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田玉洁的老妈可谓是身手敏捷啊,挥洒自如的一顿忙碌,除了锅灶上那三道需要“小火慢炖”的压轴大菜,其他的佳肴已经尽数出锅、上桌。方丽婷主动请缨,要求留在厨房“盯着火候”,荆辉责无旁贷的留下来陪伴方丽婷,其他人全部返回了餐厅。

    酒宴继续,众人热闹的边吃边聊,林向东对田吉文询问了退休后的打算,田吉文苦笑着应道:“也没什么打算!这回算是彻底闲下来了,以后就在家好好陪陪老婆子、照顾外孙,没事儿的时候出去爬爬山、打打太极拳。”

    要说起来,这也算是一种无奈啊!在外人的眼里,警察是一个颇具神秘色彩的职业,可实际上呢?枯燥乏味!尤其是刑警出身的警察,由于工作性质的特殊,他们没有节假日、没有固定的休息日,甚至连平时睡觉的时候,都要睁着一只眼。

    刑警,是一个“始终处在高度警觉状态”的职业!他们必须随时保持在临战状态,被动的等待着罪案的发生。何时会发生案件?那都是无法预知的,案件就是命令、就是集结号!从接警的那一分钟开始,他们就必须注意力高度集中、全身心的投入到战斗。所以除了工作,他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培养其他的兴趣爱好。

    就拿田吉文来做例子吧:不会书法、不会下棋、甚至连打扑克都不会,平时的业余时间,他也只能把看报纸当做消遣。如今退休了,所有的时间都成了“业余时间”,你让他怎么打发这些“业余时间”?

    好在,公安局家属大院里有一群和田吉文一样的退休老刑警,得知田吉文要退休,他们已经提前邀约田吉文“入伙”,这些老人家的生活倒也有几分意思:早上,大家在家属大院门前集合,然后去南山公园散步(没错,就是李维的那座淫窟“碧园”、所在的那个公园);白天,组织去附近的郊区、山区,徒步郊游、爬山;晚上,集体在小区广场练太极拳;偶尔还会组团去外地旅游……

    田吉文的话音刚落,荆辉突然急匆匆的进了门,对田玉洁嚷道:“嫂子,到时间了,关火吗?”

    田玉洁的老妈起身招呼道:“都关掉吧,关火之后就别管了,还要焐一会儿呢,你和婷婷快回来吃饭!”

    荆辉带着方丽婷回了餐厅,众人一起又敬了田吉文一杯酒,放下了酒杯,林向东轻拍着田吉文的腿,艳羡的感慨道:“大哥,如今您这也算是功德圆满、功成身退啦!要论岁数,今天在座的除了您,也就是我了!用不了几年我也该退了,到时候我去找您‘入伙’!”

    初海林蹙着眉头质疑道:“大哥,您退休……恐怕没那么着急吧?”

    迟广友也附和道:“就是就是,下一个该退休的是我,您还早着呢!”

    林向东疑惑道:“不对呀,广友,我记得……我好像比你大吧?”

    “恩!”迟广友很肯定的应道:“咱俩儿是一年生人,您比我大三个月!”说完,他恭维道:“可您不能光看岁数啊,这事儿您得看级别和发展前途!如今在咱省的省委常委里,您可是最年轻的!六十岁之前您再往上‘迈’一步,那根本没有问题啊!到时候您就能干到六十五岁了,到了六十五,您在政协的职务还能再挂几年‘二线’,您想退休?早着呢!”

    (省部级领导的退休年龄为六十五周岁,退休后,仍可以继续在“人大”、“政协”部门任职)

    “不干了不干了,真不干了!”林向东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干够了,也干不动了,真的!”

    荆辉很激动的嚷道:“林爸,就您这身子骨,您说‘干不动了’?谁信哪!”

