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木合也只是一时口快,想趁机找个借口打击一下陈展罢了,至于比什么他还真没仔细去想过。

    见他一直沉吟不决,番主夫妇面面相觑,心里头不禁都为陈展捏了把汗,扎木合此人诡计多端,指不定又在寻思着什么毒计害他们的外甥呢。

    这秃驴在想什么呢?莫不是要和我比谁先飞上天?陈展嘿嘿一笑:“我说国师大人,您若是没想好就慢慢想吧,或者改日在下再登门拜访,咱们再慢慢切磋。”

    没办法,这秃子故意不带上狼牙宝刀,只能亲自“登门拜访”了。

    “慢。”扎木合向四周瞟了一眼,忽然指着大殿中间的那个大鼎道:“咱们就比比谁能将它举起来,如何?”

    “哗……”

    现场一阵骚动,众人不由得在那儿窃窃私语,大国师这招够毒啊。

    张美芝顿时花容尽失,急忙拉着丈夫让他阻止扎木合这个不公平的比试,番主也觉得扎木合玩得有点过火了。

    要知道这个大鼎乃纯铁打造,重达八百斤,甭说将它举起来了,就是将它推动都有点困难,扎木合府上门客众多,不乏有勇猛之士,即便无法举起大鼎,但只要能推动大鼎便可以顺理成章地赢了这场比赛。

    原因无他,因为没有人会相信看似弱不禁风的阿展能推动这个巨大的铁鼎。

    沐韵也觉得这场比试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便想劝说陈展放弃,谁知陈展竟大言不惭地说:“没问题呀,番主正愁着这个东西锈迹斑斑,打算让在下给它挪出去晒晒呢。”

    扎木合只当他是在吹牛,哈哈笑道:“阿展神医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佩服佩服。”

    番主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他无奈地看了妻子一眼,表示自己已经尽力,张美芝也没办法了,只能在心底默默地为陈展祈祷,这大鼎举不起来倒也罢了,可不能砸到了脚,想到这儿,她悄悄朝阿灯挤眉弄眼。

    阿灯立即让人拿来一块厚厚的棉垫铺在大鼎的周围,防止不慎滑落砸到陈展的脚,大国师哈哈大笑:“阿灯,你这是做什么?莫不是怕伤了阿展神医的脚?”

    阿灯不知所措。

    “这样吧,阿展神医若真觉得为难的话,本国师也就不勉强了,您可是番主的救命恩人,伤到了您,番主和番后可是要怪罪于我的。”

    甚好!

    张美芝高兴不已,谁料陈展拿起那张棉垫扔到了一旁,撸起袖子,搓了搓双手,走到大鼎旁边,张开双臂,两只手在外径上比划了一下,众人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虽然他们都已经有了答案,但还是期待着奇迹的发生。

    大国师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嘴角抽出一到弧形,眼神充满了鄙视。

    “还是国师先来吧,我看我还得酝酿一下。”说着,陈展趴在地上做起了俯卧撑和仰卧起坐。

    大伙都看呆了,心说这小子在干什么呢,他做出这般奇怪的动作,难道是在祈求天神的保佑吗?

    我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大国师冷冷一笑:“也罢,阿展神医,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走到鼎旁,先是扎了一个马步,然后撸起袖子,双手合十咕噜噜念了一番咒语,张开怀抱正准备去和大鼎来一个亲密拥抱。

    “等一下。”话落之时,陈展已经做完了热身运动。

    “阿展神医又有何事?”

    “我想问一下,咱们比赛可有赌注?比如说,我赢了又该怎么办?”

    “哈哈哈……”

    笑声源于那些大臣和皇医,就连赛矮子也没能忍住发出咯咯的笑声。

    这小子可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他要是就此认输倒也说得过去的,没想到他居然还这般大言不惭。

    这不是笑话,而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你若赢了……”大国师哼哼一笑,“本国师不再追究你的奸细身份。”

    我去,这也可以?

    陈展道:“大国师,您也知道常人举起此鼎得耗费多大的精力和气力,甚至会要人命的,这个赌注也未免太小了吧?”

    “那你想要什么?你只管开口,只要是本国师府中有的,你随便拿去。”扎木合心里冷笑,我就是答应将整个国师府送给你,你也得有那个命去取呀。

    陈展抱拳笑道:“国师快人快语,在下佩服,在下若是赢了,只需国师送一物给我便可,国师莫要紧张,此物对国师来说不过是小物一件。”

    “何物?”

    “狼牙宝刀!”

    陈展一字一顿地说出了这四个字,扎木合并不意外,这把刀本来就是他从陈展那里抢来的,不过他从始至终就没打算将它物归原主。

    罢了,一个将死之人,由他去吧。“好,本国师答应你。”

    “谢国师。”陈展矮身抱拳,偷偷朝沐韵挤眉弄眼,不知何故,沐韵每次看到他这副表情时便情不自禁地脸红心跳。

    扎木合回到鼎旁,重复了一遍刚刚的祈祷动作,扎起马步,双手手心紧紧在鼎边,猛然发力,那只大鼎的四只脚缓缓离开了地面。

    整座大殿顿时喝彩声不断,在此之前,大家只知道大国师会占卜星相,设台求雨,却不知道他还有此等本事。

    “张小山”一个劲儿地鼓掌叫好,陈展走过去用胳膊撞了他一下,悄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张小山”听后大惊失色。

    扎木合抱着大鼎,举步维艰地在中间绕了一圈,满头的汗水顺着额头滋滋地往下流。

    所有人瞪大眼睛屏住呼吸,直到大鼎落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大地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众人悬着的那颗心也跟着那块鼎落了下来。

    番主夫妇脸色暗淡地低着头,他们不敢正视接下来即将要发生的一幕。

    “阿展神医该你了。”扎木合休息片刻后饶有兴致地回过头,却见陈展正盘腿坐在地上,拿着一支笔在一张白纸上画画,时而趴下去看那个大鼎,时而用手去量大鼎的外径和直径,然后回到原位继续“作画”。

    “这个中原蛮子在干嘛?”

    “不会是疯了吧?”

    “不知道呢,兴许是画什么符咒,求鬼神相助吧?”

    “哼,自不量力,求谁都没用。”

    (本章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