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路相逢:大叔,你有血光之灾 第211章 魔力复苏 1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一道紫光从天而降,直插入地,带来一阵地皮的晃动。

    异道人目光惊奇的看着这把剑,通体灵气,甫一来到,连周围的风息都掀起了狂躁,是世上难得一见的好剑,“这把剑哪里来的。”

    慕铠辰没有打算回答他这个问题,这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的,更何况,他最讨厌的就是解释。

    “过来。”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叫的是谁。

    唯有那只圆滚滚的小洋葱知道,他是在叫它,特别委屈的摇了摇头,还用那种可怜兮兮的目光瞅着慕铠辰。

    慕铠辰看向异道人:“有没有药物是可以迅速止痛止血的。”

    异道人想了一下,说:“有,我这就去拿。”

    他转身就从他的药箱里找到一个小瓷瓶。“这里面的药水可以迅速止住流萤草的血,并且让它的伤口愈合。”

    “听到了?”慕铠辰瞟了小洋葱一眼。

    “咪啾——”流萤草扁着嘴,头上一根葱垂落了下来,“咪啾咪啾!”

    没人知道它在说什么,只看到它的眉毛突然变粗了。

    大家都想知道它在说什么,现在唯一能够清楚它在说什么的,大概只有——

    慕铠辰在这一个个求救的眼神射击里,淡定的说:“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我跟你们一样,今天第一天认识他。”

    四下一片寂静。

    秦磊站到异道人身边说:“我看我们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先救伍仁再说,等他清醒了,就能问出袭击他的人究竟是谁。”

    知楹心里打了个突,万一真的把这个妖人救醒,那她的身份不就曝光了吗?她下意识脚步往外走,就在她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听到秦磊的叫声。

    “你要去哪里?”

    知楹心生一计,立马捂着肚子,用弥乐的口吻说:“哎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豆浆之后,太寒了,肚子在闹腾,我要去方便方便。”

    慕铠辰不由得眉头一蹙。

    神渊剑感应到主人的心情,飞身而去,一道紫光闪出,挡在了知楹的面前。

    知楹心里一突,心想,难道这把剑知道了什么,刚想出手,但心底深处听到了陆霄的声音,“不要冲动,静观其变。”

    主人——

    知楹敛下眼里的光芒,立刻又变成了弥乐的眼神,捂着肚子说道:“慕大哥,你也不管管你的剑,怎么我上洗手间,它也要管?”

    “神渊。”

    那把剑立刻回到慕铠辰身边,这一切好像什么事情都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知楹心里松了口气,幸好刚才沉得住气,否则,真的要坏了主人整盘棋了,她抬起头又是弥乐那天真的模样,“那我现在可以去厕所了?”

    秦磊倚在门口,笑眯眯的看着他,“难道你还要我陪你去?”

    知楹想起他在森林里对她做的事情,立马鼓起了腮帮子,脸红说道:“谁要你多事。”

    异道人算是从小看弥乐长大的,他虽然觉得弥乐这小子不像是一个男人,起码也是男孩子吧,总不至于做这么女气的行为,到底这两个人之间有过什么过节,把这孩子给急成这样。

    异道人把这个疑问压在了心底,打算在治疗伍仁之后,在找个机会问问慕铠辰。

    他先是在流萤草垂下的那根叶子上割了一道伤口。

    流萤草痛得眼泪鼻涕都出来了,整个身子在发抖,嘴里嘤嘤哼哼的。

    神渊剑紧绷着剑身,好像被刀子割的人是它。

    秦磊饶有兴趣的摸着下巴,他刚才以为是错觉,没想到,这把古剑和这颗小洋葱真有奸/情,难怪异道人拿出刀子那会儿,这把剑身上的敌意会那么深。

    知楹走到一半,左右看过没人之后,立刻使出分身之术,主体拍了拍那个弥乐的自己说道:“直走右拐,没拉个虚脱你都不要出来。”

    “弥乐”点了点头。

    知楹一边后退,一边观察四下环境,最后施展妖术离开了这四合院,主体来到关押苏锦言的那间村屋,陆霄坐在院外的木桌,院子里被篱笆围着。

    时值黄昏,那一层夕阳落在他的侧脸,渡上了一层迷蒙的美感,知楹光是看着他,就听到自己心跳雷动的声音。

    这个人长得真好看。

    可惜不是自己的。

    她垂落眼睛,走了进去。

    “主人。”

    “令牌呢?”

    “失败了。”

    陆霄眼睛一眯,掌风从右手脱出,打在了知楹的胸口。

    知楹整个人把半截篱笆都砸倒了,从她口中吐出一口腥甜。

    “原因。”陆霄背过手,不肯再看她一眼。

    知楹一张口,喉咙里那口被她压下去的血又冒了出来,而且更加汹涌,从她的鼻腔流出。

    就在外面嘈杂的声响里,苏锦言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背脊窜出一股玄力,虽然稍纵即逝,但是她绝对没有感觉错!

    她闭上眼睛,想要把这缕玄力抓住,有了这股玄力,就可以跟外界联系了。

    弥乐躲在里面偷看,看到这个情景,立马小声的叫了出来,“锦言锦言,你快出来看,他们狗咬狗,起内部纷争了。”

    苏锦言还在调试体内的灵气,弥乐像一只苍蝇似的在她耳边一直吵,一直吵。

    她不耐的皱起了眉,内心越来越烦躁,别说玄力了,就算是耐心也没磨没了,她没好气的吐了口气,走向弥乐身边,“你吵什么?”

    “快看,大水冲了龙王庙。”

    这里的小木屋被弥乐戳了个洞,就一截指头那么大,但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形,苏锦言透过这个小洞口。看到知楹狼狈地从一堆篱笆上站了起来,糊了满嘴的血。

    弥乐在一边幸灾乐祸道:“这样的出血量都不知道要断几颗大门牙。”

    苏锦言斜斜地看了他一眼,“你长了一嘴门牙?”

    “……”

    苏锦言再往洞口里看了眼,确定他们不会再进来,于是附在弥乐的耳边说:“帮我留意他们的动态,进来了就叫我一声,我刚才好像感受到玄力了。”

    弥乐瞪大眼睛:“你——”

    苏锦言食指点在他的嘴巴上,做了“嘘”的嘴型。

    跟弥乐交代完之后,她回到原来的地方打坐,她体内的玄力突然出现绝对不是偶然,她手上的缚灵锁,连弥乐都无法施展玄力,如果她可以感受到玄力,这就证明,她体内有一股力量是不受这缚灵锁的影响,但它很虚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