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路相逢:大叔,你有血光之灾 第38章 鬼门关口 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38章鬼门关口4

    不知道因为什么,鬼婴突然发难,冰冷的医院长廊变成了黑暗滋生的丛林,一条绿得发黑的河,横亘在他们面前。

    苏锦言往后看,斑驳的石牌高高耸立,鬼门关三个字长长地拖出几公分的血滴。她拉了拉慕铠辰的衣袖,指着那几个血字,“大叔你看!鬼门关。”

    张胥眯眼,在鬼婴身后有座桥,横跨在河流上面,下面有块石碑,他扭头看着苏锦言,“不仅鬼门关,前面还有条黄泉路,那条河流大概就是黄泉。”

    苏锦言忍不住夸奖他,“不愧是见惯大场面的警官,看到死路都还这么气定神闲。”

    “小鬼!”张胥揉了揉她的头发,苏锦言立刻抱头护住,“君子动口不动手,别弄我头发。”

    “我从来都没认为自己是君子。”

    “好了!”慕铠辰突然一句话就把震慑住了场面,“要闹也得看情况,苏锦言,把你的引火咒拿出来。”

    苏锦言挠了挠头,“报告领导,引火咒我用完了。”

    饶是气场再淡定的慕铠辰也忍不住提高音调,“我让你画五十张,你把它全用完了?!”

    苏锦言没好意思地露出了八颗牙齿。

    “念秋不喜欢你们,念秋要你们死!”鬼婴从腹腔出发出闷闷的声音,稚嫩的小手一抬,从地底下,冒出了十几个白骨,黄泉上也飘出了几十缕怨魂。

    “她吃了鬼差,身上有了冥印,可以召唤黄泉里的怨魂和鬼门关上的白骨,你们都小心点,张警官,你有格斗能力,这群白骨交给你。”慕铠辰黑眸沉沉地看着张胥。

    张胥看着那一群朝着他们奔跑过来的白骨,拇指划过下唇角,耸了耸肩,像是即将上擂台的拳手松了松脖子,挑起冷笑:“好,”

    苏锦言指着自己,想说那我呢?但是慕铠辰直接把她忽略,“生魂不过黄泉路,记住前面那座桥无论如何都不能走过去。”

    他伸出右手,五指撑开,一个小型的风暴正在掌上成型,黄泉里的怨气正可以让这群守灵兽打打牙祭,他黑眸里流出一抹流光,五官跟刀刻般深刻,凌厉:“可以开始享用你们的祭品了。”

    盘旋在上空的十条守灵兽倾巢出动,鬼婴身后的黄泉怨魂也去势汹汹,灵体之间,一场搏斗正在进行。

    守灵兽的白,怨魂的黑,相互纠缠在半空,其中一直黏在慕铠辰身边的那只守灵兽也加入到了这场搏斗里。它张开了大嘴,咬在了其中一条怨魂身上,扑闪着一双萌萌的眼睛,像是一条野狗不断甩着口中的食物,最后,撕出了一块,吞入肚子里,舔了舔舌。

    可是那缺了一块的身体,转眼间又被黄泉的怨气填充,怨魂亮出獠牙,咬住了守灵兽的头,像是一条蛇一点一点把守灵兽吃下肚子里,它的身体比刚才起码大了一倍!

    苏锦言看得目瞪口呆,“这样下去要怎么玩?大叔,这是你宠物你不管?”她扭头去看慕铠辰。

    慕铠辰一手凝聚风球,一手举着桃木剑,“杀了鬼婴,这里就会恢复正常,你跟在张警官后面,黄泉怨魂交给我,白骨不比怨灵,它们只是傀儡,没有威胁性。”他没有回答苏锦言的问题,似乎不太关心那只守灵兽的生死。

    就在这个时候,刚才吃了守灵兽的黄泉怨魂突然在空中缩成了一团,像是吃了什么不好消化的东西,发出了低低的哀叫声。

    苏锦言忽然看到在那条黄泉怨魂的肚子里发出一道莹白色的光,紧接着,不知一个地方,两个,三个……黄泉怨魂像是被人全身都戳了动,从缝隙中射出很多道白光。

    “吃了不该吃的东西,终究还得吐出来的。”慕铠辰借了石牌的里,跃了上去,用桃木剑破开了怨魂的肚子,守灵兽出来时甩了甩脑袋,“呼呼”喘着大气,然后又绕到慕铠辰身边去了。

    慕铠辰伸手挠了挠守灵兽的下巴,“走,我们去会一会十大恶鬼,排行第十的鬼婴。”

    “嘤嘤~”守灵兽屁颠屁颠的跟了过去。

    苏锦言揉了揉鼻子,好像又被当成透明的了,这大叔,真是有了宠物就不要她了。这话说完,她一愣,“呸呸呸,搞得好像我在吃那只守灵兽的处一样。”这时候,好像有一根棍子打在她的背部,她“哎哟”了一声,痛到飙泪,靠,是什么东西,打人怎么那么痛,心肝脾肺肾都差点移位了!

    苏锦言拉长了脸,一脸怒气转过身。骨……骨头,她的面部表情开始僵硬,整个人都吓傻了,“啊——”她尖叫了一声,同时伸出了右腿,一脚就踹到人家那肚子上,此刻所有动作都是条件反射了。

    白骨捂着腹腔退后两步,咔嚓咔嚓地动着嘴巴,仿佛这样才能让别人知道他的怒气。

    苏锦言抱着腿,刚才那一下就好像踹到了钢板,她脱掉鞋,果然看到红肿的大脚趾,靠,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

    她一抬头,白骨又打来了一拳,她侧身躲过,又重心不稳地跌坐在地上。“你还真跟我过不去了?”

    白骨哪里听得她的话,抬起脚,准备踩下去,张胥这时像一只迅速凶猛的豹子,他一脚把那个白骨踹散了架。连头也不放过,被他一脚踩碎了。

    苏锦言咽了咽口水,把鞋重新套上脚后站了起来,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警官,真牛!不过你一上场就被人骨头都拆了,不大厚道吧?”

    张胥挑了挑眉:“你的意思是,让我不要出手,等它挖空了你的内脏之后,我再来替你收尸?”

    “我仔细想了一下,觉得你刚才做得非常正确,简直是救了国家的大英雄!”

    “你是国家?”

    “……”苏锦言翻了翻白眼,“张胥,你别每句话都堵我行吗?”

    “好。”张胥揉了揉她的头发,他就是喜欢把她惹生气之后,她那张鼓起来的脸,跟塞了满嘴瓜子的仓鼠似得。

    “都说了,别弄我头发,再摸就秃了!啊——小心!”

    </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