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为什么神识对她无效?”仇九向朱雀传音道。

    而朱雀却是抱以茫然的回道:“我也不知道。”

    是的,她也不知道。

    那无孔不入,探知一切的神识却无法探测到眼前的这个女人。

    她就像空气一样,无形无相,无人注意,却又无所不在。

    面对这样的一个女人,又该怎么出手?

    这时,却听朱雀传音道:“我来拦住她,你去魔渊!”

    仇九一愣:“不是我小看你的实力,我们联手还没有五成的胜算呢,留你一人在这里我不放心。”

    朱雀道:“我是朱雀,永生不死的存在,这女人打败打伤我容易,想要杀我,连大魔神都没有这个实力,更不要说她了。快去,若是让大魔神得到了虚数宫,那一切就真的晚了!”

    确实有传说,朱雀是不死不灭的存在,而仇九也亲身体验过涅槃之火带来的效果,对朱雀所说的不免信了几分。但是那剩余的几分仍是持着怀疑的态度。

    看着仇九不动,朱雀顿时怒道:“你是觉得我在说谎吗?”

    被朱雀那突然发怒的样子吓了一跳,加上仇九随朱雀修行时,可吃过好大的亏,知道眼前这位俏丽佳人生起气来,可是真的神魔皆杀,不讲半点情面的。是以连忙点点头,朝着魔渊方向飞去。

    那雪含烟看着仇九绕路想要避开自己,不由微微皱眉,妙手伸出,对着仇九正要招动,却见朱雀身形一闪,焰火冲天,将雪含烟瞬间笼罩在了其中。

    却见仇九猛的一加速,从战场上迅速脱离。

    神识之中,朱雀像动了真怒般,全力以赴的对着那团焰火不住发劲,紫色烈焰令身在远处的仇九也感觉到其恐怖的威力。

    当下对朱雀所说的再无怀疑,加快速度离开。

    魔渊之地,叶真璧正半跪于大魔神的身前。

    对于身前那个全身笼罩于黑色长袍中的男子,叶真璧虽然对他的身份进行了多次的猜测,但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会是传说中的魔界之主,天下两大神明之一的大魔神,元袓天魔。

    当然,也多亏他是元祖天魔,自己才能从他身上得到那么多的好处。先是掌握了叶家的实权,彻底肃清了叶家的内部分歧。然后又在极龙岛上进行了元神换体,拥有了这个不死之躯。

    只要等这次的任务完成,一回到神州,那自己就是真正的天下第一高手!

    只是,这个大魔神还在等什么?

    自己在他面前已经跪了一个多小时了,可他却丝毫没有叫自己起来的意思。这是怎么回事?

    叶真璧才不相信大魔神喜欢看他跪着,对于这个统治魔界不知道多少岁月的超级大神来说,叶真璧在他眼里和一只蝼蚁的唯一分别是,他这只蝼蚁还有那么一点点用处。

    这时,叶真璧却听自己身后的魔神侍卫对大魔神恭敬的说道:“主人,他来了。”

    这时,沉默的大魔神终于开口了:“让他进来吧。”

    叶真璧顿时一头雾水,大魔神竟然还召见了其他人?那个人会是谁?

    答案很快便被揭晓,进来的人,竟然是仇九!

    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叶真璧,仇九抬起头来看着被笼罩在神秘中的大魔神,开口道:“我还以为要见你得一路打进来,想不到你倒是一个很客气的人。”

    大魔神沉声不语,那位带着仇九进来的魔神侍卫已经勃然大怒:“敢对大魔神不敬,受死!”

    他的剑瞬间便已出鞘,但见剑光一闪,他的剑就要落下之时,却听大魔神开口道:“你很自信,为什么?”

    大魔神一开口,那柄剑自然不能再落下。

    大魔神要问的人,肯定不能让他死掉。

    仇九淡淡一笑:“没什么。”

    大魔神道:“你来,是因为他。你自信,是因为你知道你不可能活着出去,所以坦然以对吗?”

    仇九道:“我不是疯子,更没想过那么早就死,我敢来,自然就有走的办法。”

    “有意思。”大魔神道:“很多年没人敢和我这么说话了,而唯一能和我平起平坐的那个人,又躲了起来不敢见我。没个能说话的人,可真是寂寞呀。”

    仇九一笑不语。

    大魔神道:“那四个小家伙在外面打成一团,你怎么看?”

    仇九道:“各为其主罢了。”

    虽然看不见大魔神的表情,但是仇九还是能感觉到大魔神微微的点了点头。

    这时,却听大魔神又问道:“你呢?我看得出来,你对拯救世界之类的事情并不感兴趣。而且,你是个聪明人,你应该知道有我在,你是不可能杀得了任何人的。但是你却来了这里,为什么?或者说,你在追求什么?”

