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云山脉之后,又是连绵不断的山脉,穿过这山脉之后,才是赵国的境内。

    在其中一座山中,陈羽自己开辟了一座洞府,进去之后立马盘腿坐下,开始感悟体内的灵气来,他有感觉,吸收掉李邪的生机之后,自己随时都要突破到凝气六层。

    凝气六层对陈羽的吸引力来说,不可谓不大,凝气三层能够御剑飞行,且消耗的灵气非常多,只有凝气六层才能够不用飞剑,那才叫真正的飞,这是陈羽向往许久的。

    然后就是李邪的储物袋了,储物袋李邪的气息已经消散,等陈羽打开之后,也不由得感慨一句,这李邪的奢侈与富裕,几十颗聚灵丹,三颗二品止血丹,与一颗三品精气丹。

    随后引起陈羽注意的是两块玉简,陈羽拿来灵识一看之后猛然大喜,里面是李邪的两个功法,分别是“三千剑阵”与“化命功”。

    三千剑阵,操纵飞剑对敌人进行攻击,最巅峰的时候甚至可以操纵三万把,设想一下三万把九品、乃至仙品的飞剑对敌人进行攻击,那能造成多大的伤害?想想陈羽就异常激动,只是三十、三百、三千、三万,也是要靠着本身的修为的为基础的。

    之后的化命功就有点歹毒了,这也是当初李邪以自己的寿命为代价,才施展出的。

    在陈羽闭关的时间里,赵国发生许多大事,特别是赵国在得知紫道派为玄天宗所灭,其余两个门派也相继臣服之后,又出现了赵国唯一一个元婴修士玄运子,其声势顿时大震。

    在第二个月中,赵国国君派遣使者前往玄天宗,等他回到国都的时候,赵国顿时整军朝着邻国发起战争,势如破竹,一直到邻国内地,出现了三个结丹后期的修士,才令赵国损失惨重。

    而就是在这个时候,玄运子出现,以一己之力,连杀敌国的三名结丹修士,更是直接攻入帝都,其国君终于选择臣服于赵国,带领大臣出了国都,并且交出玉玺。

    慢慢过去了三个月,这日在离五云山脉不远的一处小山脉中,周围的灵气突然杂乱的起来,随后便被中间一处不起眼的山洞里全部吸收,一声惊喜的声音随后从里面传了出来。

    冲出山洞,陈羽这次没有依靠飞剑,便已经身在半空,丹田内的灵气,也足足多了一倍。

    “赵国,王家……”陈羽看着赵国的方向,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灵气运转,便瞬间朝着赵国国都的方向飞去,一路上的凡人只是感觉自己面前刮过了一阵轻风。

    半个时辰之后,在赵国国都之外的西城门处,陈羽看着眼前厚厚的城墙,离去紫道派三个月,自己修为更是达到了凝气六层,此次回来,不免感慨良多。

    但是更多的,是仇恨,仿佛无时无刻陈羽不在想着为师傅报仇,其修仙的信念,更是为了报仇而修,否则没有这个毅力的话,陈羽万万达不到七个月修炼至凝气六层的高度。

    “听说皇城军昨日攻入了邻国国都……”

    “好像当时还发生了仙人斗法,连续摧毁了好几座城池……”

    “仙人,我也想成为仙人啊,来无影去无踪,神通广大……”

    听着周围的人议论,陈羽挑了下眉头,然后跟着其他百姓朝着城门内的方向走去。

    赵国都城,不可能没有没有修士驻守,仅凭着刚刚陈羽落下的刹那之间,便有三道灵识扫过,其修为,最低都是凝气八层,现在陈羽能不招惹,就尽量不去招惹。

    “你,站住,是做什么的?”其中一个城卫兵突然拦着了陈羽。

    陈羽听着,便冷漠的回答道:“投奔亲戚。”

    “投亲?”那人神色复杂的看了陈羽一眼,手中长枪顿时一抖,突然大声对着陈羽喝道:“我现在怀疑你是外敌奸细,来人,把他抓住,然后送往大牢审问!”

    这城卫兵话音刚落,从城门之内,立马冲出了三十多个士兵将陈羽团团包围。

    本不想太过招摇的陈羽这才发现,自己在山洞里闭关三个多月,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烂,一头长发非常散乱的披在肩头,也难怪会被城卫兵误认为是敌国的奸细。

    想通了这点,没办法,陈羽只能运转灵气,朝着城内冲去。

    那些城卫兵刚准备对眼前的敌国奸细进行逮捕的时候,突然眼前刮过一阵罡风,再等回过神来看的时候,此时眼前哪还有半个人影?

    “刚刚那是仙人?”之前拦着陈羽的城卫兵瞪大的眼睛,突然之间感觉后背已经完全湿透,颤抖着声音说道:“我刚才,竟然在对一个仙人出手……”

    仙人,在任何一个凡人国家都会受到极其浓厚了欢迎,更是对其开设了不少特殊的权利,比如进城不必遭受检查,任何酒楼饭馆客栈只要证明自己接待了一个仙人,其所有费用都可以去城主府索要,等等。

    进了城门之后,陈羽首先找了一间客栈,等到了夜晚之后这才潜伏而出,朝着记忆中王府所在的方向飞去,更是强忍心中的怒意。

    此时的王家到处都是张灯结彩,阵阵喜庆的奏乐声此彼起伏,墙上、房屋上到处挂着一个大大的囍字,院中大堂里更是各种笑声。

    陈羽看着这一切,对于王府不甚熟悉的他立马找了一个送菜的丫鬟,灵气转动,那丫鬟眼神瞬间迷离了起来:“说,你们少爷在什么地方?”

    “今天是少爷娶第十三房小妾的日子,此时他正在喝酒。”那丫鬟如是说。

    第十三房小妾?陈羽心中顿时冷哼一声,再次问出王家老大所在的地方之后,陈羽便慢慢的潜伏而去,直到陈羽走远,那丫鬟才回过神来,连忙端着菜肴朝大堂跑去。

    西苑,一个房间当中,一个身穿喜服的女子被绑坐在床上,嘴巴也被白布囊住,发出阵阵发出阵阵哽咽的声音,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充满了无尽的哀愁……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