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拉斯,你刚刚说杰尔夫姓什么?”当听到杰尔夫的全名之后,一直没有说话的马卡诺夫忽然脸色严肃的起身问道。

    “多拉格尼尔啊,有什么问题么?”泽拉斯说道。

    “多拉格尼尔......”马卡诺夫精神有些恍惚的重复了一遍,然后连忙摇了摇头说道“没,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吗?马卡诺夫会长,说起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妖精尾巴工会里有一个总是惹事的小家伙儿,好像也姓多拉格尼尔吧?不知道这两人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关系呢?”齐克雷因忽然满是质疑的问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准备污蔑我家的孩子和黑魔导士有关系么!”马卡诺夫拍了下桌子,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整个人的身形似乎在一瞬间都变大了许多,身上涌动的魔力,更是让大厅中忽然掀起了一阵旋风。

    “马卡诺夫,你要做什么!”评议会议长古兰·多玛黑着脸质问道。

    “咳咳,都冷静点儿!”眼看着双方就要起冲突,亚吉马连忙起身开口劝说道。“快坐下,马卡诺夫,还有你,齐克雷因议员,只是姓氏相同的话根本就说明不了什么,胡乱的猜疑只会带来麻烦,要知道杰尔夫可是几百年前的人物了,和妖精尾巴的那个小家伙儿怎么算也扯不上关系的。”

    “抱歉,是我太过唐突了。”齐克雷因歉意的说道。

    在亚吉马的劝说下,双方的冲突总算是没有升级,不过,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评议会关于对泽拉斯的询问也进行不下去了,好在当时降临这个时空时的魔法波动虽然挺大,但是却因为正处于荒野之中,并没有引起大规模的骚乱,而且还有着圣十大魔导士之一的马卡诺夫作为担保人,魔法评议会在对泽拉斯做出了一些警告后,询问也就这样草草的结束了。

    “不知道泽拉斯先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么?”当从评议会中离开之后,马卡诺夫忽然开口问道。

    “叫我泽拉斯就好,倒也没什么打算,总是,先找个地方养养伤,然后看看寻找一下回去的办法吧。”泽拉斯耸了耸肩说道。

    “回去么?这恐怕很难,毕竟时间魔法都太过神秘了,不过,如果是养伤的话?我倒是认识一个医术高超的治愈魔法师可以介绍给你。”马卡诺夫好心的说道。

    “哦?治愈魔法师?那真是太感谢了。”泽拉斯眼前一亮,满是感激的说道,毕竟,四百年前的时候,还没有魔导士是专精治愈魔法的,而且当时流行的治愈法术,也大都是粗糙不堪,现在听到又专精治愈魔法的魔导士,立刻引起了泽拉斯的兴趣。

    见泽拉斯同意了下来,马卡诺夫连公会都没有会,就领着他直接去了位于马格诺利亚东部的一片森林。

    沿着森林往里走,快到到达一栋小木屋的的时候,马卡诺夫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开口提醒道“对了,泽拉斯,虽然波流西卡的医术很好,但是脾气却有些不太好,一会儿如果有什么慢待的话,还请多担待一下。”

    结果,马卡诺夫的话音刚落下,还没等泽拉斯回答,就听到一阵冷淡不满的声音从旁边的树林中传了出来“我脾气很不好么!”

    泽拉斯循声望去,就看到一个有着樱红色头发的老太太,她穿着鲜红色的长袍,肩膀处还竖立着龙牙造型的装饰物,原本就严肃的面容,此刻更是冷冷的板了起来。

    被吓了一跳的马卡诺夫头上冷汗都下来了,连忙把脸转到了一边开始否认“不,不,谁说波流西卡女士脾气不好?谁说的?这是造谣,污蔑!”

    “够了,不要再丢人了!”波流西卡走到马卡诺夫的身前,居高临下的冷哼了一声,马卡诺夫立马就老实的闭上了嘴巴。

    “说吧,这次找我有什么事?还带着一个陌生的人类来这里。”波流西卡这才把目光转移到泽拉斯身上。

    “人类?”听到这个称呼,泽拉斯神情古怪的看了一眼波流西卡,可是无论怎么看,面前的老太太都也只是一个人类。

    “你在看什么?无礼的小子!”被泽拉斯的目光看的很不舒服的波流西卡冷着脸问道。

    “抱歉,只是对你刚才的称呼有些奇怪,波流西卡女士,虽然你身上有一些和龙类灵魂接触而沾染到的气息,可是本身也是一个人类吧。”泽拉斯说除了自己的疑惑。

    “你竟然能看出来?”波流西卡惊讶的挑了挑眉头,毕竟,在这个巨龙已经变成了神话传说的时代,还没有人能第一次见面就看出自己身上的情况,随即想到了什么,不满的对马卡诺夫问道“是你告诉他的?”

    “我怎么可能说那些事情。”马卡诺夫苦着脸说道“还没给你介绍,这位是泽拉斯.埃兰,一位来自于四百年前的多拉古诺夫魔导士。”

    “四百年前的多拉古诺夫?这怎么可能?”波流西卡瞪大了眼睛,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波流西卡这也就明白了泽拉斯为什么能看出自己身上的问题,四百年前,正是巨龙横行的时代。

    “好了,波流西卡,我们总不能一直在这里说话吧,这次来找你真的有事情。”见波流西卡还想要问下去,马卡诺夫连忙说道。

    “跟我进来吧。”波流西卡没有反驳,领着两人进到了小木屋里。

    之后,马卡诺夫将泽拉斯的来历向着波流西卡解释了一下,并说明了这次的来意,当听到泽拉斯是来治疗的时候,波流西卡又惊讶了起来,因为她刚刚一直都没有看出到泽拉斯有什么伤势的样子。

    “什么?你受伤了?”波流西卡起身,走到泽拉斯身前抓住了他的手腕,然后认真的诊断了起来,过了片刻之后,有些古怪的说道“真是奇怪,我现在都怀疑你是不是人类了,竟然能在那么严重的伤势下活下来的?而且还能像个没事的人一样乱走?”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