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错了!”古灵精怪的小魔女陈璇璇苦着小脸蛋在姬晚晴的手里不断扑腾,小短腿和小短手胡乱挥动着,最后慢慢耷拉了下来,终于放弃了抵抗。

    “天呐,我们的璇璇大小姐居然会承认错误!”姬晚晴故意做出一个十分夸张的表情,然后将小丫头慢悠悠地提到面前,用手指弹了一下她的小脑壳,“璇璇大小姐怎么会有错呢?这世界上除了可爱美丽迷人的璇璇大小姐外,其他人不都是大笨蛋吗?”

    听着妈妈阴阳怪气的语调,陈璇璇小小的身体猛地一哆嗦,连忙把小脑袋摆得像拨浪鼓一般。

    “好了,你们都去忙吧,我亲自来修理这个淘气的小家伙。”姬晚晴对着那群惶恐不安的女仆们挥了挥手,她们如释重负般飞速逃离,生怕又被小小姐无理取闹。

    陈璇璇耷拉着脑袋,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任由姬晚晴提着她往司令官办公室走去。

    三年,不长不短。

    李想昔日的训练营伙伴们纷纷晋级成了玩家,渐渐形成了一股越来越庞大的新生代力量。

    三年来,一年一次的频繁玩家考核让七大陆越来越惶恐。

    虽然三次一共晋升的玩家数量也只是和李想他们那次刚刚持平,但是这种情形百年来也是第一次发生,还有至今未归的9级玩家们,以及现在谁也不敢去提的灾厄长城与边境战况。

    坐在办公室里批阅着文件的陈凡胡子拉碴,穿着一身土黄色的制服,肩章上的半颗星格外两眼,身材比三年前看起来更加健硕和高大。

    三年前,军部高层故意隐瞒灾厄长城战况,纪斩血更是忽然偃旗息鼓,看上去似乎要韬光养晦一般。

    直到陈凡从王博的渠道处得知灾厄长城十九个据点陷入了巨大危机时,正好是玩家考核开始之际。

    他无奈,只能和姬晚晴等人先去参加考核,默默在心里为李想祈福。

    成为准玩家,又在人类之光修行了半年之后,一离开海陆,陈凡就被紧急调任到边境成为一名军团长,负责抗击疯狂涌入边境的成堆异种浪潮。

    见到那群恐怖的异种时,他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学院杯考核。

    那时他才得知原来十九个重要据点已经有六个告破,守夜人军团全部战死,连带着据点守备司令也陨落了,那是真正的被入侵。

    纪斩血他们竟然隐瞒了如此重要的情报!

    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坚守战争,他们才堪堪将涌入的异种阻隔在边境附近,但还是有不少进入了七大陆,让那些平时游离的玩家支援小队都不得不纷纷出动开始清扫。

    太长时间没有和灾厄阵营战斗,让他们的战斗能力都下降了不少,陈凡的军团算是战绩不错的一个,但也十不留一,他更不敢想象直面灾厄第一线的灾厄长城该多恐怖。

    由于作战出色,一年之后,陈凡调任为边境守备司令,随后半年血战,在新极夜和众多好友的协助下,他所驻守的边境区域终于彻底清空了异种,他也因此被军部高层注意,调回到南方军部总部,任司令员,准将军衔。

    陈凡大概是军部近十年来升任最快的准将,无数军官抢破头都没能得到准将军衔,不过也没人对他产生任何质疑。

    实打实的战功放在那里,要说三道四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升任司令员,成为人父的陈凡变得成熟稳重了许多。

    他抬头看到妻子拎着女儿走进来,不禁苦笑,对这个宝贝女儿,他实在没多少办法。

    也不知道陈璇璇遗传了谁的基因,调皮捣蛋天下无双,进入总部第一天,就把大楼闹得天翻地覆,现在那些军官看到这个小魔头都纷纷退让,生怕被她惦记上。

    姬晚晴随手关上门,将女儿抛到沙发上,然后来到陈凡背后,双手轻轻揉捏着他的肩膀,温柔地说道:“你都好几天没回家了,工作很忙么?”

