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路相逢:大叔,你有血光之灾 第208章 断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苏锦言突如其来的不对劲,吓得弥乐连东西也不敢吃了,他像一只哈巴狗看到主人不开心一样,凑了过去,“锦言,你别吓我啊,你这个样子真的很像在交代遗言。”

    见鬼的交代遗言,她就是心血来潮想感性一下,怎么在他眼里就成了交代遗言了?苏锦言翻了翻白眼,决定不在这个问题上跟他纠缠,越是纠缠越解释不清的。

    苏锦言将一块油条塞进他嘴里:“吃你的东西吧。”

    弥乐咬下来一口,眼珠子鬼灵精怪的转了起来,“锦言,他们把咱俩困在这里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抓你呢,完全是意外,谁让你最近运交华盖,喝口水都那么倒霉,这么多间村屋不找,非得找到这里来。”

    被苏锦言一说,弥乐也觉得自己运气真是绝了,“那你呢?他们为什么要抓你。”

    “威胁大叔啊,他们想要用大叔的血去救白臻。”

    弥乐叫了起来,一嘴都是油条渣末:“哇,那还得了,她是第一个旱魃女皇,要是让她现世,那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所以大叔不可能答应他们,他们就抓他的‘软肋’咯。”苏锦言指着自己,意思就是说,慕铠辰的软肋就是她。

    驱魔族里有一处好地方,苍翠的树林里,有一条清澈的河水,这里是瀑布的下游,一到夏天,很多少年都会来这里游泳。

    知楹在这里等了许久。

    终于等到了陆霄。

    陆霄的身上有一股特殊的香味,这是知楹最自豪的一点,因为只有她才能闻到,这就代表着,相较于其他人,她与他又多了一个联系。

    “主人。”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已经办妥了,他们都不知道我是假的。”

    “很好,明天宴会之前,你就可以离开了。”

    “那真的那个。”

    “没有利用价值就杀了吧。”

    知楹想了想,“我认为不妥,怎么说那小子是苏锦言的朋友,如果她知道我们把他给杀了,估计不会乖乖听我们的。”

    陆霄眼神十分危险的眯了起来,“你不要告诉我,你连偷偷进行这四个字都不懂。”

    知楹立刻俯首,“知道了,不知主人叫我来此,是否有新的命令需要我执行?”

    “恩,我需要秦家的令牌,这快令牌就在秦磊身上。”

    知楹皱了皱眉,“在弥乐的记忆里,他跟秦磊不算是朋友,恐怕不是很好下手。”

    陆霄负手于后,“这就是你的问题了,你自己慢慢想。”这淙淙流水可以使他内心十分平静。

    “主人?”不走吗?这三个字知楹始终开不了口。

    陆霄闭着眼睛,感受这风,语气也跟着缓和了起来,“怎么,现在连我的行踪也要管了?”

    “知楹不是这个意思,主人恕罪。”知楹猛地跪了下去。

    陆霄这才睁开眼,居高临下,眼眸半眯,“现在我们是在21世纪,早已经不兴几百年前那一套了,起来吧。”

    “是,主人,那知楹下去了。”

    “嗯。”

    知楹走没多几步,那婀娜多姿的身材突然变得清秀而高挑,从昨晚开始慕铠辰见到的弥乐一直是她在假扮的。

    要靠近秦磊去拿他身上的令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对她来说是的,且不说他和弥乐平时不熟,就算是熟透了,烂了,她也不可能在他身上拿走令牌。

    因为秦磊的功力比她高。

    走在半路,知楹听到有人在叫弥乐的名字,她向后一看,没有人。

    “我在这儿呢。”

    从天而降一个男人,身上还有一对鹰一般的翅膀。

    知楹立马搜索弥乐的记忆,知道了这个叫伍仁,是个半妖,父母都是驱魔人,只因为他的母亲在怀孕的过程中,不小心受了伤,中了妖毒,这才导致他背后多了一对大翅膀。

    “弥乐,你要去哪里?”伍仁收起翅膀,哥两好地与他勾肩搭背。

    “我要……”知楹拖长音,脑子里飞快地在找寻借口,却不小心翻到一些属于弥乐的记忆。

    眼前这个人好像跟秦磊很熟,这一点,倒是可以很好的利用。

    她话锋一转:“伍仁,我们很久没有比划了吧?”

    知楹话音刚落,伍仁就把武器亮了出来,热血俩字完全写在脸上,“来!”

    他的武器是一根棍子,两头都嵌有宝石,发出耀眼的蓝光。

    “这里不方便,我们去找个很少的地方。”知楹说这句话的时候,最后几个字特别轻,如果伍仁是一个比较精明的人,一定是可以听出她话里的阴森、不正常。

    秦家的祠堂外面看起来十分平静,就连门口的那条河流里的鱼,也不敢随便动作太大,像是怕惊扰到什么东西似得。

    祠堂里,秦家三代还有弥乐师父异道人以及苏老爷子一同发功。

    一千只妖怪的力量实在太大,昨天他们迷迷糊糊的,也因为环境陌生,没有怎么闹,现在,整个困妖坛都快被他们撑裂了。

    慕铠辰在一旁站着,不是他不愿出手,而是秦老夫人有言在先,他的体力要好好保存起来,将来要对付陆霄那个古代凶兽。

    此时,门被粗鲁撞开。

    封印被迫中断。

    秦老夫人以个人之力,将困妖坛暂时封着。

    所有人都用一种责怪的眼神看弥乐。

    特别是他的师父异道人,“慌慌张张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伍仁,伍仁受伤了!就在外面。”

    伍仁的父母是在一次任务中双双丧生,所以秦家的人都把他当成自己孩子一样看待,秦庆清第一时间走了出去。

    伍仁脸色惨白,眉头紧皱,身后的一对翅膀变了形,像是被人生生该拗成这个样子的。

    陆续从里面出来的人,看到他这个样子,都是一脸不忍心,到底是谁那么残忍,让这孩子承受那么大的痛苦!

    秦庆清怒道:“都还愣在这里做什么,把人给我抬进房子里。”

    秦磊和弥乐两人合手把他扶着进去。

    秦老夫人和苏老爷子两人留在祠堂牵制住困妖坛,剩下的人全守在伍仁的床边。

    异道人检查完他的伤口说道,“下手的人十分狠毒啊,骨头都断了,没有一根是好的,不过,我看伍仁这小子的伤口虽然严重,但不致死。对方到底是要告诉我们什么?还是另有目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