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听说奶奶找我,我心想家里不会出什么事吧!

    毕竟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我不得不担心了。

    出了小鹿家的大门儿之后,盛夏,火大的太阳,我有点发愣,这几天我经历这么多诡异事情,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

    我一路急匆匆的向家跑去。

    刚一进院门,我就焦急的喊到:“奶奶,奶奶。”

    “诶!一上午了,不在家看书写字,跑哪去了?”

    回到家看到奶奶正在厨房里擀面条。当时吃面条是手擀面,家里还没有压面条机,不像现在吃面条都去超市买挂面。

    我赶紧去灶台帮着烧火,当时我们家用的是地锅煮饭,要捡柴烧火才能做饭,不像是现在都是用的天然气。我问道:“奶奶,俺爷说,你找我?啥事呀?”

    奶奶答道:“今天上午你爸爸来电话,你爸说让你弟回来上学。”

    我们家兄弟俩,我弟弟叫夏建国,比我小两岁,本来我爸爸想给我弟弟取名叫夏战国的,因为春秋和战国是东周的两个时期,后来不知道怎么了我妈妈不同意,说不好听,我妈妈给弟弟取名建国。

    父母在我六七岁的时候,就去了大城市打工,父亲刚开始是在饭店做厨师,母亲在饭店做服务员,后来挣到钱了就在市区开了个小饭店。

    而弟弟从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就被父母带到他们工作的城市上小学了。现在上完小学了,没有本地户口应该是上不了初中的。所以父母才打算让弟弟回来上初中。

    奶奶说我父亲来电话就是想让我抽空去学校问问,然后替弟弟报个名。等过几天他就送弟弟回来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爷爷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小鹿的尸体有没有找到。本想着去喊爷爷回家吃饭,不过奶奶却没让我去。说是在人家帮忙,不用管他,让我吃过饭感紧去学校问问我弟上学的事情。

    着急忙慌的吃完了饭,就朝着学校出发。我们学校是在我们乡里,要是走着去才不多得半个多小时才能到,还好我们家当时有自行车。

    骑上自行车,在经过小胖家的时候,我看见小胖在自家门口转来转去的好像有些焦急,我就上去问了一句。

    “你在这干啥?”

    “啊!哦……是小秋啊。”

    小胖应该是想什么入了神,被我突然打破,吓到了,不过看见是我之后才松了口气。

    “不是我还是谁,难道是晓宇啊!”

    习惯性的说完这句话,我就沉默了下来。

    看得见,对面的小胖身体抖了抖也沉默了下来。

    晓宇,一个我们都不想提起的人,却让我由于习惯再次提了出来。

    这时对面的小胖打破了沉默:“小秋,你说……你说小鹿是不是晓宇害的。他会不会回来害我们呀?要不然我怎么会做那个梦,而且我能够感觉到最近好像有什么东西一直盯着我一样。”

    我很想开口安慰小胖几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小鹿死前叫着晓宇的名字,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也许真的是晓宇,为什么当时我没有开启阴阳眼看看呢?

    又是一段沉默,我突然想起了正事。

    “不跟你说了,我还要去学校一趟。”说完就骑着车子走了。

    路过水库的时候,看到岸边围了一群人,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忍不住好奇,就放下自行车凑了上去,看到有一个我家邻居,叫大军,比我大两岁,平时玩的还不错,于是我就上前去问道:

    “大军哥,都给这看啥类?”

    “有人淹死了,是咱村的小鹿。”大军说完我愣住了,怎么会是小鹿。小鹿不是投进自杀了吗?于是我伸头向前看去,果然是小鹿。

    “啥。”小鹿淹死在河里了,我有些不敢相信。那今天上午投进的是谁?我跟小胖今天在小鹿家亲眼看见小鹿投的井呀?难不成投进的不是小鹿?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我的脑子里,让我很是费解,不行,我要赶紧去亲眼看看,于是凑上前看了看,没错就是小鹿。

    被河水泡的全身浮肿,一双死鱼眼有些泛白,充满了怨恨和不甘心,想到这个昔日的好朋友,如此短命很是不敢。

    夏天,还是盛夏,不过却感觉背后丝丝的凉意。难不成这附近有鬼?那我要不要开启阴阳眼看看呢?还是算了吧?多管闲事干啥?还是先去学校帮弟弟问一下上学的事情吧。

    骑着车,一路走来,总感觉有谁在暗中看着我,说不上来是什么?

    来到学校,此时正是暑假,学校自然是没有学生的,不过有看门的保安和负责招生的老师。

    来到校门口,看到门口坐着看大门的一个保安和一个学校的老师在聊天,给他们打个招呼就进去了,

    路过的时候,好像听他们在聊,哪个老师的孩子被狗吃了什么的?也没太放在心上。

    帮弟弟问了招生入学的事,很简单,像我们这种乡下学校只要有钱就能上。

    回家的路上,再路过水库的时候已经有人了,小鹿的尸体也不见了。

    回到家刚走到院子里,就看到奶奶在堂屋里打电话。

    “小秋呀,快来!”前脚刚踏进门就听见奶奶的呼唤,嗯,从小到大只要我进门,奶奶就知道我回来了,我的脚步声她可是听的最准了。

    “怎么了?奶奶?”我一边问着,一边好奇的往房间走去,看见奶奶站在电话旁向我挥手,我貌似好像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喂?爸?是我,小秋。”从奶奶手里接过电话,我说道。

    “小秋啊?最近怎么样啊?在家里有没有好好学习?”电话那端一个中年男性的声音响起来。

    打电话过来的正是我父亲。

    “当然没有了,爸,我天天都在家看书写作业的!”我说着还忍不住把自己夸了几句。

    “哈哈,那就好,对了,爸给你打电话是觉得你弟弟快上初中了,这边忙,没时间照顾他,你去你学校打问打问,看怎么样......”

    “刚才去学校问过了,招生老师说只要我弟弟回来,直接去报名就行了。”我对爸爸说道。

    “小秋在家吗?”正当我和父亲通话的时候,院子里想起了赵老头的声音,匆匆把电话交给了奶奶然后走到院子里问道。

    “赵爷,你咋了?没事吧?”我疑惑的问道,难道是我爷爷上次救了小黑,这个赵老头过来谢我的。

    “唉.....”赵老头一声叹息,随即紧紧的拉着我的手,扑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

    看到赵老头给我下跪了,我搞不懂到底什么情况。

    “赵爷,你这?”我被赵老头这突如其来的行礼吓到了,呆呆站着不知所措。

    “老赵,你这是做啥?”奶这是也从屋里出来了,然后示意我将赵老头搀扶起来。

    “你们,别拉我,小秋呀,赵爷求求你,”赵爷爷挣扎着,愣是不肯从地上起来。

    “赵爷,有话好好说,别跪着,这样对你腿不好的。”我在说话的同时还在不停的将赵老头往起来搀扶。

    “小黑他,又出事了......”赵老头说话的时候满脸的沮丧,痛苦溢满了满脸。

    “啊?怎么回事?”奶奶吃惊的问道,手中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呆呆的看着赵老头。

    “唉,”赵老头叹了叹气说道,“那次他的确是好了,可是昨天,又开始了,一直都是昏迷不行的样子,而且,梦里还说着胡话。”赵老头说着,感觉他都快哭了,也是,他家就这么一个孙子,要是出了事,他当然感觉不好受了。

    “小秋呀?你能不能在帮忙想想办法?”赵老头把他的目光转向了我,满满的祈求神情,从他的目光里,看到了我的不知所措的神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