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地藏王面显犹豫,一面是阴阳秩序不可违,一面是将臣的威胁。

    “我并无害人之意,请地藏菩萨成全!”我跪地三拜。

    地藏王眉头紧锁。

    长空中传来将臣的大笑:“地藏老儿,想你也是不愿与佛界同流合污的人。难道忘记了自己当初发下的心愿吗?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还是通过这种自罚式的修行就能减去自己内心的罪孽感?”

    将臣说的这话我一点都不懂,但是有一点我知道。那就是他这话就像一把冰锥,扎入地藏王的心里,后者勃然变色,好像被刺中内心隐晦的深处。

    地藏王垂目,嘴角浮出自嘲的一笑,最后长长呼出一口气:“张青,本座答应你了。你们二人共享你的阳寿。现在,你们现在可以回去了。”说着意兴阑珊,身影慢慢退入冥府大门。

    “等等。”我喝住他。

    “你还想怎样?”地藏王没有回头,但应了一声:“哦,我知道了。你是想知道你还有多少阳寿吗?帮人帮到底,我一并告诉了你吧。”

    我摇摇头,“不。”

    “你不想知道你还有多少阳寿?”地藏王狐疑道。

    我一把搂住宫琴音的肩膀,笑道:“知道又有什么用呢,省得瞎担心受怕。如果我还有一天的寿命,那我和她就一起活半天。如果我只有一个小时的命,那我就和她快快乐乐过半小个小时。只要我们能在一起,什么痛苦都不是痛苦。”

    地藏王微微一笑,“有趣。人间到底还是有爱。那你叫住我,是为何?”

    我合十鞠躬道,“没什么,就是想给你说声谢谢……”

    毕竟无论如何,最后他还是手下留情了,一再破规让我们得以团圆。

    地藏王充满阴霾的脸上,恢复了原先的慈祥笑意,“好说好说,既然如此,我就再送你们一层吧。”说着他从宝座摘下一瓣荷花,随手甩出。

    花瓣在空中变成小舟,将我们搭载上去,飞过归海,重返人间。

    花瓣小舟如同空中飞艇,带着我们往天空尽头飞去,穿过厚厚云层,一阵强烈白光射来,我们顿时暴盲过去,看不清画面。

    当我能看清楚事物的时候已经坐在三清殿上的蒲团上,陆响和赵正臣抓住我的手臂,激动摇晃,喜出望外:“太好了,你醒啦?”

    因为他们太用力了,手臂处传来疼痛感,我这才确认自己已经回到人间。随即我脑海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宫琴音,她有没有回来。

    顾不得和两人解释,我当即跑去宫琴音的房间,扑倒在她的床边。

    宫琴音幽幽醒来,见是我,两人相拥而泣。

    此时相拥,恍如隔世。

    但宫琴音的脸近在咫尺,是如此的真实。要不是触到肌肤的温暖,我还以为身在梦中。

    “小师傅,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了。”我笑道。

    宫琴音苍白的嘴唇动了动,笑道:“笨蛋,你还叫我小师傅啊?”

    “那叫你什么?”我楞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对,那我以后叫你小琴。以后,我的命就是你的命,你的命就是我的命!”

    宫琴音重伤之后醒来,身子还很虚弱,见我开心得像个猴子似的,只用手指弹我的额头。

    两人欢声笑语,只觉一生中从未有此刻快乐。

    后面跟上来的赵正臣和陆响见我们乐也融融的模样,也知道我下去冥府成功救回了宫琴音。

    说起这事,我想起一个人——将臣!

    如果不是他帮忙的话,我恐怕已经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了。他的声音能直达冥府,那他现在一定就在北茅山上。

    说起来,他为什么要救我呢?传说中的僵尸之王不是凶残嗜血的吗?