    “忙啊,哪有你们卡塔斯兆菲委员会下属玩家协会的员工们清闲,军部最近为了边境的事情焦头烂额,我正在考虑怎么劝安德莉雅将军回来呢。”陈凡点了点最上面那封加急文件,享受着妻子的按摩。

    自从结婚后,姬晚晴越来越温柔,放下了心里仇恨的她摇身一变,成了真正的贤妻良母,相夫教子,即便身为玩家,也很少出手。

    听到有关安德莉雅,姬晚晴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隔了许久,她才幽幽说道:“如果李想在,应该能劝动她吧?”

    “李想?那小子几个月才回一封信,哼。也不知道那边情况如何了,连通讯仪的信号都被阻隔了,唉。”陈凡和妻子一样叹气不止,“不过他要是真的在,会做的第一件事大概是杀了纪斩血吧?”

    “纪中将仗着几名9级玩家撑腰,又有纪家背景,也太无法无天了吧,他居然私自截断了去往斗兽场的物资!”姬晚晴说到这个,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不过很快就消散了。

    因为纪斩血的暗中作祟,去往斗兽场的一批重要物资被截断,以至于整个据点没能捱住灾厄阵营的攻势,全军覆没。

    阵亡名单里赫然有守备司令寇如海。

    “总教官......他的葬礼,就在明天中午,你带着璇璇和我一起去吧。”陈凡沉吟片刻,淡淡说道,“如果不是极夜训练营,我们也不会走到这一步,总教官对我们夫妻,恩重如山,这个仇一定要报,还有三叔他的灵牌送到家里了吗?”

    “嗯,虽然他在灾厄长城始终不愿意回来,但是既然已经去了,认祖归宗也是我们后辈该帮他做的事情,回头我让璇璇给他多磕几个头,让三叔多看看我们的女儿。”姬晚晴停下手上的动作,忽然郑重说道,“至于总教官的事情,陈凡,我警告你,你可不要和小爱他们一样冲动!你现在是有家世的人,还是军部的司令员,准将,暗杀上司的罪足够你上军部法庭了,纪斩血的人可是还在等着揪你的小辫子呢。”

    “知道了知道了,你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我么?”陈凡连忙点头,“但家世,小爱和天草烈也结婚了啊,你看......”

    “我不管别人,总之你做事之前,先想想我和璇璇。”姬晚晴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纪斩血现在有太多9级玩家保驾护航,随便招惹一个9级,就够你喝上一壶了,别冲动,等李想的决定。”

    “知道了,不过八云家这次可真的完蛋了,听说世家联盟打算将他们彻底清扫,以叛逆的罪名灭族。”陈凡面色凝重,看了眼在沙发上已经呼呼大睡的女儿,轻轻握住了姬晚晴的手,“这事情我插不上手,由宪兵部全权负责清扫,小爱那边,联系上了么?”

    “在葬礼上,应该能见到他们夫妻,听说只逃出他们一家三口?”姬晚晴皱眉,在寇如海死讯传来后,八云爱冲动的带人去暗杀了纪斩血,失败后被抓,天草烈以重伤代价救出妻子,连夜带着妻子女儿逃离了八云家。

    第二天,八云家就被团团围住了。

    除此以外,边境少将安德莉雅带领手下所有军团撤离0010号城市边境,导致0010号城市覆灭,无数人惨死,据说她跑去了蔷薇花园,现在是军部的头号通缉犯。

    以新极夜为首的新势力因为这件事彻底和世家联盟为首的世家派决裂,七大陆乱作一团,偏偏9级玩家和五大王座突然哑火。

    五王的魔法分身没有一点反应。

    同时三大势力中,卡塔斯兆菲委员会内部出现重大纷争,委员们各自为战,而时计塔从不涉及政治,一心研究,只有威赛克斯明确站到了新极夜这一侧。

    现在要说李想和那个叫做塞西莉亚的女人没一腿,连陈凡都不信了。

    他只是有些羡慕这家伙身旁美女如云的艳福。

    七大陆现在看似平静,实际上暗流涌动的厉害,陈凡有预感,一场巨大的纷争正在酝酿,要是结果不好,可能这个人类纪元会因此覆灭。

    纷争之下,他只能尽力保全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这是他能做的极限了。

    “对了,有件好消息......你听不听?”姬晚晴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绯红,凑近他低声说道。

    陈凡不住点头:“当然听啦,你都不知道我有多久没听到好消息了!这几天可真愁死我了。”

    “我有身孕了。”

    “哈?”

