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路相逢:大叔,你有血光之灾 第16章 诡异的空号 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16章诡异的空号3

    苏锦言感觉刚才那个心脏骤缩的痛感突然消失了,她喘了两口气,小跑了过去,青皮鬼被慕铠辰钉在地面,而且声声都在求饶。

    苏锦言顿时起了疑心。

    大叔一开始就说自己不会驱鬼,但是现在却只用一把桃木剑能把这只猛鬼收服,到底是他天资聪颖爷爷的手札看两遍就会还是自始至终都在隐藏实力?

    如果他一直都是骗自己,那目的又是什么?

    慕铠辰回头看到苏锦言若有所思的样子,双眸眯了眯,再次转过头时,眼神更加肃冷了。“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这一条路就你们路过,我就想跑出来吓吓你们,没有恶意。”青皮鬼一副可怜的样子,他猛地磕头,“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苏锦言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胆子,从慕铠辰身后走出来,“你胡说,在医院明明就是你上了大叔的身,还企图想要杀了我,要不是爷爷教我用血对付你,我早就去阎罗殿报到了。”此事一说起,她都觉得自己的脖子到现在还疼呢。

    慕铠辰的眼神越来越肃冷,就连吐出来的气息都带着袭人的寒气,“看来,你没有说实话。”

    “我……我……”青皮鬼欲言又止,似乎有很大的为难之处。

    “说不说,再不说我就让大叔把你打到魂飞魄散!”苏锦言用言语恐吓。

    “说说说,我说。”青皮鬼额头沁出一层冷汗,“我说,在医院确实是我,但我也是受指使的,但是我不能说是谁,那只鬼太厉害了!”

    “难道你不怕现在就魂飞魄散吗?”苏锦言再次说道。

    “真的不能说。”青皮鬼可怜兮兮地祈求着,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眼里放出了光,“我可以用一个消息跟你们交换,还记得你的朋友吗?就在洗手间你遇到的那个女人。”

    赵佳佳?难道他知道赵佳佳死亡的原因?苏锦言皱了皱眉,急道:“快说,她怎么了。”

    青皮鬼勾勒出一道诡异的笑容,“她就快要死了。”

    苏锦言急急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时候,一股隐约的血腥味渗入在空气中,青皮鬼脸色比刚才还要更难看,“那只鬼,来了。”

    慕铠辰猛地把桃木剑拔起,警觉地看着四周,青皮鬼趁这个时候逃跑了,消失在这片血腥味的空气中。

    说来也奇怪,血腥味在青皮鬼逃脱之后,就渐渐消失了,最后只有路边小草的淡淡清香味。

    苏锦言这才察觉青皮鬼已经逃跑了,心中顿时烧起一把无名火,“可恶,被他给骗了!“

    “不,他没有骗我们。”慕铠辰望着一个方向,那里有几朵杏花飘动,而那个方向就是刚才血腥味散发的源点。

    苏锦言这才想起来,准备跟他秋后算账,“大叔,我怎么觉得你一点也不像是初学者的样子,起码就你刚才的身手,比我爷爷那装神弄鬼的身段有模样的多了。”

    “我练过武术,至于抓鬼方面都是从你爷爷手札上复制过来的,如果不信,你可以自己看。”慕铠辰把手札递到苏锦言面前。

    苏锦言拿过来将信将疑地翻了几页,上面果然详细记录了,如何将桃木剑开光,以及如何驱鬼抓鬼,难道真的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过大叔从刚开始就从来没有害过自己,不但没有害过自己,还救了她不少次,即便是他有意隐藏自己的实力,应该也有他自己的原因。

    把手札扔回给慕铠辰,苏锦言不屑地嘟囔,“神神叨叨的东西,我才不稀罕。”

    慕铠辰动作细微地松了一口气,眸光深邃,然后追了过去,“你刚才说你上次是用自己的血驱走附在我身上的青皮鬼。”

    “是啊,爷爷教我的,很有效。”苏锦言觉得奇怪,大叔怎么突然说起这个话题。

    驱鬼手札上明确记录着,要想驱走附在人身上的青皮鬼,只需一滴“处/女血”。

    难得,慕铠辰唇角提起一缕淡得几乎令人察觉不了的笑意,“恩,确实有效。”

    两人回到家门口,苏锦言刚打开门,屋里就涌出一阵令人战栗的寒风,她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怎么这么冷,我出门的时候没有开冷气啊。”

    原地跳了几步,仿佛要抖落这一身的寒意,苏锦言这才进了家门,家里的灯光明亮,她这才看到自己一直被慕铠辰牵着的那只手,有一层灰,大叔,不是把手里的脏东西擦在我手上了?

    苏锦言转过头去看他,慕铠辰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那个手机不正是自己的吗?苏锦言走过去把手机夺了回来,“我只是让你接一下电话,不代表你有权利查看我的手机。”说完,她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手机,确定没少什么资料才放回自己的口袋。

    慕铠辰鹰一般的视线看着苏锦言。

    苏锦言说:“你看着我干嘛?”

    “没事,时间不早了,赶紧去休息。”慕铠辰转移话题,走回自己的房间。

    关上门的时候,他多看了那堆纸箱一眼,蹲了下去,修长的手指描绘着纸箱的棱角,黑眸暗了暗。

    苏锦言的房间里传来了热水器抽水轰轰的声音,慕铠辰脸色一变,那些香灰一旦遇到水就没有用了。

    他迅速地冲去苏锦言的房间,看到装香灰的那间外套安好地放在床头的桌上,所以他又悄然无息的退出了房间,就在他关上门的同一时间,门窗紧闭的空间里,窗帘突然被风掀起了一角。

    刚刚是不是有人进来了,苏锦言关了花洒,静听浴室外,但外面静悄悄的,仿佛刚才的门声是自己的幻听。

    虽然一直告诉自己,这有可能只是幻听,但是苏锦言一颗心揣着,洗澡也不安心,匆匆洗完,裹上条浴巾走出浴室。

    但就在踏出浴室门的那一刻,迎面而来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这个房间的角落隐藏一道戾气十足的视线,正蠢蠢欲动地盯着她。

    苏锦言隐约感觉到不对劲,刚才遇到青皮鬼时闻到的那股若隐若现的也是这种味道。

    这时候,放在床上的手机突然响起了铃声,在下一秒莫名被自动接起,扬声器里传出了女人的惨叫,苏锦言捂着嘴巴,后背紧贴墙壁滑了下去。

    </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