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诺转身背对着他,然后赶紧往岸边走,好不容易才爬上岸,累的气喘吁吁,本来想要逃跑的,结果这刚刚执行到一半,就被江逸琛给逮住了,好真实最失败的一次逃跑计划,该死的,这个男人难道还是神仙不成,居然还会神机妙算,就这么算准了,然后在这里等着她。

    唐诺这次识相多了,自己被逮个正着,二话不说的直接回去了,逃跑失败,只有下次在想别的计划了,或者等江逸琛出去以后,自己在逃跑。

    因为不太确定江逸琛什么时候会出去,所以唐诺在房间里面过两个小时就给江逸琛打一个电话,只要外面有手机铃声响起,那就证明江逸琛还在。

    唐诺在房间里面一直等啊等,等的就是江逸琛能够出门,可是结果……电话一个接着一个的打出去,外面的手机一直都在。

    她愤愤咬牙,最后给夏暖发求救信息,说自己被江逸琛给囚禁起来了。

    夏暖在看到信息的时候也是十分的气氛,江逸琛怎么可以随便囚禁人呢?他这是凭什么?

    为了能把唐诺从江逸琛的手里给解救出来,夏暖还去报警然后坐着警察叔叔的车一起到唐诺给她发的位置的,到了以后给唐诺打了电话,根据唐诺的提示,准确无误的找到了江家。

    夏暖去呯呯的敲门,结果敲了半天都不见有人来开门,这……江逸琛该不会是不在家的吧,可是电话里面唐诺说的是,江逸琛是在家的啊,以为是江逸琛故意不开门,她在门外狠狠的踹门,结果门板一点都没事,反而是她的脚,被踹疼的踹不上气来了。

    不知道江逸琛在不在家,她拿出手机给唐诺打电话,电话很快接起,她直接问江逸琛是不是不在家,敲门半天没有任何的反应。

    不可能,明显的不可能啊,江逸琛的电话都在外面响,怎么可能不在家,会不会是在书房开会?或者是在……在睡觉。

    唐诺挂断电话以后,在给江逸琛打电话,可是电话响了好久,却迟迟不见有人接起,江逸琛该不会是把手机放在家里,自己出去了吧。

    她去夏暖打电话,说江逸琛可能不在家,让她直接找人把门干脆砸了,待会江逸琛回来的时候,自己早跑没人影了,就算他要乖起来也责怪不了她,因为门也不是她亲自动手砸的。

    唐诺挂完电话以后,就直接房间里面等着夏暖来救自己了,可是这等啊等,一直等了好久,都不见外面有动作。

    夏暖这是怎么搞的?她都在这里等了好久了,怎么还不见外面有任何的动静,难道说,夏暖这是在外面已经睡着了不成?

    为了证明一下夏暖是不是真的睡着了,她又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电话响了两声不到就被接起,电话里,唐诺还没开口,就听电话里面的人道:“唐诺,我可能不能去解救你了,我在门口正好遇上江逸琛了,本来我是连警察都带来了的,可是谁知,那群警察在看到江逸琛以后,自己找借口溜了,我一介女流,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所以我就先离开了。”

    唐诺一听到她说自己已经走了,立马气的咬牙切齿,她……这都到门口了,她怎么可以说走就这样走了呢?她还真就这样把她丢在这里走了啊?

    “喂,夏暖,你这个没良心的,你是不是打算抛弃我,自己跑路了?”唐诺在电话里面骂她,夏暖就算听见了,也没则,她只是一个女人,不可能说,去和江逸琛PK吧,她一个女人,怎么把她给揪出来啊,况且江逸琛也向她保证了,绝对不会伤害唐诺一丝一毫。

    她都那样保证了,夏暖也不好说什么,还有一点,唐诺没有告诉夏暖,唐诺和江逸琛居然已经是夫妻关系了,身为好朋友的人,她居然都没告诉她,所以在三考虑下,她识趣的走了,口口声声说是什么好朋友,结果居然和她玩隐婚,隐婚就算了,居然连她都不告诉。

    唐诺现在是翅膀硬了,有什么事情也敢瞒着她了,她现在就是有情绪了,要不是看在唐诺现在还处在被惩罚的份上,她早就跑去和她撕了。

    夏暖挂了电话,想了想,好几天没有去游泳馆学游泳了,有点想了,她想的当然不是游泳馆,而是游泳馆里面那个教她游泳的小帅哥教练。

    长得细皮嫩肉的,看着都能掐出水来,可是吧,她毕竟是女孩子,要矜持,所以一直都没有主动出手,没有主动出手,可不能代表她不会出手,偶尔揩油调戏一下啥的,还是可以有的。

