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路相逢:大叔,你有血光之灾 第27章 在想怎么追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27章在想怎么追你

    “可不嘛!刚买来的东西,我就只吃了一口,全喂入这病人的嘴里的。”苏锦言睨了病人一眼,揉着自己的肚子,撇了撇嘴,“我可不打算虐待自己的胃,你既然来了,就留在这里照顾大叔,我去找点东西吃。”

    “等等。”晏扬叫住了苏锦言,修长的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半箍半带,苏锦言几乎是被他挟持着走的,“我刚下法庭,也都还没吃,谁要看着这家伙,别理他,药水没了,让他按铃就可以了,走,一起到楼下吃点东西。”

    人就这样在自己眼前被拐跑了,慕铠辰脸黑得跟个锅底没啥两样了,他的目光又放在了播放新闻的女主播身上,虽然刚才那则新闻已经过去了很久了,但他脑子里依然是视频里见到的那个画面。

    魑鬼为什么会有惊讶甚至是惊恐的表情?

    医院附近很多好吃的,苏锦言挑了一家看起来还算干净的麻辣烫店面,轻车驾熟地抓了一篮子菜,就给老板煮了。

    两人坐下来之后,晏扬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你就这么点要求?”

    “一看就知道你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家子弟,告诉你,这家麻辣烫特别好吃,保证比你在高级餐厅吃什么牛排鹅肝要强的多。”

    晏扬伸手撕了纸巾,在所在范围的桌面上,擦拭了一下,摊开给苏锦言看,“要是你在高级餐厅,绝对不会有这么种情况出现。”纸巾上明显有一层油渍和灰尘。

    苏锦言白了他一眼,“小店供不起你这大佛,要吃高级餐厅,前面路口左拐,有计程车。”

    晏扬听了之后,哈哈笑了起来,这种没有形象的大笑放在别人身上也许很没教养,但偏偏被他一身贵气压着,倒显得爽朗起来,抹去眼角笑出来的泪水,“你的思维方式跟慕铠辰那家伙怎么一模一样。”

    “谁跟他一样,我可没有那么生人勿近。”苏锦言撇了撇嘴,眼睛直勾勾地往后看,就想着老板什么时候可以快点把东西端出来。她快饿坏了!

    晏扬无声笑开,这个人还真是喜形于色,单纯得就跟小孩子一样,想要吃的时候,就眼巴巴地瞅着你。

    苏锦言回过头,见晏扬眸光深邃地看着自己,她皱了皱眉,“干嘛这么看我。”

    晏扬向后一靠,一手搭在身边那张椅子上,无意识地敲打着椅背,像是一只狐狸,眼睛里充满了算计,笑容在嘴角漾开,“在想怎么追你。”

    “省省吧,在我眼里你还不如一碗麻辣烫有魅力。”

    晏扬摸着嘴,又不知在想什么诡计了,跟只狐狸似得。

    两人吃完回去,晏扬一直低头倒腾自己的手机,苏锦言也懒得理他,看着琳瑯满目的小吃,她在想,是哪个人才,居然把一整条美食街建在医院旁边。

    到了医院门口,晏扬说:“我先回去了,明天晚上再来找你吃麻辣烫。”

    苏锦言看着晏扬的背影,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总觉得这小子是干了坏事,怕她忍不住揍他,才这么急忙走的。

    揉了揉肚皮,这一顿苏锦言是撑坏了,晏扬不能吃海鲜,那些鱼丸虾丸还有海带全都让她吃了,就没听说过,海带也能算是海鲜的一种。

    听到门开的声音,慕铠辰抬眼看了下,他手上的吊针已经拆了,可以自如地坐起身来,把两只手搭在一起,做成塔状。

    “大叔?你在等我?”苏锦言进来时愣了一下,她跟晏扬在吃东西那里东拉西扯的,吃了挺长一段时间的,还以为回来后,大叔就会睡了,没想到他还在等自己。

    “继续刚才的练习。”

    苏锦言苦着脸:“不要吧?!我刚吃完饭就要弄这些东西,明天再练不行吗?”

    “不行。”慕铠辰斩钉截铁。

    又不是你们家的事,犯得着这么认真吗?虽然是这么想,但是苏锦言看到他这么认真的模样,心里就不舒服,好像是欠了他似得。

    算了,就当是上辈子欠了他吧!苏锦言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坐回自己的床位,默默地画起了“引火符”。

    慕铠辰把手机放回床头,手机的屏幕停留在晏扬刚更新的朋友圈,那是正在吃麻辣烫的苏锦言,而配图的文字是“有你在时这才叫人间美味,否则只是一锅乱炖的食材。”

    晏扬的意思他很明白,想要借这些东西激起自己的醋意,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接近苏锦言,自己是带着目的性的,不是真心喜欢,又怎么会受到这些东西影响。

    苏锦言这次把引火符画得很好,慕铠辰看了之后,说:“可以进行下一阶段了。”

    从口袋里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刀,然后在苏锦言的食指上割了个口。

    “啊!你干嘛!”这人变态啊!苏锦言想抽回自己的手指,但被慕铠辰紧紧抓着,这一拉一扯之下,血珠一滴一滴地掉下去。

    “你以为圆珠笔能有什么效果,这里没有朱砂,只能用你的血来画。”

    眼看着血滴得越来越多,苏锦言急道:“那你赶紧放开我呀,别再浪费我的血了,靠,这要那去买得多少钱。”

    慕铠辰放开她,一板一眼地解释:“严格来说,卖血是不被允许的,还有血是一管一管地抽的,不是一滴一滴卖的。”

    苏锦言哼了一声,说:“你真该跟晏扬好好学一下,什么叫做开玩笑。”

    慕铠辰目光一抖。

    疼死了,苏锦言抖着食指也不知道该不该吹,万一凝固了怎么办。她忍着痛,一笔一划地画着符咒,这工程量大,这么点血怎么够,过程中她又用力挤了几回,终于明白为什么慕铠辰在之前对她那么苛刻了。

    这可全是血啊!哪一块画错了,都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

    最后一笔落下之后,苏锦言摊开了纸,与手札上的引火符做对比,用血画得虽然是挺难看,但幸好都对上了。

    “现在呢?”

    “念咒语,‘天地玄黄,火神相助’直到你不通过任何工具也能让这张符咒烧起来。”

    </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