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洛宸,我曾假意放出图纸消息,月白虽盗去图纸,但是他并不在意。月白与苍家渊源颇深,极有可能他早已得到图纸,秘密建造战船,所谓盗图不过是迷惑世人,掩盖其先行之伎俩,这一点离绍寒也未必知晓。月白才学当世无双,心机谋略号称东南第一谋士,心狠手辣,腹有沟壑,有为王为相之能,他并不会屈居任何人之下。商澜国需早做准备,抢在月白之前完成战船设计已然不可能,唯有双管齐下,一方面秘密派人寻找月白造船基地所在,摧毁之;一方面商澜国加速造船,方可应对未来海战。”

    ……

    白楼中灯火微亮,楼中人笼罩在忽明忽暗之灯火中。商洛宸一人独坐于榻上,隐于黑暗脸色昏暗不明,不知在想些什么……房中地上一滩鲜血干涩,血渍旁边倒着一个白灯笼,白纸所糊,触地扎破了一块。

    隐约中商洛宸的目光一直注视着白灯笼……京国侯府外的白灯笼,也许从挂上开始,你便设了一个局。

    一盏白灯笼,不是为了告诉世人,京国侯生或死,而是传递一个讯息给离绍寒,月白,苍家人……甚至给我……

    京国侯府外高挂白灯笼,意味着京国侯已死!所以,你便是算准了,只有再换一个身份才能活下去……平阳侯府外束手就擒是真,死牢中受刑是真,从断指开始,一切便都是假象了。

    被擒受刑,以身试法,使得皇上对你我决裂之事信以为真,利用帝王疑心,皇上对我的忌惮,平衡朝臣之心,你料定皇上会将你收为己用,借你之手制衡我的权力。一枚假断指暗藏结盟之意,你又算准我权衡利弊定会与你联手。皇上将你许配于我,不过是念及你我断交,让你做我身边谍者……于皇上是假结盟,于我呢?有几分真?

    环环相扣,步步为营,白灯笼暗藏“生死自由转换”之寓意,当真令人骇然。从你归来,京国侯府白灯笼高挂之日起,广陵城中的一皆在你棋盘之上了……这一次,你将自己设计为盘中棋子。

    江忆雨,你我之间,知遇之恩,救命之情,信任之谊,终将被你一点一点算计消耗殆尽……若是有一,你我刀兵相向,成为仇敌……这便是你想要的吗?难道你活着只是为了复仇,一切都可以不管不顾?

    浓重的叹息亦无法表露心中潺潺冷意,还有失望……一次一次选择相信,哪怕擒她入狱,仅是为了避过此时锋芒,聂风早已布好万全之策,必让她全身而退。不曾想,她早已算计好所有事情……

    明亮的烛光照亮了诺大的房间,精致嫁衣,鲜红如血。时间仓促,商洛宸还是想尽一切办法做出了与众不同的嫁衣,而非皇宫中御衣坊随意挑选之物。

    “呵呵……”

    泪水在自嘲声中,滴滴垂落……

    “对不起……”

    对不起,商洛宸!

    江忆雨颓然无力倚靠在墙边瘫坐在地上,眼神中没有一丝一毫光彩……

    铁链松动的声音将她唤醒,四肢滴着血,昌临水不知何时离开了死牢,她睁开弥漫着血雾的眼睛,看到了金龙白靴……

    “江忆雨,你想死吗?”

    “不想……”

    “朕给你一个机会”

    再度昏厥,她听到了混乱的脚步声,好像有很多人进入死牢,她仿佛置身于轻柔棉絮之上,耳边一直有人再,

    “从今以后,你就是朕的谍者,潜伏于摄政王身边,随时汇报摄政王行踪”

    那时她好像笑了,笑这帝王君臣之间脆弱的信任……直到一颗药丸进入口中……

    “江忆雨,你若想活着,就好好替朕办事,否则没有朕的解药,你只有一死!”

    死牢终于清静了,待她清醒过来,身上的伤口上药包扎,那混乱之声,大概是御医们脚步声,想来出了死牢他们也活不成了吧……或许他们根本走不出死牢。

    商洛宸,商澜国朝堂并非表面看起来这般干净!包括你所忠心的皇上,他终有长大的一……

    我们都被这个孩子骗了……我若告诉你真相,你会相信吗?他毕竟是你用生命守护的君王……

    夜难眠,等待明日婚礼不仅二人而已。广陵城外的道路上,出现一队人马,他们快马加鞭向广陵城中而来……广陵城内各处暗门巷道内,正在进行着一场血腥屠杀……今夜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

    皇宫中一片寂静,因为皇上下旨一切从简,近来诸事繁多,是以宫中并不热闹,反而很是安静。

    守夜的太监还未换班,有点儿瞌睡儿,身边一阵冷风,打了个激灵了,环顾四周,花园里花草晃动,想来是夜里风凉,继续低头犯困……脖间冰寒冷意,来不及发声,血溅眼前,瞪大眼睛倒地……