    “昨天我去了军部医院检查,然后确认又有了身孕。”姬晚晴娇羞的摸着肚子,成为玩家之后即便不刻意避孕,都很难再有后裔。

    尤其是父母双方都是玩家,基因太过强大,会让受精卵难以成长,往往还没成型就夭折了,姬晚晴能检查出身孕,说明已经迈过了最艰难的一关。

    陈凡欣喜若狂,猛地站起来抱住姬晚晴,两人相拥在一起。

    ......

    次日清晨。

    天空灰蒙蒙。

    一艘小型浮空艇悄然从停机坪起飞,载着陈凡一家三口赶往偏远的极夜墓园。

    陈璇璇做喜欢坐浮空艇,她和父母不同,似乎天生就很喜欢机械相关的东西,一上浮空艇就忍不住好奇心,东摸摸西看看,拦都拦不住。

    陈凡估计是当初那句让李想当璇璇教父的话一语成谶,小丫头对机械有着狂热的喜欢,现在手头大部分玩具都是李想亲手做的。

    她似乎知道今天爸爸妈妈心情都不好,因此格外安静,不怎么吵闹。

    陈凡和姬晚晴一身全黑,安静看着窗外飘洒的细雨,转瞬间,他们都成家立业,有了孩子。

    仿佛时间昨天还在他们进入训练营那天,陈凡想的是李想在卡车上的意外搭讪,姬晚晴记忆里则是那个惊艳到她的冷艳少女,冬零鸣绪。

    一向自视甚高的姬晚晴第一次见到比自己还优秀的女孩。

    “还记得那次你被狂铁陷害,是李想和我救的你,他还傻乎乎答应欠我一个人情呢。”姬晚晴抿嘴一笑。

    “狂铁,呵,换做现在,我一只手打爆他。”陈凡忿忿不平。

    “是是是,我的丈夫天下第一。”

    “去去去,你的马屁拍得太假了。说起这个人情,现在李想这小子的人情可是真正的千金难求啊。”陈凡咂舌,“他是非常讲信誉的家伙,听说已经3级了?”

    “最新情报,4级了。”姬晚晴忍不住脸上的讶色,明明知道那家伙很厉害,但还是太震惊了。

    同一时期成为玩家的人,很多还没2级,比较出色的,诸如白弥茶、弦月、纪小意等人,也才都刚刚2级,可他居然都4级了!

    要知道,一直被誉为年轻一代第一人的白冬雪也才4级。

    “这家伙太恐怖了吧。怎么成为玩家之后升级还是那么快,他就不会遇到瓶颈么?”成为玩家后,陈凡就明显感觉到了修炼难度的剧增,他知道自己的天赋不算出色,但就算天才如姬晚晴,也迟迟难以迈出一小步。

    玩家等级的晋升,每一级都犹如天堑。

    “更恐怖的是鸣绪,听说她5级了。”姬晚晴深吸一口气,“李想要修行双职业,鸣绪只专攻暗杀者,他们的天赋很接近,鸣绪突破到了5级,现在是呼声最高的第一人,不过她没和白冬雪一战,还真不好说。”

    “白冬雪是真的强。”陈凡点头。

    说起这些八卦,他们也是津津有味。

    白冬雪究竟有多强,是亘古不变的讨论话题,他还没败过,有过直面击败5级玩家的辉煌战绩,在边境战中,甚至独立解决了一只E级灾厄。

    三年前他才2级,三年时间和李想一样跃升了2级,据说还是压制了修行进度。

    白冬雪、白灵、白弥茶、白狮虎、白心瞳,还有一个李想,白家的年轻一代冠绝七大陆,正在缔造一个新王朝。

    两人低声讨论着最近发生的许多事,不知不觉浮空艇便来到了极夜墓园,墓园外停靠着无数华丽的蒸汽机车,还有许多类似的浮空艇。

    陈璇璇趴在窗口看得津津有味,忽然冲着一艘华丽精致的战舰级浮空艇大喊:“爸爸,妈妈,快看,快看,鸣绪阿姨也来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