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路相逢:大叔,你有血光之灾 第240章 鬼藩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苏锦言小声说了一句话。

    那只巨型犬立刻眉开眼笑的放开了爪子,还蹭了蹭她的脖子说:“没听见,你再说一次。”

    苏锦言羞得连脚趾头都要红色,恼羞成怒地推开他,“大叔,你够了。”

    双手被他按住在胸口,抽不走。

    “言言,再说一次。”他很坚持。

    苏锦言只好很小声的再说了一次,“我脸红是因为昨晚的事。”

    苏锦言被他揽入怀中,耳边是强而有力的心跳,一个声音从她头顶上传进耳朵里。

    “言言,我喜欢你。”

    苏锦言来不及感动,陈小豪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慕铠辰接下来要做的事也被打断了,脸色不善的说道:“这小子真会挑时间。”

    苏锦言笑了笑,赶紧接起了电话:“喂。”

    “言言,你今天要来学校吗?我打听到了今天篮球队跟二校区有个友谊联赛,可以在那里找到人。”

    苏锦言说:“哦,好,几点?”

    陈小豪想了想说:“好像是两点,这次比赛在二校区,你先到北门,我在那儿等你。”

    “嗯,好。”苏锦言挂上电话,随口问了下慕铠辰,“你去不去?”

    慕铠辰出乎意料说不去。

    苏锦言挑眉,突然这么大度?难道昨天晚上的定心丸这么有效?

    慕铠辰神情自然的说:“我会给你最大的信任。”

    苏锦言才不相信这个家伙说的这些话,不过,既然他都说出这句了,怎么不乖乖配合?

    “那好吧。”苏锦言卷着被子跳到衣柜边,挑选了一件明媚的碎花裙子,她肤色白皙,这样的衣服衬起来人更娇美。

    她连人带被子都卷进了浴室。

    慕铠辰此时打了个电话给晏杨,“我记得你今天有个演讲。”

    “是啊,不要告诉我你要去旁听。”

    “嗯,给我留个座位。”

    晏杨挂完电话,下巴都快跌到地上了,这小子不会被鬼上身了吧?

    苏锦言从浴室出来,看到慕铠辰已经在餐桌上等她了。

    苏锦言纳闷了,她原本以为慕铠辰只是拿拿样子,没想到他真的这么淡定,这么平静,倒让她无所适从啊!

    午餐苏锦言只吃了一点点,其他都喂给了流萤草,它现在也可以吃点肉类了,特别喜欢培根。

    慕铠辰停下筷子看她:“看来,昨晚的运动量对你来说还是游刃有余的。”

    苏锦言差点把嘴里的白菜喷出来,什么叫游刃有余,意思是以后他要加强力度吗?

    “别别别,我累得快不行了。”说完,她脸一红,怎么在饭桌上就跟他讨论这件事了。

    慕铠辰说:“那你还吃那么少?”

    苏锦言看了看自己还剩下半碗的饭量,这才反应过来说:“二校区边上有一家酸菜鱼我想吃很久了,这日不如撞日,我留着肚子待会儿去那儿吃。”

    “和陈小豪?”

    苏锦言认真想了想回答:“看我们能不能约到那个篮球经理和队长了,不然只能跟陈小豪啦。”

    “五次。”

    苏锦言愣了一下,说:“什么五次?”

    “大本营的时候,你欠我五次,昨晚还了一次,现在你开口闭口都是陈小豪,要多记一次,所以五次,还有不许跟他去吃饭,下次我带你去吃。”

    靠,原来他数的次数是这个意思!苏锦言脸上的热度还没有褪下,就看到慕铠辰从餐桌上站了起来。

    “我要出去了。”

    “去、去哪儿?”

    “晏杨有个演讲,我过去旁听。”

    苏锦言又纳闷了,他什么时候对那些枯燥无味的学术演讲感兴趣了?

    似乎看出她眼里的疑惑,慕铠辰说:“你有没有想过吴宝奴为什么能够进你们学校?蠡族位于山区,条件很差,一个从山区出来的孩子,可以进入你们私立学校?单单学费来说他们就负担不起了。”

    苏锦言拖长了音说:“你是说学校有他那里的人?那跟你去听晏杨的演讲有什么关系?”

    慕铠辰说:“晏杨演讲的学校位置在海华区。”

    海华区?海华区就一家私立大学,就是二校区。

    慕铠辰终于暴露了自己大尾巴狼的心思,他想让苏锦言跟他一起去,但被陈小豪捷足先登,所以,他饶了这么一大个弯。

    瞥了她一眼问道:“你跟不跟我一起去?”

    苏锦言想了想说:“不去了吧,我们兵分两路,你去跟老师这条线,我跟陈小豪跟篮球队这条线,综合起来就是吴宝奴的日常了。”

    慕铠辰目的落空,阴着脸从家里离开了。

    苏锦言等他离开之后,捧腹大笑。

    看着大叔离去时的那个表情,真是太解气了,她就知道他没这么大方。

    慕铠辰走后,她收拾了一下也出了门。

    到了北校区门口,就看到陈小豪的身影了。

    背着一个大背包,白色的T恤,黑色裤子,裤腿那里折了两折,露出白生生,富有线条感的脚腕。

    他像个大男孩似得朝着苏锦言打招呼。

    苏锦言看他今天精神比昨天好多了,笑了笑:“昨晚睡得不错?”

    陈小豪揉了揉后脑勺的头发,露出略羞涩的阳光笑容,“言言家很舒服。”

    苏锦言也笑了,“谁大厅就舒服,那要是让你睡房——”她突然凝住了声音,这么说不合适吧,都分手了,“那是因为你最近睡得不好,昨晚没有那只鬼藩打扰你,所以睡得就好咯。”

    陈小豪笑容里夹杂着一丝苦涩,说道:“大概是吧。”

    苏锦言看了看时间:“一点半了,比赛快开始了,我们先去篮球场看看吧。”

    陈小豪点了点头,他刚才在苏锦言来之前就已经到学校里面踩点了,就怕给她带错了路。

    苏锦言原本一直跟着陈小豪在走,但路上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少,现在这条路上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陈小豪,你确定是这条路吗?”苏锦言看了眼身边的人。

    陈小豪想说是来着,但是苏锦言这么一问,他又回答不上来了,他记得刚才他来踩点的时候,不需要用那么长的时间。

    突然,苏锦言按住了他的肩膀,令他心跳加速,他鼓起勇气,反抓住她的手,跟喝完酒似得,从脖子红到耳朵根。

    他提起勇气,想对她说一些心底话,但话还没有说出口,就看到苏锦言对他做了个禁言的动作。

    “别说话,这里有古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