    姬瑶宫主人姬太后甚爱香料,姬瑶宫中香气浓郁,潜入之人皱眉,显然闻不惯这香料。姬太后早已就寝,只是姬瑶宫空落落的,竟看不到任何一个宫女伺候之人,面纱之下红唇轻勾……

    “姬瑶,出来吧”

    “哈哈哈……”

    空旷的宫殿中响起妖媚的笑声,屏风后姬太后白纱裹身,婀娜多姿的身形完美勾勒,青丝挟面,一双美丽妖魅的双眼,尖尖的下巴,轻薄粉唇,一步一步走出内殿……

    “哀家还以为家主会派个俊秀男儿来呢,原来是幽然侄女啊……”

    姬太后娇笑阵阵,苍幽然黑色夜行衣,白纱遮面,遮住了玲珑身段,绝世容颜,她看姬瑶眼中是无尽厌恶。

    “姬瑶,这么多年了,皇帝活得好好的,商澜国根基稳固,你还有什么话?”

    “呵呵,幽然侄女……何必这么认真呢……多年不见,幽然侄女还是不愿唤声‘姑姑’,真是令人心寒呐……”

    姬瑶搅着帕子,满身香味儿走近苍幽然,苍幽然后退半步,对她的行为显然是在忍耐……姬瑶眸光闪烁,像是觉得苍幽然很无趣,

    “箜篌引本可杀人于无形,奈何华泠卿与皇上先后被江忆雨发现,她请了鬼医嫡传弟子纳兰臻来,数年前解了华泠卿之毒,至于皇上,距离发作尚有年岁,自然是被她轻轻松松便解了。”

    “又是江忆雨!”

    姬瑶娇嗔道,

    “她远在玉姬山,尚能不远千万里为皇上解毒,其中不乏摄政王之功。”

    苍幽然冷眼看着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没好气地道,

    “你在商澜国这么多年,一事无成,你想过会有怎样的惩罚吗?”

    姬瑶哀婉嗟叹一声,耸耸肩,

    “大不了杀了我喽!反正哀家活了这么多年,也够久了……你呢,幽然侄女……”

    姬瑶二十年前便被苍家家主派到商澜国做谍者,二十多年了,商澜国人只知他们的太后年轻貌美,殊不知,她已经年过半百,若非自己与她不睦,不愿意叫她姑姑,论辈分声望姬瑶在家族中皆高于她。

    “我这次来是告诉你,江忆雨已经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她很有可能向你下手。”

    “哈哈哈”

    “你笑什么?”

    姬瑶笑得花枝乱颤,苍幽然眸中冷意更甚。

    “哀家笑你冒充家主之命约见哀家就罢了,还要用过期的情报卖哀家一个人情,你不妨直,找哀家何事啊?”

    苍幽然转身,姬瑶手中多了一条软丝,姬瑶独门兵器音丝!

    “果然,你只受家主一人之命。也罢,幽然真正目的是在商澜国有一个身份。”

    姬瑶有些惊讶,

    “原来你是走投无路了,想起找哀家来了。”

    “你必须帮我,帮我对你有好处!”

    “哈哈,真是可笑,哀家在商澜国多年,势力遍布商澜国各处机要,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苍幽然看着姬瑶,唇齿间带着恨意狠绝,一字一顿的道,

    “江忆雨坏了你那么多事,我们目标一致,我能帮你杀了她!”

    姬瑶有一瞬震惊于苍幽然周身突然杀气四起强大气场,盯着她看了片刻,娇笑道,

    “有点意思”

    ……

    暗夜很快便过去了,沉睡中的人们渐渐苏醒,今日摄政王大婚,宫里早早便来人伺候准王妃更衣梳洗。

    聂风昨日深夜来到摄政王府,在白楼中呆了许久,今晨管家端来衣物,看到丞相大人颇感意外。摄政王疲惫地揉揉眉心,聂风起身从管家手中接过托盘,与管家道,

    “本相伺候王爷更衣,管家先去处理其他事吧。”

    “这……”

    管家探头看了一眼摄政王,王爷闭目养神,虽觉得有些不妥,还是应了声,关门下去了。

    走在王府中的管家,想到刚见到王妃时,王妃亦是一脸疲惫,来看热闹的百姓很多已经聚集在王府外面了,观府中王爷王妃,倒不像是即将成婚之人呐!

    聂风将衣物放在摄政王旁边的桌子上,轻摇手中羽扇,神情凌然地道,

    “苍家在广陵城中据点一夜尽毁。行事者手段狠毒,杀光了所有人,若非我们收到信息及时,处理了尸体,今日那些死尸的血怕要溢出皇城各个街道了。不过,负责广陵城据点的苍家人却逃了,此事极有可能与消失多年的暗影谍者有关。”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