    林向东笑着叹息道:“就算身体和精力允许,也不干了!干什么呀?非得赖着手里的那点儿权力、在岗位上‘为国尽忠’啊?多给年轻人一些机会、多给他们让让路,不好吗?并且,咱也不是那种干‘虚职’、挂‘二线’的人哪!既然要退,那咱就全身而退!反正我是想好了,该放手时就放手,干到六十岁站好最后一班岗,咱就回家!”

    环视了一下众人,林向东苦笑着说道:“大言不惭的说句话,为了工作,咱们这一辈人是操劳了半辈子!不能说是呕心沥血、鞠躬尽瘁,可尽职尽责、兢兢业业还是沾边儿的!为了工作没白没黑,娶了那么好的老婆,就那么放在家里,还没来得及好好心疼人家,就都老了!人家伺候着咱、帮咱拉扯的孩子,任劳任怨的半辈子,咱连句贴心的话都没有,人家委不委屈?人家图什么呀?”

    林向东接着叹息道:“我老婆跟着我,也就谈恋爱的时候过了几天舒心的日子。结婚了,把人家骗到手了,咱也就不在乎人家了。其实也不是不在乎,咱心里有,可是没时间‘在乎’啊!现在我是彻底想明白了:生活?幸福?不就是多疼疼老婆,多陪陪孙子嘛!”

    袁媛红了眼圈儿,她质疑道:“你真是这么想的?”

    “当然了!”林向东大义凛然的说道:“到了六十我就退,回家!我在家守着你,咱俩儿一起带孙子!你不是喜欢那些外地的风景吗?走啊!咱们带上孙子旅游去,到时候你想去哪儿、咱就去哪儿!”

    听到了“旅游”,而且还有自己的份儿,林小阳有点儿激动,他很小心的问道:“爷爷,旅游就是出去玩儿吗?”

    林向东回答道:“是,而且是去好玩儿的地方玩儿!”

    林小阳又问道:“那……我想去迪士尼,行吗?”

    “这个……”林向东故作迟疑,他回答道:“这事儿你得找你奶奶商量,咱家她说了算!”

    林小阳和众人都看向了袁媛,而此时的袁媛竟哭了出来,她抹着眼泪说道:“这可是你说的,这么多人都听着呢,你可不许反悔!到了退休的时候,你别耍赖!”

    林向东举着手发誓道:“绝不反悔,大伙儿都给帮忙做个见证!”

    迟广友的老婆给袁媛递上了纸巾,她哽咽着劝说道:“嫂子,您这是干嘛呀?林书记这么说,您应该高兴才对呀。”

    酒桌上的很安静,气氛有些低迷,遇到这样的突发情况,应该有“英雄”出现,力挽狂澜啊!于是乎,林皓阳扭头给罗小天递了个眼色。

    罗小天心领神会,他举着酒杯起身招呼道:“来来来,大家接着喝啊!我单独敬田爸一杯,大伙儿别忘了,今天田爸才是寿星、是主角,我林妈她……她那就是在‘抢戏’!”

    林皓阳也举杯附和道:“这杯酒算我一个!大伙儿都别紧张,我妈她真没事儿,大家闺秀都这样儿,我们都习惯了。”

    众人都笑了,袁媛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一杯酒下肚,田吉文推说酒量不济,非要换啤酒,而林向东和初海林则不依不饶的否决:“今天是什么日子?难得大家聚在一起给你过寿,你个大寿星怎么能提前换酒?!不行不行!今天大家都要尽兴、白酒继续!”

    没想到,迟广友也临阵倒戈,叛变了!他对田吉文劝说道:“田哥,您就是不给大伙儿面子,也应该给您亲家公一个面子,别让大家扫兴嘛!”

    田吉文捂着酒杯还在犹豫,荆辉突然起身发问:“哎?诸位前辈,你们听说过吗?在咱们滨城有一种民间的酿酒方法,就是用粮食酿酒,你们喝过吗?”

    大伙儿都一愣:这小子怎么突然问出这么个问题?有意义吗?

