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能帮我叫一下古月同学吗?”洛云飞实在找不到借口了,曾经不可一世的红蝎在女生面前真的是显得智商有所下降。

    “哼,自己叫去。”说完薛佳凝转身进了女生宿舍。

    这都什么情况,刚刚还一副感谢的模样,转眼就变了脸,真的是搞不懂女生的想法。

    见薛佳凝进了女生宿舍,洛云飞觉得她是不会帮自己叫古月的,自己找那个丫头也不知道说什么,干脆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在洛云飞离开之后没多久,古月颠着小碎步走了出来。小脑袋左右看着,怎么没有人啊?是谁找我?

    古月左右都没有看到人嘟着小嘴又回宿舍了,洛云飞是不知道在不知不觉间被古月又记恨了一次。

    第二天上课,洛云飞跟着王小磊走到教室,王小磊拉着洛云飞说:“三哥,听说你昨天晚上跟薛女神表白失败了?”

    洛云飞嘴角抽搐了一下,就说了一句话就是表白了?洛云飞没有搭理他,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历史系的人不多,教室和高中相比也差不多大小,但是课上的人就少很多。

    来上课的是一个头花白的老头,老头很有意思,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我们学校这个系是有一点特殊的,相必你们大家都还不是很了解。历史系是我们学校的一个特色,别的医学院都没有这个系,哪怕是一些综合型院校都未必会有历史系,那我们学校为什么会有历史系呢?”

    “问了你们也不会知道,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就是我们院校缺钱了,又不能搞砸自己的专业,只能重新开设一个系别了。”

    洛云飞听了惊掉了下巴,哈?啥玩意,花钱就能上的专业?还有这种操作吗?洛云飞用胳膊肘捣了捣王小磊:“你不是说这历史系很难考的吗?”

    王小磊眨了眨眼睛说:“是很难考的呀,你是不知道这医科大学是有多难考,也就这历史系分数线低一些。”

    “那怎么人这么少?”

    “咳咳,也许你们之中有人不认同我说的话,但这就是院校最初办这历史系的初衷,但也许你们中有的人会很好奇为什么我们这个历史系在国内为什么会比较有名气,那就得归功于我们的训导主任了,没有训导主任的细心栽培,你们也不会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好了,下面我就要讲重点了,我们历史系学的东西会稍稍多一点,每年我们要考13门课程,有一门不及格,全部参加重考。”

    “什么?13科?”虽然人数不多,但是听到这个话的时候还是集体表示不能接受。

    见每个人都是怨声载道,老头笑着点点头,他早就猜到了这样的结果,但是看到洛云飞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似乎没有听见一样,老头有些好奇的点了洛云飞的名字,问道:“别的同学都很惊讶,为什么你那么的平静?”

    洛云飞起立回答道:“我是来学习的,既然要考13门课程,那就表示会学的更多,为什么要有不满的情绪呢?”

    老头觉得洛云飞很意思,说:“那有的课目我们历史系是不开的,需要和别的系一起上课,而且还要你们考的不比他们差,特别是临床医学还有生物学,你也完全没问题吗?”

    “什么,还要学医学?”下面有一个同学起身说,“老师,我们是来上历史系的,为何还要上医学的课?”

    不等老头的回答,洛云飞先说:“我完全没问题,服从命令是……是一个学生应该做的。”

    “好,好,很久没有见到你这么有意思的学生了。”老头笑的更开心了,“这节课,我就不讲课本内容了,还有一些同学还没有拿到课本,我们历史系所要学的内容几乎涵盖了本院其他系的所有科目,所以,能够从历史系毕业的,几乎都是学院的顶尖人才,现在知道从历史系毕业有多难了吧。”

    “老师,我们现在学历史有什么用?”

    老头说:“唐代李世民说过‘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历史是需要我们每一代人去铭记,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我们是主宰兴替,你说重要不重要,人总是会遗忘,很多古代人的智慧都已经被埋没在土里,而我们学院的特色专业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历史系的同学贡献不可谓不大。解读一本古书,就像是打开一所宝藏,书中自有黄金屋,很多东西都得你们自己去掘。仅仅在医学这一块,古代就有神医华佗,李时珍,扁鹊,孙思邈,张仲景,钱乙,宋慈等等名医。他们传奇的医术能有生白骨活死人的能力,至今无人相信,所以有些事迹就被当成是古人的一种夸大其词的说法,在科学上是完全站不住脚的,但是我们,就是要寻找那些不可能存在的事迹,将他变成为可能。”

    “老师你这是在吹牛吧,还生白骨活死人,现在是科学的时代,别迷信了哈。”他的话让台下的学生一阵大笑。

    老头也不生气,他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事一样,继续说道:“《冲虚经》第七章记载一篇小故事,两小儿辩日,一小儿说早晨的太阳看起来大,所以早晨的太阳近。另一个小儿说中午的太阳比较炎热,所以中午的太阳近,他们同时问当时最有学问的孔子,孔子答不上来。”

    “这个问题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解释起来不过是大气层折射的问题,但是对于当时的时代,那就是未解之谜,有些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我们也不能简单的归于迷信,只是以目前的科学还解释不了而已。而古人有很多东西,用科学都是可以验证的,只不过以现在的科学力量,有些问题还暂时解释不了罢了。”

    那个同学继续问:“那跟我们学历史有什么关系?”

    “有些事,自然是需要人去破解的,我们就是站在这谜题的最前端,需要你们去努力,就像现在人身体经脉断了,需要开刀手术来续接,手术的成功率还很低,就算成功了也没有办法恢复到当初的强度,而孙思邈的《千金翼方》却记载了如何用针灸恢复经脉,并使经脉更加强大的方法。”

    洛云飞如遭电击,沉稳如他都忍不住要站起来询问老师如何恢复经脉的方法。他颤抖的手一直无处安放。

    “可惜现在原版至今都没有找到,现在流传下来的《千金翼方》都是经过多人改编的版本,原版缺失了最重要的几页,我们现在都是根据后人的改编与猜测推理,在这方面已经有了一个重大的突破,相信这个难题如果攻克了,将会是造福世界的一件事情。”

    洛云飞最后还是没有忍住问道:“老师,现在如何才能看到这本书的原版?”

    “原版现在还真的看不到,他被你们的一个学长带出去寻找缺失的几页去了。因为他破解了《千金翼方》多章内容,为中医系,临床医学系,生物系都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学院破例同意了。”

    有个学生说:“就这样把一份国宝级的书交给一个学生?”

    老头笑着说:“原版的书可不是我们现在的书,是一册羊皮古卷,而且他现在已经被国家吸收,成为国家历史科学勘探队的一员了,所以把重要的东西交到对的人手上才能挥出更大的价值。”

    “还没毕业就进国家级勘探队,这人是谁啊?”

    老头说:“他可以说的上是近几年历史系最优秀的人才了吧,他的名字相必你们有的人也听过,他就是蒋云飞。”

    最近事情比较多,没能稳定更新是在是抱歉,还请大家多多提些宝贵的意见,评论我会一条一条看的

    (本章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