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路相逢:大叔,你有血光之灾 第45章 大叔与爷爷第一次交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45章大叔与爷爷第一次交锋

    门铃一大早就响了,慕铠辰刚洗完澡,湿漉漉的头发还滴着水珠,他忘记带衣服,披了件浴袍就出来了,虽然听到了门铃声,但他只是朝着大门方向看了眼,没去开,然后走到自己房间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

    苏锦言一条大腿挂在沙发上,头向后仰,长长的乌发垂落在地上,虽然水鬼那件事已经雨过天晴了,但那夜给她留下的阴影面积太大,所以她昨天死皮赖脸,死磕着慕铠辰,才能重回这张沙发上睡。

    这睡相也真是没谁了,慕铠辰走过去把她抱起来,放在自己睡过的床上,帮她盖好被子,苏锦言不知道做了什么梦,翻过了身,抱住慕铠辰的胳膊,亲了一口,蹭了蹭脸又睡了过去。

    粗粝的手指捏了捏她的脸,慕铠辰眸光放柔,走出去时把房门关上,这才去开门。

    手机关机打不通,这个臭丫头,敢情是昨天玩了一晚上手机,没电了才心甘情愿去睡觉的?这么疯狂按门铃都不醒!无名老人像是报仇似得,拼命按着门铃,他都怀疑再这么按下去,迟早这个门铃要给他崩一个洞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那头终于有了声响,还没等看清楚那人,无名老人就出手了。

    “死丫头!昨晚上做贼去了你!”无名老人手起拳头落,丝毫不留情,但很快他发现了不对劲——这手感跟高度都不对啊,这胸两三天没见面怎么就平成这样?老人抬头一看,对上慕铠辰那双阴沉的眼。

    两人互瞪了一分钟,三天没回来就往家里带男人了?!老人气得浑身发抖,扯着嗓子喊了一句:“苏锦言,你丫的给我滚出来!”

    苏锦言一个翻身摔下床了,这可把她老腰摔得,“哎哟,疼死我了。”

    无名老人老眼瞪得老大了,一把推开慕铠辰,但没推动,他又推了一把,还是没推动,他横着脖子,每一根青筋都几乎快要爆裂,“你丫的谁啊,在我家门口挡着不让我进也就算了,你还穿着浴袍,你穿着浴袍也就算了,你还坦胸露/乳,你坦胸露/乳也就算了,你看我年纪都这么大,让我一下会死啊?”

    慕铠辰心想,这货绝对是苏锦言的亲生爷爷没有错,连说话的模式都是一样一样的,还是不好得罪他,怎么说也是老丈人他爹。他主动退让,“您请。”

    无名老人大摇大摆的走进去,经过慕铠辰身边的时候,他哼了一声,“这是我家!请什么请!”

    慕铠辰还是第一次被人用白眼瞪得鼻头发灰,他弹了弹鼻子,把门关上,转过身,就看到苏锦言打着哈欠走出大厅。

    苏锦言蒙了一眼的水汽,看不起眼前的人是谁,“一大早谁喊得那么大声,也不怕把血管撑爆了!”

    “苏——锦——言——把你的眼屎给我擦干净了,看看我是谁!”无名老人恨不得手里有根狼牙棒,一棒子把他这个没脑子的孙女给打醒了!

    “爷爷?!”

    “可不就是我这个血管差不多要爆裂的死老头。”

    苏锦言不好意思地笑笑:“你怎么那么早回来?”

    无名老人瞪了慕铠辰一眼,“你恨不得我不回来了是吗?这小子是谁啊?我屋外的八卦怎么没了,你是不是又把它藏起来了。”

    “怎么会呢?我巴不得你回来呢!这是我老板,他遇到了一点麻烦,你知道的,就是那方面的麻烦,你看看能帮他的就帮吧。”

    无名老人哼了一声,“那方面的麻烦,让他去找老中医啊,找我有什么用!”说完他拿眼神去蔑视慕铠辰。

    慕铠辰的脸色变了变,但凡是个男人面对这种指控都是不乐意,何况这是无须有的罪名,“我没有这方面的麻烦。”

    苏锦言走到电视柜边上,蹲了下去,拉开其中一个柜子,翻找里面的东西,柜子都被她整个翻过来了,还是没找到,“爷爷,这里面放着那瓶药油去哪儿了?”

    “在我屋里呐,你要那药油做什么?”无名老人突然警觉了起来。

    “腰给闪了一下。”她扶着腰站起来,就连动一下都觉得扯着痛。

    闪了一下?你们昨晚到底干了什么事,腰才会闪到啊!无名老人整个人僵硬住了,他养了那么多年的小花,就这么眼睁睁地被人采走了!

    慕铠辰看穿了无名老人的想法,他没有解释,反而把手放在了苏锦言的腰上,一下一下地帮她松弛肌肉,力度拿捏地刚刚好。

    但饶是如此,苏锦言也疼得鬼叫。

    听得慕铠辰心都揪起了疼了,“怎么会闪到?”

    苏锦言瞪了他一眼,“谁让你多事,把我弄到床上去。”

    这话恰到好处的暧昧,无名老人忍不住大动肝火了,“苏锦言!你给我跪下!”

    “爷爷,你发什么神经啊?”苏锦言脸上下不去,心想,有人在这好歹给我点面子啊,怎么就莫名其妙叫自己跪下的。

    “我发神经,还记得苏家家规吗?婚前绝对不能和男人一起睡觉!小时候背的东西,难道长大了就排泄出去了吗?”

    苏锦言涨红了脸,她当然知道无名老人嘴里那个“睡觉”不是普通的睡觉,但是——“爷爷你胡说什么啊!我跟他?我们在一起能发生什么啊?”都在同个房间里睡了两个晚上了,要是能发生什么早就发生了。

    “什么都没发生?你看看他,袒胸露乳,有伤风化!”

    苏锦言冷着脸:“回去把自己衣服穿上!”

    无名老人来气了:“还说没什么?不是自家男人,你使唤得那么顺口?”

    “……”

    慕铠辰忍着笑,故意贴在她耳边说:“那我去换衣服了。”

    苏锦言汗毛一炸,恨不得一脚丫踹到那个男人的屁股上。她愤愤的“啧”了一声,“丫快滚你!”

    转过头,赶紧把她还在愤怒中的爷爷往沙发上带,“爷爷,你坐好了,我去给你泡杯茶,再给你解释清楚是怎么回事。”

    慕铠辰出来的时候,苏锦言刚好把茶泡好了,她冲他一叫,“大叔,过来一起坐。”

    慕铠辰点了点头,干脆坐到苏锦言身边。

    听了苏锦言的解释之后,无名老人知道这是一场误会,但老人的自尊不容他说一些掉身价的话,他喝了一口茶,慢悠悠地睁开了眼眸,“我听丫头说,你经常招惹那些东西。”

    慕铠辰背脊突然直了起来。

    </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