    田吉文应道:“哦,是是,在从前,咱们滨城民间确实有酿酒的传统,那是一种烧馏提纯的酿酒工艺,就是用地瓜干和玉米酿酒!不过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儿了,现在估计没人干这个了吧?”

    荆辉狡黠的一笑,又问道:“如果现在还有这种酒,你们要不要尝一下啊?”

    “恩?”田吉文环视了一下众人,他难为情的笑着,应道:“如果能尝一下,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可是……现在真的还可以喝到那种酒吗?”

    方丽婷兴奋的说道:“当然可以了,我爸每年都用地瓜干烧制一些白酒,我前几天还带了几瓶回来呢!田叔叔您等着,我这就去给您拿!”说着,她就起身跑出了餐厅。

    片刻之后,方丽婷抱着两瓶酒小鹿一样的跑了回来,餐厅里顿时一阵小沸腾。荆辉和罗小天起身给众人添了酒,男人们闻着酒香开始了赞不绝口:“恩,这味道正宗,没有杂味儿!”“想不到现在还能喝到这种‘老烧’,难得难得!”“今天的运气不错啊,意外收获!”……

    一口酒抿进嘴里,赞叹声更是不绝于耳:“有劲儿,有劲儿!”“劲头儿不小,满口香啊!”“确实是纯粮食酒,这地瓜干的甜香还在呢!”……

    罗小天戏谑道:“婷婷,你也再来一杯,怎么样?”

    “啊?”方丽婷慌张的摆着手,推拒道:“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喝了!”

    几个知情的人哈哈大笑,林向东问道:“辉子,说说,和婷婷发展的怎么样了?”

    荆辉直接红了脸,他挠着头看向了方丽婷,而此时方丽婷的脸比他的还要红呢!俩人窘迫的低着头,没了声音。袁媛捶了林向东一拳,嗔怪道:“瞧你问的这个问题,这里还有这么多人呢,你想让人家怎么说啊?”

    林向东苦着脸自语道:“也是,这个问题……确实有些欠考虑。”

    林皓阳凑近了父亲,嬉笑着说道:“人家具体发展到哪一步,这事儿还真没法儿说出口!不过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您,用不了几天,婷婷就该改口叫您‘林爸’了!”

    “哦?”林向东欣喜的说道:“那大伙儿必须端端杯啊,来来来,预祝一下嘛!”

    袁媛很不屑的白了林向东一眼,鄙夷道:“馋酒了就说馋酒了,你就喝呗,也没人拦着你,也不用这么挖空心思的找说辞吧?”

    众人哈哈大笑,林向东尴尬的望着手里的酒杯,红着脸摇了摇头。又是一杯烈酒下了肚,几个男人的脸上都带上了几许亢奋的酒意,交谈的声音也提高了八度。初海林也借着酒意,对林皓阳招呼道:“阳阳,最近一连两起案子,咱们西沙埠的白骨案、还有四川那边的连环奸杀案,你们办得实在是漂亮!前两天,荆辉把四川那个案子的大体经过跟我说了说,恩,我觉得很有意思!你们的那个画……”

    初海林的话还没有说完,“嘭嘭嘭”,袁媛伸手敲着桌子打断了他的话,并冷着脸提醒道:“哎,某些人注意一点啊!”

    场面有些尴尬,林向东一拍桌子,义愤填膺的斥责道:“海林,你这是干嘛呀?你嫂子在之前已经三令五申的强调,要严肃酒桌纪律!你是借着酒劲儿装疯卖傻?还是故意在挑战领导权威?就算是有急事要商讨,起码的请示汇报还是有必要的嘛!你嫂子可是个很通情达理的人,你不知道吗?”

    初海林讪笑着嗫嚅道:“那……我现在请示……还来得及吗?”

