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路相逢:大叔,你有血光之灾 第97章 醋意 1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苏锦言一出房门就听见他爷爷嚷嚷着:“我还不信这个邪了,再来一盘!”她忍不住看了下时间,这个点数,通常她爷爷不是还没有起床吗?怎么一大早就大吼大叫的了。

    她走到客厅,看到他爷爷脸上贴着白条,而弥乐脸上干干净净的,还有点不好意思。

    “不是呀,苏爷爷,我们下棋就好了呀,不用贴这些东西吧?”弥乐手上握着一张白纸,贴也不是,不贴也不是。

    苏老爷子把脸抽过去,“磨磨唧唧什么,赶紧贴,贴完再来。”

    苏锦言倚着墙壁笑,然后上了个洗手间,出来之后,打开电视,也不管切换了什么台,她就想要有个声音在。

    频道刚好是早间新闻。

    陶东那件事终究还是没能瞒得过媒体。

    如慕铠辰所说,那几个人全死掉了,警察找到的时候,陶东在房间里睡觉,那几个人死因是吸毒过量。

    还真能掩饰。

    弥乐听到声响,眼睛也看向了电视,他也认出了陶东,手上的白子还没落下去,人就急匆匆地跑到苏锦言身边,“这不是昨天那个人吗?”

    “是啊。”苏锦言应了一声,心想,那个别墅作为第一命案现场,陶东肯定是做住不下去了,如果他回家,他会不会丧心病狂到加害自己的母亲和妹妹?

    如果是这样的话,陶苒就有危险了。

    “苏小姐,你在想什么呢?”弥乐见她一脸沉思,便多嘴问了一句。

    “你可以叫我小苏,也可以叫我锦言,就是不要叫我苏小姐,我听不来这个,还以为叫别人呢。”

    这话让刚好来到客厅的慕铠辰听到,黑眸一沉。

    只看到弥乐红着脸说:“那我就叫你锦言吧。”

    慕铠辰面无表情,但身上笼罩着一层不悦的气息,他倚靠在苏锦言刚才站着的位置上,叫了声:“言言,我的衣服呢。”

    苏锦言眼睛陡然睁大,却不是因为他叫她言言,而是他就这么穿着一条棉睡裤,裸着上身,出现在众人面前。

    “你怎么又不穿衣服!”苏锦言腾地站了起来,已经成了习惯性地要去给他找衣服了,却在经过慕铠辰的身边时,手腕一紧,她低头一看,皱了皱眉,“你打算就这么光着上身?”他想给别人看还要注意这场合有谁呢,她心虚地瞥了一眼苏老爷子的方向,发现他愁眉苦脸地对着棋局,没空看这边,这才反客为主,拉着慕铠辰进去以前她父母住的房间里。

    上次他来这里借住的时候,还留着衣服在在这里。

    进去后,她斜眼瞪着他:“放手。”

    往后一看,不远处的弥乐已经回去跟苏老爷子下棋了,慕铠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才放开她,任她去翻他的行李。

    虽然他很讨厌别人碰他的东西,但如果这个人是苏锦言,那么他觉得这一切都理所当然。

    苏锦言给他找了件白T,让他套上。刚才新闻上看到的事,还有自己心中顾虑的事,一并跟慕铠辰说了。

    慕铠辰面无表情地靠近她。

    “你要干嘛。”苏锦言戒备。

    慕铠辰直接在她的额头弹了一指。“笨蛋。”

    “知道你聪明!这不找你商量着么,不如你以为他现在会在哪里。”

    慕铠辰连骂她笨蛋的口水都省了,直接用眼神表示。

    “喂,好了,你一直践踏我的智商,我表示很愤怒,你知道吗!”

    “你的智商一直在离线状态,从来没有上线过。”慕铠辰见她要发飙了,立马转移话题。“你想想,发生这么大件事,5个人集体吸毒死亡,他作为唯一一个还没死的人,现在会是在哪里?”

    苏锦言瞳孔放了放大,嘴里有什么话好像要说出来一样,但是看到慕铠辰那张逗趣的脸,她又不甘心了。

    凭什么大叔什么都能猜得到啊!

    “放心,现在还是大白天,他不敢胡来。所以,现在我们可以出去了?”慕铠辰说完,见苏锦言拿起了电话,心里警铃大作,“你要打给谁。”

    “张胥,万一你的推断是错的,他现在不在警察局呢?”她记得那片区域也是张胥管辖的范围内。

    慕铠辰觉得自己实在是在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本来要出去煮早餐的大长腿又伸了回来,坐到苏锦言身边,像是一个抓自己妻子偷情证据的丈夫。

    弄的苏锦言莫名其妙,他坐下来干什么?

    “喂,张胥,我是苏锦言,我问你件事儿,那个陶东是不是在你那儿了?”

    张胥有些疲惫的声音传了过来,“是啊,怎么?你认识他?”

    “恩,是我师妹的哥哥,不过我跟他不熟,你该走什么程序就走什么程序,不要顾及到我。”生怕张胥以为她有所图才给他打电话的,苏锦言立刻撇清关系。

    张胥觉得这一刻自己疲劳的精神瞬间得到了缓解,笑着说:“好,既然言言让我秉公办理,我一定秉公办理。”

    这话传到了身边慕铠辰的耳朵里,只见他眉头一皱,当下抢过她的手机说,“你小心些,陶东不是普通人,如果要关押他48小时,那晚上尽量不要让你的同事跟他有太多的肢体接触。”

    还没等张胥那边说话,慕铠辰就挂了电话,还语气不善的说:“讲话要奔主题,说一些有的没的,愚蠢。”

    慕铠辰带着苏锦言的手机一起走进了厨房,手机在他这里,就不怕人不一起跟过来。

    果然,不一会儿,那小家伙就伸了个脑袋进来了。

    苏锦言原本想要发飙,但是一看到他拿起了厨房用具,还在电冰箱找食材,她一下子就忘记自己要找回手机的事儿了。“你煮早餐啊。”

    “你来?”慕铠辰挑起了眉,一副你行你来的表情。

    苏锦言立马说:“你忙。”然后就退了出去,客厅里弥乐和她爷爷下棋,估计弥乐也被折磨地够呛,表情都委屈了。

    她于心不忍,就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让我来。”

    苏老爷子立马就拉下脸了,“你来捣什么乱,弥乐小子,别理她咱们继续。”

    苏锦言压根不管他的叫嚣,自顾自地下了颗白子,说:“我是来拯救你的自信的,你再接着下,估计不仅脸上贴白条,就连心里都得蒙上一层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