,邪郎便消失了。

    “幻影!”沈醉一惊。而就在同一时刻,沈醉那些还没有发挥作用的幻身的面前,也都出现了邪郎的身影,沈醉见状,眉头一皱。袍袖一挥,幻影尽消,回头强力一剑,再度卷起枯叶无数。

    “这种招数能赢得了我么?”邪郎挥刀迎击,而沈醉这一招明显是为了离开的虚晃之招,待得枯叶散去,沈醉和那个红衣女子,已经消失了。

    “哼,苍云现在都不是我的对手,更不要说你了!”邪郎看着沈醉退去的方向大声嘲讽道。他打算起身去追,却发现姬云拦在了他的面前。

    “小姬,你做什么?”邪郎不解的问道。

    姬云回头看看,道:“他只是不想和你打了,并不是怕了你,他还没出全力。”

    “你怎么知道他没出全力?”邪郎有些不开心。姬云平静的说道:“以刚才他展露的实力,不足以一剑杀掉顾潇。”

    听得姬云这般说,邪郎缓缓将刀还鞘,同时道:“当年,天外儒门人丁齐全的时候,我最讨厌的人除了苍云就是他了,哼,眼高于顶,便是谁都不放在眼里。”

    姬云闻言,认真道:“他的剑法的确很特殊,精益求精,为我生平所仅见。”

    听到这话,邪郎火了,道:“喂,你哪边的?不出手帮我就算了,还替他说话。”

    姬云闻言,冷声道:“同门切磋,我怎么插手?”一句话,噎的邪郎没话,毕竟是他先说的不让姬云出手。

    姬云想了想,又道:“我看你修为大进,比以前厉害多了。”

    邪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对姬云道:“这事以后和你慢说,对了,你们隐狐还提供精神抚慰的么?”

    “什么?”姬云听不懂邪郎这没来由的话。邪郎闻言一拍脑袋,道:“对了,你不知道这里面的事。”而后邪郎便将司徒昭如何把沈醉安顿进隐狐的事,和姬云说清楚了。说完之后,邪郎笑道:“我之前的意思就是说,这沈醉精神受过创伤,似他这样的高手,你们隐狐会派女人来安抚他么?”

    听到邪郎这混账话,姬云眉头一皱,认真道:“无稽之谈!”

    邪郎见状哈哈一笑,但笑过之后,还是面露认真之色,道:“如果不是你们隐狐的安排,那这事情可就有意思了,回头得赶快通知昭兄,他放养的私生子要被人拐跑了。”邪郎说的是玩笑话,心里却十分清楚,如果有人想借沈醉情殇,行利用之实,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毕竟这江湖上,能一剑劈死顾潇的人可没几个,若沈醉这口剑真的开始饮血的话,怕是会带来不知道多少的腥风血雨,而间接的,也会给天外儒门带来一大堆想不到的麻烦。

    邪郎越想越觉得可能要出问题,便想直接回天外儒门,和司徒昭说这件事。可他忽然又想起了尘寰,对身边的姬云道:“咱们先去看看那小鬼,正好你也有事要找他,之后我再回天外儒门好了。”(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