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路相逢:大叔,你有血光之灾 第225章 针锋相对 1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嘶嘶——”

    原本已经有个轮廓了,现在听到声音,苏锦言就更加确定了,正在往她身上爬的生物是蛇。

    那么此刻,她更加不能轻举妄动,白臻对她的恨意不共戴天,所以这里绝对不止一条蛇。

    这里极有可能是一个蛇窟。

    如果,这里真的是蛇窟,那么她的贸然行动,就会迎来蛇群的攻击。

    她依然是看不见,就好像是被黑洞吞噬了一样,所有视觉都被剥夺了,这些画面都是来自于她的想象,她的恐惧。

    此时,她听到了一个声音,就好像是小时候过春节玩的五毛钱一根的烟花,滋滋滋的燃料燃烧的声音。

    声音不大,却让苏锦言心里一松,她低头看,拿到火圈就在自己腿上燃了起来,原本放松下来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她本能抬腿,将腿上的东西甩出去。

    这动静是有点大,但是苏锦言也没想到会那么大,好像牵扯出来一个地震般,她整个身体都是在摇晃的。

    黑暗的空间好像开始龟裂了,苏锦言看到了裂缝一样的痕迹,她才反应过来的时候,脚下爆出一阵火花,噼里啪啦,就跟打鞭炮似的,与其同时,裂缝崩开。

    一个龙头探了进来。

    “爸爸。”苏锦言轻轻叫了出来,目光带着惊讶,自从那次之后,她都没有成功召唤过火龙,这件事,她连苏老爷子和慕铠辰都没有说。

    龙爪伸到她面前。

    鳞片带着金亮的光芒,苏锦言爬了上去,就好像小时候趴在她爸爸的背上,一样那么有安全感。

    黑暗被击破。

    苏锦言回头看了眼,她刚才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椭圆形的空间,飘浮在半空,通体是白色的,就好像是一颗蛋。

    苏锦言破壳而出,身后砰砰砰——跟经历了一场大爆破一样,什么都没有了。她在云层中,站在龙头。

    白臻在对面。

    脚踩大蛇。

    蛇身是红色的,腹白,竖瞳里冰冷而凶狠,好像随时都会扑过来一样。

    “没想到,你能活着出来,原本我还想一口一口吃了你。”白臻舔去了嘴角的血液。

    苏锦言握了握拳,虎口的伤口还在流血,有点痒,滴落在龙头处,难道刚才咬了她虎口处的人,是白臻?

    火龙突然把她从自己脑袋上抓了下来,张开嘴,粗糙的舌头舔在她虎口上,那血不再流了,伤口也慢慢地缩了回去。

    “爸爸。”

    火龙眼睛一眯,像是在对着她笑,苏锦言眼眶一热,想要扑过去抱他,却被他重新抓回去脑袋。

    “言言,要专心,慕铠辰被陆霄的白钢阵困住了,他正努力赶过来,在他来之前,我们要撑住。”

    “嗯。”苏锦言从身后拿出乌金鞭,身后似有雄火燃起,她目光就跟战场上的将兵,坚定而严肃。

    这一战,不管是为她自己,也为了她的父亲,为了天下人。

    站在她面前的是白臻,是以后毁灭世间的因素,不可不除。

    白臻冷笑了一声,眼神带着轻蔑:“就凭你?一个半人半魔不伦不类的生物?脚下的火龙也不是纯正的吧,跟龙族缔结了契约?”笑意冻结在嘴角,“都是杂种,怎么跟我斗?”

    “住口,白臻!你侮辱我可以,不准你骂我爸!”

    “你!”白臻眼看着明明是要发火了,情绪爆发的燃点也写在了脸上,但不知道她是怎么说服自己的,居然将这股火气压了下去,笑道:“我暂时不跟你计较,苏锦言,只要你答应我,离开祁彦,我保证整个驱魔村都不会有事。”

    “白臻,你用什么身份跟我谈条件?”

    “我没有跟你谈条件,我在跟你做交易,只要你离开祁彦,不仅驱魔村,就是这个世界,我也不会碰它一草一木。”

    白臻开出的条件非常诱惑,苏锦言有那么一瞬间心动过,只要她答应了白臻,那么她之前所担心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但是,这么做,对大叔公平吗?

    此时,一双大掌拍在了她的肩膀上,一个穿着唐装的男人站立在他身后,苏锦言一惊,猛地回头一看。

    “爸。”

    苏振德笑道:“言言,你要相信自己,相信他。”

    苏锦言点了点头,转头对白臻说,“不必多费唇舌了,我们还是来打一架吧,这里只有生死较量,没有什么交易。”

    “敬酒不吃!蛇銮!”她向上一跃,苏锦言见状,执鞭追去。

    火龙看到白臻脚下大蛇朝着它猛扑过来,猩红的口腔内部组织在它面前展露无遗,腥臭的风浪席卷而来,獠牙尖峰,带着嘶吼。

    一龙一蛇,一人一妖,在这九天上开始了一场生死搏斗。

    一道钢线从慕铠辰耳边贴着划过去,将那已经结痂了的伤,新弄出了个口子,左右两边又袭来两道钢丝。

    慕铠辰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这里的空间,已经不允许他再做出一些大动作了,正在犹豫间,上下钢丝也如脱弦之箭冲了过来。

    好看的眉毛拧的紧紧的,这么拖下去,真的会被困在这里出不去。慕铠辰抬头看着那密密麻麻,像是一团毛线缠绕在一起的钢丝,压得人穿不过气,也像是把生路都封住了,堵上了。

    “看来,只有死了。”慕铠辰自嘲一笑,突然手中神渊剑放出耀眼的光芒。

    他根本没有给那四根钢线靠近他的机会,神渊剑锋芒毕露,将这些钢条悉数斩尽。

    慕铠辰这个做法,无疑是自杀的行为,就好像是把一个两分钟才爆炸的炸弹,硬生生提前到10秒。

    如他所说,这样一来,只有死了。

    密密麻麻的钢线朝八个方位冲去,速度之快,就像是那雄狮般的奔流,慕铠辰提着剑,站在原地,垂着脑袋,让人看不出他的表情。

    但陆霄想象,那一定是绝望的脸,因为他没有退路。

    不出5秒钟,慕铠辰所在的空间就已经被泛着冰冷银光的钢线填补了。

    慕铠辰似乎是被卡在这些这些钢线之中,只能在这些银光中间,看到模糊一个身影。

    在一边观看的陆霄,背脊也不由得挺了起来,冰冷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喜色,嘴角慢慢挂起了冷笑:“既然你命数如此,就休怪——”猛地,只见他瞳孔一缩。

    他话还没有说完,冰冷的剑锋就贴在他的脖间,与他温热的脉搏形成强烈的对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