    “要是我说,我真的是来杀人的,你信不信?”仇九的目光落到了叶真璧的身上:“父仇不共戴天,有些事情,我总是要亲手了解才能安心。”

    大魔神道:“不可能,叶真璧对我来说还有很大的用处,你杀不了他。”

    仇九道:“不试试又怎么能知道呢。”

    大魔神突然一笑,说道:“年青人,有信心是件好事。但是,过份的自信可就要吃亏了。”

    仇九微微一笑,身形突然动了,但见刀光一闪,他的千军已经砍在了叶真璧的身上。而叶真璧却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被一刀两段。

    事情发生的太容易,连仇九自己都不敢相信了。

    这时,却见叶真璧的身形渐渐变淡,最后消失不见。

    仇九一愣,收刀正要看时,却见叶真璧的身形再次出现,仍是原来的位置,原来的半跪姿势,一点都没有改变。

    大魔神道:“我说过,你杀不了他。”

    “这是怎么回事?”仇九皱起了眉头。

    大魔神道:“很简单,他的人并不在这里,你看到的只是一种映象。若是假像也能被杀死,那就太可笑了。”

    仇九猛的捏紧了拳头,问道:“他在哪里?!”

    大魔神道:“我不会告诉你的。”

    仇九转过身便要走,这时却听大魔神道:“我说过让你走了吗?”

    仇九身形一滞,问道:“怎么,你要杀我?”

    大魔神道:“我倒是不想杀你,因为你活着比死了有价值。”

    仇九转过身来,看着大魔神。

    大魔神道:“你不奇怪吗?为什么你能一路无阻的进来。”

    仇九未说话,却听大魔神道:“那是因为我想要见见你。”

    “见我?”仇九不由的一愣。

    大魔神道:“因为我与鸿均就要消失了,而这个世界上,唯一能继承我们宿命的人,便是你。”

    “我?”仇九愣住了。

    大魔神突然大笑起来:“不错,就是你。”

    仇九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却听大魔神道:“你觉得‘造神计划’是怎么出现的?”

    仇九被大魔神一提及,顿时瞪圆了眼睛:“难道是你的手笔?!”

    大魔神笑道:“不,是我与鸿均两个人设计出来的。”

    “为什么?”仇九问道:“难道你也在追求什么人人平等?”

    大魔神道:“对于这么无聊的事情,我没兴趣。我只是对这个世界厌倦了,而巧的是,鸿均也对这个世界厌烦了。所以,我们设计出了造神计划,我们要造出一个神来代替我们。”

    仇九道:“我没明白。”

    大魔神道:“很简单,我与鸿均是这个世界的平衡点,一阴一阳。如果世界没有了我与鸿均,那世界就会崩溃。按我的性格,我是想甩手就走的,但是没有鸿均的帮助,以我自己的实力根本无法脱离这个世界的束缚。所以,我与鸿均不得不造出一个神来,分别代替我们。这样,我们才可以解脱出去。”

    仇九奇道:“所以你们造就了我?”

    大魔神道:“不错,我们造就了你,还有那个和你完全相反的灵魂。”

    仇九一愣:“另一个灵魂?”

    大魔神道:“不错,另一个从一出生就被痛苦、绝望包围的灵魂,他现在就在你的体内。那是用来代替我位置的极阴灵魂,虽然出现不明显,但是终有一天,他会从你的身上脱离出来。”

    仇九道:“那是什么意思?”

    大魔神道:“你自己慢慢体会吧,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已经传下命令,凡是我的属下,以后都将尽归于你统率,由于我的离开,魔界将会变得不稳定,只有你在魔界,魔界才会维持住平衡,所以,在你的极阴灵魂脱离出来之前,你是不能离开魔界的。”

    仇九道:“魔界存在与否,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需要知道叶真璧的下落!”

    大魔神哈哈大笑道:“我突然发现,你现在的这个灵魂比那个极阴灵魂更对我的胃口,我死后,管他血海滔天,这才是魔呀,哈哈,好好。你要离开就离开吧,魔界与神界就是阴与阳,人界就是在阴与阳之间调和的一界。若是魔界一毁,你觉得另外两界还会存在吗?”

    “不过,没关系,你是神体,永生不死的,只不过,我不知道你关心的那些人有没有这个运气了,你自己考虑吧,如果是我,我倒希望你在我离开之后,马上就毁掉魔界,魔嘛,就应该无法无天!”

    话音刚落,便见大魔神身形渐渐消失,原来他也只是一个残象。

    仇九额头上的青筋一下子暴了起来……

    (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