    唐诺就这样某个重色轻友的家伙给无情的抛弃了,满心的泪水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不怪别人,要怪的话,也只能怪她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

    江逸琛既然要关她,那她就绝食,绝食是她唯一可以反抗的东西了,某人威胁她体力运动也没用,运动就运动,反正又不是没有运动过,心一横,她也就不矫情了,江逸琛想拿这个来威胁她,没门。

    所以,在江逸琛给她送晚餐来的时候,唐诺连看都没看一眼,直接端着东西走到垃圾桶,啪的一声直接倒进垃圾桶里了,全程都没有掀开眼皮看一眼江逸琛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倒完东西,她吧盘子丢在旁边,手环在胸前,抬着自己的下巴看着他:“江逸琛,你要是不放我出去,我宁愿在这里饿死。”反正你把我饿死了,倒时候人家查起来看你怎么交代。

    江逸琛看着她,把她眼里小计谋尽收眼底,唇角浅浅勾起一抹笑,突然道:“反正你那么胖,一两顿也饿不死,不吃算了。”

    江逸琛就撂下这么两句话,然后离开了,也不管唐诺是怎么样的态度和表情,就这么咔嚓一声关上了门。

    唐诺愣了两秒,冲上去的时候门已经重新关上,唐诺扒在门上叫着江逸琛的名字,可是男人直接当做没有听见,不与任何的回应。

    结果唐诺饿着肚子在床上一夜无眠,江逸琛那个混蛋,没良心的,居然真的不给她吃的,害她饿了一晚上,睡不着觉。

    唐诺不甘心,突然想到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就算自己被关在这里,也要好好的气气江逸琛这个混蛋。

    因为没有外援的帮助,所以她被逼无奈之下,只好找夏暖帮忙了,改天她一定要出去多交朋友,这样就不用求着夏暖帮她了。

    因为不好意思直接打电话,她就直接发短信过去,至于夏暖会不会理她,她就不知道了。

    然后唐诺就一直在等啊等,等了近一个小时的时候,某人才回了她一条短信,只有简短的三个字“知道了”。然后就把唐诺给打发了。

    她明明都发了好大一串短信给她的,结果……夏暖就只给她回了简短的三个字,也没有给她说会怎么怎么样,然后怎么怎么做。

    夏暖直接给潇腾打电话,然后把唐诺交给她的事情全部转交给潇腾去做,恐怕也只有那个富二代才能达到唐诺想要的效果。

    江逸琛早上去看唐诺的时候,唐诺背着门口正在睡觉,他直接放下早餐出门,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唐诺这才睁开眼睛,手摸了摸肚子,扁扁的,好饿,昨晚没吃饭,现在都快饿晕了。

    蹭的一下从床上爬起来,准备下床,结果在看到倚靠在门板上的人时候愣了愣,江逸琛还没有走,他不是已经走了么?

    男人微笑的看着她:“怎么,饿了?”

    她又不是神仙,昨天没吃饭,到现在能不饿吗?对于某人这种态度,唐诺压根不理。

    江逸琛张嘴,刚刚想说什么,外面突然有人按门铃,他转身出门。

    唐诺看着他离去,轻哼一声,瞄了一眼桌上的早餐,十分不情愿的挪了过去。

    江逸琛下楼去开门,打开门的时候,门外是一束超级大的玫瑰花,他皱眉,还未开口,就听送花的人问道:“请问这里是唐小姐的家吗?”

    唐小姐?唐诺就是姓唐,这不指的就是唐诺吗?

    江逸琛看着面前火红的玫瑰花,犹豫了片刻才道:“是的。”

    送花的小哥在此对地址确认了一番,看了看江逸琛,疑惑道:“这花是唐小姐的,请问可以让唐小姐出来签收一下吗?”

    “她不在家。”江逸琛回答的面部红心不跳,直接表示唐诺不在。

    “请问你和唐小姐是什么关系?可以代收一下吗?”

    “我是他老公。”江逸琛微笑道。

    送花小哥愣了愣,老公?唐小姐有老公了,那别人让把这花送给唐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