    我见天色已晚,便让宫琴音先行休息,轻轻地给她盖上被子。我则披上大衣,趁着夜色前往北茅的最高峰。

    果然,太清宫的望月亭上立着一条人影,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你,来了。”声音浑厚,赫然便是冥府中将臣的声音。

    黑夜中,那人穿着黑色的中山装,衣着朴素,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好像在街上碰到随即忘掉的路人,但是他的眼神却充满魅力,仔细看像深渊般深邃,红月般神秘……

    “嗯,谢谢你冥府的救命之恩。”

    将臣看着月,淡淡笑道:“一介凡人,敢只身下到冥府救人,也是我活了无数年月第一次看。不用谢,救你也不过举手之劳。”

    “有一点我不是很懂,冥府中你和地藏王的那段话。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这个心愿很伟大,不是吗,为什么你说他是自罚式的修行?”我不敢走得太近,只是远远地和他说话。

    将臣呵呵地笑了笑,道:“那是因为他是仙佛界少有的有点良知,但又不敢改变现实的人。”

    他不说还好,一说我就更迷糊了。

    “你还记得苦昼短的这首古词吗?”将臣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点点头,“当时你只念了上半部,下半部就是:何为服黄金,吞白玉。谁似任公子,云中骑碧驴。刘彻茂陵多滞骨,嬴政梓棺费鲍鱼。”

    大意是若真有长生不死药,求仙的刘彻的坟墓就不会空余白骨,秦皇死了还得白费鲍鱼掩饰臭味。说的是不死药根本是飘渺之物。

    “不错,不死药的确是飘渺之物,但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人的寿命不止百年。上古时候,凡人彭祖尚且有八百年的寿命,何以到了今日,人最多只有百年的寿命?”将臣目光如炬看着我。

    他这一问当真问到我的心底,茫然摇头。

    将臣苦笑道:“天下万民皆为刍狗,有生皆苦,在人世间历尽八种苦难而只有短短百年的寿命,还有遭受轮回之苦。而神仙佛魔却长生不灭,逍遥自在,这又是为什么?就拿佛来说,口口声声说普渡众生,自己却居于庙堂,不事生产,然而心安理得接受万民供奉,所以我才那样说地藏王。”

    我看着有点激动的将臣,沉声道:“你说的这些就是长生诀下半部的秘密?”

    将臣缓缓点头,咬牙恨恨道:“不错,这就是长生诀的秘密。远古时期,仙佛神僵发生过一场大战,决定天下万民为谁的囊中物。仙佛并胜,分管东西两部,居于九霄天庭、极乐世界。我僵族败了,只配享用天下人民的鲜血。神族更惨,世代沦为仆役,掌管六道众生的司职,设置轮回,布控风雨雷电,人们在此中永世轮回,每一世多出的寿命和灵气便由仙佛两界共享。所以人间只有短短百年寿命,有的甚至死于非命,而仙人、神佛却得以长生不死。”

    我听了,久久无语,半响才道:“所以长生诀的秘密就好像那首古词说的那样,吾将斩龙足,嚼龙肉。使之朝不得回,夜不得伏。自然老者不死,少者不哭——首先要化为僵尸,然后打败满天神佛,破坏轮回,使得天下人恢复到彭祖时代应有的寿命?”

    “正是。”将臣自嘲应了一声,“可惜那是不可能的事,满天神佛江山已稳。我僵族大势已去,只能流离浪荡在人间,以怨为力,以血为食。所谓长生诀,也不过痴人说梦罢了。”

    我冷笑,只觉胸中憋住一口气。将臣之感叹僵族没落,只不过惋惜那场大战输了,并非真的有同情心,惋惜人类。要是僵族坐上了仙佛的位置,也一定会像他们那样。

    最惨的是人类。

    寿命灵气被仙佛神界剥削最多只有百年的性命,有生之年必须经历八种苦难,接受轮回之苦,而且还是僵尸的食物……

    怪不得地藏王说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也许他是禁不住内心的良知而没有成佛……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强如地藏王、将臣都无法打破的桎梏,我一个渺小的人类能做什么?

    终有一天,我也会死去,宫琴音也会死去,喝过孟婆汤过了奈何桥,重新投入下个轮回,谁也不记得谁,那我们的相爱意义何在?

    我不敢问地藏王我还有多少阳寿,看似豁达,其实是一种畏惧,等同鸵鸟遇到危险把头埋在沙里。唯一意识到爱的时候,就是开始知道一切都会失去和消失。

    此时月明星稀,不知道怎么的,我无可抑制地想起宫琴音,来自胸中肋骨的疼痛,唯有将她拥入怀中,这痛苦才能平息。一颗热泪划落,将一棵小草压弯了腰……

    —全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