    林向东很严肃的抱怨道:“你都已经开口违反纪律了,现在请示还有什么用?抓紧时间把该说的事情赶快说完,下不为例啊!”略一思忖,林向东又提醒道:“哦对了,该说事儿说事儿,别什么又是‘白骨’又是‘奸杀’的,倒胃口,你还让不让这些人吃饭啦!”

    说完,林向东伸手拿起了酒瓶,他给袁媛添上了半杯香槟酒,哄劝道:“老婆,咱们吃咱们的,别理他!”

    袁媛瞪了林向东一眼,却没忍住笑了出来。

    林向东朝初海林一点头,问道:“哎,四川的案子是怎么回事儿?”

    荆辉起身应道:“林爸,这事儿我跟您说!”说完,他就屁颠儿屁颠儿的来到了林向东的身边,对他耳语了起来……

    林向东点着头默默地听完,他叹息道:“恩,这个牟什么峰不简单,确实是个人才!”

    初海林附和道:“是啊,这样的人才必须重视!所以我想让组织和人事部门想想办法,破例把她招进咱们局里。”

    “恩!”林向东指着初海林说道:“这个可以有!你放手去办,有什么问题我来给你解决。”

    初海林苦笑着说道:“问题倒不是很大,可现在的关键问题是……人家不一定来啊!”

    林向东一怔,疑惑道:“怎么回事儿?是编制的问题,还是待遇的问题?”

    初海林没有答话,只是转头看向了林皓阳。罗小天乐呵呵的说道:“林爸,还是我告诉您吧,啥问题也不是!牟文峰就是不愿意受束缚,她要求一年有半年的假期,别说是公安局了,哪个单位能提供这样的待遇啊!”

    林向东若有所悟的应道:“是是是,这些有特殊技艺的奇能异士,大多都有这个毛病。”说完,他对林皓阳商量道:“阳阳,一切要着眼于大方向、要以大局为重!我觉得如果有案件需要,可以让那个牟什么峰帮帮忙,短期的借调或者聘用一下,待遇条件都可以商量,你说呢?”

    初海林也附和道:“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林皓阳笑着应道:“那没什么问题!跟前辈们说句实话,我当时聘用牟文峰,就是看中了她的这个特殊技能!我的本意,就是想让她为咱们的案件服务!这一点咱们不谋而合,所以说白了,她在我这儿和去局里工作,没什么区别。”

    初海林很激动的嚷道:“太好了,我正想跟你说这个事儿呢!你的这个画家,可是大有用武之地啊!”接着,初海林说起了一件大事。

    四川省某县在二零零七年连发奸杀大案,该案挂着公安网上悬赏征集线索,但是整整七年悬而未破!前段时间,该县公安局突然在网上发出“协查通缉”、并公示了犯罪嫌疑人的精确画像。令人惊愕的是:自画像公示不到一周的时间,两名涉案的犯罪嫌疑人就被缉拿归案,并对当年所犯的罪行供认不讳。

    仅凭几张画像,就侦破了一起悬了七年的重案?此事在公安内部网络造成了很大的轰动,全国各地众多的公安机关纷纷致电四川省公安厅、或在网上留言,表示祝贺并问询画像的出处、信息和来源。四川省公安厅倒是很省心,他们很负责任的将那些查询来电和留言做了统一的“打包”,然后直接“甩”给了滨城市公安局。

    初海林在听取了荆辉的汇报之后,惊喜万分:在这之前,虽然“西沙埠白骨案”未能找到真凶,但是牟文峰的画像技艺却给初海林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但当时的初海林还是半信半疑,他感觉似乎存在着太多的偶然性。但是这一次就不同了,牟文峰画像的精准度让初海林大为震惊。

    于是,初海林就让秘书在网上针对那些查询和询问做了回复,并根据牟文峰的作画技巧和习惯撰写了一篇短文,发表在公安内部网络的论坛上。初海林的本意,是想让大家来讨论一下,可是没想到,那篇短文却在论坛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