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少,走着瞧》 第二百五十八章 皇帝无奈纳美人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沈可心一听,顿时傻了眼,当下扑在皇后身上,哭天喊地不依不饶,非要皇后去她宫中瞧瞧,为她姐妹做主,皇后被她哭的心烦,只好依了她,往她的沁芳宫来。

    齐昭王早已上朝去了,皇后来到沁芳宫,只见一个胖乎乎长相粗糙高高壮壮的姑娘跪在殿中,不由一愣,吩咐道:“快带那位姑娘过来,其他闲杂人等退下。”

    沈可心指了地上的丹娘说道:“母后,父皇昨夜宠幸的我那位姐妹就是她啊!”

    什么?皇后一惊,随即失笑道:“你父皇便是喝醉了酒,也不至于……”

    说到这里也不便在说下去。

    沈可心哭道:“母亲,她是花房里三代种花的花匠,她从小善良可爱,儿臣与她认识,十分喜欢她,求母亲为她主持公道。”说着向身后挥了挥手,抛了几个眼色,将丹娘带了下去。

    丹娘一早被沈可心的侍女唤来不知有什么事,此时听了她与皇后的话,听得一头雾水,但今日有幸见到皇后与小公主,实在是心中惊喜,一句话也不敢说就随那侍女一同下去了。

    沈可心便使出软磨硬泡,一哭二闹三上吊,哭天抢地,百般手段,向皇后恳求,皇后几次推脱要走,都被女儿缠住脚跟,怎么也走不脱,又被她拉着哭闹了一个上午,实在是拿她没什么办法,一时心烦意乱,又想方才那位说是什么花匠的下人长的实在是太寒碜了些,即便是自己答应了,皇帝那边也未必答应,便佯装大度地说:“这是你父皇的事情,只要你父皇愿意,母后岂有不从?”

    沈可心等的便是母后这句话,她素知父皇敬畏母后,这件事需得从母后身上下手,如今母后了话,父皇那边就好摆平多了,沈可心当下破涕为笑,向皇后磕头道谢,夸她是最为大度贤淑的好皇后。

    皇后哭笑不得,这是什么事呦?被亲生女儿拖着自己哭着喊着要给她父皇纳妃,这还是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了?还有没有考虑她母后的立场了。

    齐昭王退了朝,小女儿便在朝堂外等他。他跨出大殿,看到小女儿的身影,立时面色十分尴尬,干咳了两声,沈可心听到,忙转过身叫道:“父皇,父皇,儿臣有事找您。”

    齐邵王镇定了下,搓了搓左手大拇指上的扳指说道:“回养心殿在说吧。”

    父女二人回到养心殿,禀退了所有太监宫女,沈可心扑通一声便跪到了齐邵王面前,叫道:“父皇,你昨夜醉酒,如何会……算了,女儿知道父皇最是慷慨大度,这回被父皇有幸宠幸了的女子便是女儿的闺中密友,最好的手帕交,女儿与她相识已久,对她情分匪浅,父皇既然对她如此,便收了她做妃子吧。”

    齐邵王面色一沉,将一杯茶狠狠顿在桌上,说道:“昨夜朕喝醉了,但今日醒来嘻嘻想过,并不记得做了什么出格之事,却不知那女子如何躺在朕的床榻之策,这个朕还要问你呢,那是你的寝宫,既然让父王去睡,怎会有其他人随意进入?”

    沈可心委屈的哭道:“父王是你喝醉了,女儿原本将你安置妥当,谁知道你是不是半夜起来解手走错了房间,如今,我那闺蜜还未嫁人是个纯洁善良的好姑娘,你既然宠幸了她,若是不给她名份,叫她可以后怎么做人?”

    齐邵王烦躁的一挥袖子,将桌上的奏折挥到地上,冷冷哼了一声,却无言置辩。他素来以仁义忠孝治天下,即便在后宫之中也是洁身自好,从不随意宠幸宫女,这一次女儿口口声声说那胖乎乎的花匠女子是她的好朋友、好闺蜜,非要他给个说法,他若坚决不予,一来叫女儿没面子,二来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即便是君王,也不能行糊涂之事,他既要做明君。那么身份越是高贵,便是越要让人崇敬佩服。

    沈可心见父王脸色灰暗不明,眸中金光闪烁,知道父皇正在纠结,连忙上前说道:“父皇,此时儿臣以求过母后,母后说了,您既然做了,就要负责任,她是一宫之主,绝不会多说什么。”

    “什么?”齐邵王负手瞧着女儿,问道:“你,你跟你母后说了?你怎么可以……”

    他正要火,却猛然醒悟,自己一时做出来的出格之事,怎能向女儿怒,强压下一肚子火气,问道:“你母后果然如此说的?”

    沈可心叫道:“当然,儿臣怎敢欺瞒父皇。”

    齐邵王听了默不作声,心中正在思忖,沈可心又连忙紧追不舍,向他花言巧语劝说道:“其实我这位好朋友甚是善良,又非常单纯,她知道昨夜父皇醉酒,本是无心之失,我今早已经同她讲了,她也不敢怨恨父皇,只是她女儿清誉给父皇坏了,以后必定嫁不出去,她不祈求父皇对她有何恩宠,只是她们三代都是在花房做事,一生为奴,三代为仆,甚是辛苦,便想求个名分,以后可以有饭吃有衣穿,不必看人眼色再做奴仆,父皇若给她一个小小名分她便满意了,绝不会对父王再有任何奢望。”

    齐昭王被女儿整整软磨硬泡说了两个时辰,好几次想禀退她,可是女儿都死缠着不肯走,非要他立时就做决定,到最后涕泪交流,干脆撒娇撒痴说道:“是父皇不疼爱儿臣,侮辱了儿臣的好友,还对儿臣这等冷漠,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都不允诺儿臣,母后那里都答应了,父皇这还犹豫什么?”

    齐昭王最终被她缠得无法,便答应给了那花匠丹娘一个最小的位分,又赐了她一座小宅院,让她与沈可心比邻而居,如此终于叫女儿破涕为笑,拿了诏书放过了他高高兴兴的走了。

    那花匠丹娘还在懵懂震惊之中,不知为何便一步登天成了主子,还被封为美人,又得小公主这般厚爱,简直受宠若惊不敢相信。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