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劫在身,铁狂屠不惧任何人,机关发动,两条铁臂点向了刀皇和猪皇。

    刀皇此前在生死门误杀猪皇孙女小桐,自断右臂赎罪,看似实力大不如前,可右臂断了,争第一的执念也断了,断了执念,修为反而更进一步,断情七绝招招不离天劫战甲关节之处。

    猪皇和刀皇配合默契,创刀随心而动,刀皇动一分,他就动一分,查漏补缺,两人虽然伤不了身着天劫的铁狂屠,却让铁狂屠的行动处处受制。

    这也是铁狂屠的弱点,天劫固然威力无穷,可只是武器,不是武者,设计者最了解武器,而武者则是能够充分发挥武器的威力。

    铁狂屠的武功对于乾震之流自然是深不可测,却绝不可能对刀皇猪皇形成压制,两人的刀气伤不到铁狂屠本人,没关系,干扰你出手就行了。

    刀皇和猪皇顶在前面,玄机大师和无因师太也相继出手,旁观的武林人士见状,觉得有利可图,纷纷出手围攻。

    就如同秦寒所说,这些武林人士不过是乌合之众,干啥啥不行,拖后腿第一名,原本刀皇猪皇玄机无因四人齐上,就算打不赢铁狂屠也能打成平手,这些人加入进去,纯粹是给铁狂屠增添肉盾。

    有天劫在身,铁狂屠除了面部其余部分全部都可以不在乎,出手完全是舍身攻击,借助这些人干扰刀皇猪皇,铁狂屠疯狂的开动机关掀起杀戮。

    不得不说,无名的面子很大,绝心假借无名弟子之名引来了无数武林人士,这些人原本不想参与,可铁狂屠越杀越疯狂,完全是无差别进攻,就算想跑也跑不了。

    身为武林中人,哪能没有血气,屠刀到了头顶,反抗是死,不反抗还是死,那就拼死也不能让你舒服了。

    秦寒回到校场见到的就是这样一种奇妙的场景,最前方是一群乌合之众,不是在逃跑就是临死之前打出微不足道的一击,其后是紧追不舍的铁狂屠,天劫的机关疯狂打开,每一秒钟都能带走三五条生命。

    铁狂屠后面,是刀皇猪皇等高手,每次快要追到铁狂屠的时候,铁狂屠就发动机关抓起几个武林人士扔到后面作为肉盾。

    刀皇不在乎这些人的性命,刀气片刻不停,可玄机无因这等佛门中人不可如此,不管是真慈悲还是假装的,众目睽睽之下,绝对不能滥杀无辜。

    步天步婷打发给玄晃照看,秦寒冷眼看着铁狂屠屠戮武林人士。

    这等血腥杀戮武林人士大多没见过,秦寒却见过千百次了,在水浒世界大肆征伐,破城灭国,几十万人的大战都打过,这等小场面对于秦寒来是狗屁不是,不能掀起半分波澜。

    一连杀了一刻钟,整个校场都被鲜血染红,刀皇和猪皇体力消耗大半,玄机中了一爪,身受重伤,无因运气不好,被铁狂屠击杀,其余武林人士被击杀了八九成,余下的纷纷哀嚎跑路。

    前番救下的铁头,也被杀红了眼的铁狂屠乱爪分尸。

    铁狂屠站在尸山血海之中,看着众人惊恐的目光,狂笑道:“跪下,臣服于我,我可以饶你们性命!”

    刀皇强硬,喝道:“做梦!今日要么你杀了我,要么我杀了你,我们两个只能活一个!”

    “我老猪活了这么多年,早就活腻了,今日你杀了我,来日自会有人送你来见我,黄泉路上,我替你找个好位置。”猪皇同样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好,既然想死,我成全你们!”铁狂屠喘了几口粗气,想要发动机关杀人。

    就在刀皇准备拼死一击的时候,秦寒一个闪身站在铁狂屠身前:“无量天尊,铁狂屠,三帮七会和你有仇,你要报仇,旁人管不得,可这两位前辈和贫道一位好友有亲戚关系,不能让你杀了他们。”

    “呸!老子英雄一世,用你这个小辈救命,赶紧走!”

    刀皇没见过秦寒的武艺,不认为秦寒可以打赢铁狂屠,不想秦寒就这么死了,出口成脏,要把秦寒骂走。

    “前辈多虑了,区区天劫,奈何不得贫道,前辈和他打了这么久,没发现他的弱点么?”

    铁狂屠冷笑道:“什么弱点?老夫的天劫无坚不摧,天下无敌,黄口小儿,无知无畏。”

    “你最大的弱点就是你的武功着实一般,天劫战甲虽然厉害,可比起绝世好剑等神兵利器,也不过如此,顶多防御力强大一些,武器的厉害全在武者,凭你的武功,根本发挥不出天劫的威力。”

    话音未落,秦寒已经化为幻影,一拳打在铁狂屠身上。

    铁狂屠有天劫护体,这一拳伤不了他,可拳头的冲击力还在,秦寒这一拳的力量足够轰塌城墙,铁狂屠如何承受得住,被一拳打飞几十丈。

    秦寒纵身一跃,跳到铁狂屠身后,一记鞭腿踢在铁狂屠后腰,铁狂屠发动机关,两条铁臂如同剪刀一般,要把秦寒一刀两断。

    铁臂划过,秦寒的身影消散无踪,这不过是秦寒凭借真气造成的幻影。

    寇仲的《九阴真经》之中有“螺旋九影”身法,秦寒结合“出奇制敌势先驰”,“黑白分明奇身变”两招,创出了新的轻功身法,取名为“分身魔影”。

    可以凭空化为九个幻影,幻影和真身可以互相替换,除非武感逆天,或者有特殊的瞳术,否则万难看破秦寒的幻身。

    刀皇等人瞪大眼睛张大嘴巴看着秦寒分身百变,暴揍方才威风凛凛的铁狂屠,“叮当叮当”的打铁声五十里之内清晰可闻。

    铁狂屠想要发动机关,却分不清哪个秦寒是真,哪个秦寒是假,天劫机关再厉害,打到幻身也没有丝毫效果。

    这还是秦寒手下留情的结果,否则秦寒以十阳圣火的境界施展火云掌等至阳绝学,怕是早就把铁狂屠烧成焦炭了。

    天劫沉重,铁狂屠一番狠杀,早就已经疲惫不堪,被秦寒这般暴揍,虽然没有受伤,可关节肿痛,难以发力,再这样下去,必然会被活活累死。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