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回到普德大学的崔小优磋磨着手中的水晶天鹅,苦思为什么只一趟兼职路上得来的水晶天鹅没了眼睛。

    “崔小优,你怎么还带起美瞳来了,眼珠子好黑。”

    黑洞洞的眼珠子有洞察一切的目光,让人不敢直盯着看,仿佛心里的秘密一览无余。

    不知为何心虚的李敏边说边避开了对视的眼。

    “好看吧,新买的。”

    不知要如何解释的崔小优默认了买美瞳的说辞。

    不再纠结的李敏拉起崔小优想去吃饭了,做什么也没有吃饭大:“走啦,一起去吃饭。”

    手拉手,到竹苑吃饭,不曾想走下楼几步崔小优自己感觉远处方向站牌边有着火一样的红光。

    刺眼的厉害,301站牌怎么了,怎么感觉着火了一样。

    “李敏,你有没有感觉301站牌在着火。”

    听到这话感到奇怪的李敏说:“没有啊,你错觉了吧。”

    再多不敢问的崔小优只能放下疑虑到食堂吃饭,毕竟下午还有形体课,体力活。

    上完课感觉四肢断裂不是自己的一样。

    从其他宿舍串门回来的八卦通李敏进问就说:“崔小优,你听说了?学校外站台301中午的时候有个女生在那里死了,留了很多血迹。”

    听到这话的崔小优有些打怵,原来着火的意思是死人的意思?

    “真死人了?怎么会死人呢?”

    李敏有些害怕的说:“听说是有个入室抢劫的杀人逃犯杀了护理学院的陶然,在那里等车就被无缘无故的杀了。”

    “就是站台上贴着的那个入室杀人逃犯杀的。”

    听见死人的事,且是死在自己学校大门旁,进出校门的同学一时间少了很多,独来独往的同学几乎不见踪影。

    接连发生奇怪的事情,崔小优有些恐惧,心里装着事情,还是答应舍友李敏,一起去五一街吃麻辣烫。

    选想要吃的菜,香菜,白菜,鱼丸,瘦肉摞在一个塑料盆里等待上菜。

    “老板娘,我们两个都要微辣。”

    “好嘞。两个靓女微辣。”

    放下桌牌,挥挥手,李敏有些奇怪于崔小优的走神。

    “崔小优,你怎么啦,怎么心事重重的,有得吃还不开心。”

    回过神的崔小优无奈的说:“没什么,只是想要请假回家一趟。”

    “哦,那请啊,这久没多少课要上。”

    回家也不知该如何问起的崔小优想着要不要在回家前去寺庙拜拜香,说不定就解决也是有可能的。

    “敏,吃完东西,我们一起去回龙寺拜佛许愿吧,反正没课。”

    回龙寺离五一路不远,不过七八站车程的样子,香火也还旺盛。

    “可以啊,我要去许愿。嘻嘻。”

    就算是下午,寺庙人来人往热闹的人气,烟火气一阵阵传来。

    气球,棉花糖,糖人,纸钱,香烛混在寺庙两旁好不热闹。

    买把小香,诚心跪求在内殿,祈求上天佛祖:“佛祖保佑,信女崔小优近日连遇怪事很是不安,特来祈愿平安。”

    诚意三拜三跪。

    拜佛后,心静不少。

    尽人事听天命,走出佛堂,刚想买个棉花糖,不想被人拦住去路。

    “美女,慢走。”

    回过头,看到约三十多岁的一个光头和尚立于阶梯台上。

    目光笃定的扫过崔小优和李敏,把目光最后定在崔小优身上。

    一时间挪不开脚步的崔小优目光炯炯的黑眼珠子回望着和尚。

    三步并两步大跨步而来的大和尚有气拔山兮的气势。

    “美女,我看你最近几天很是遇到些烦心事,可能借一步说话。”

    寺庙,和尚,女施主。

    “嗯”几乎听不见的答应了声,现在的崔小优可没有烂熟于心的自信,现在的她就像溺水的救命者紧抓到不知是甚的慌张。

    “敏,你先去买棉花糖,我听这位大和尚念叨几句。”

    “嗯嗯,那你要快点啊。”

    看着李敏走远。

    “是啦。”

    跟着几步走来到狮子座旁,看他如何解惑。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能看到鬼怪的。”

    一针见血的直问。

    “四天前突然就能看到了。”有些慌张的回话,仿佛一位迷路在沙漠急需指路的小民,带些急急的追问语气。

    黑眼珠子魔力一般的盯着突兀在寺庙见到的大和尚。

    “还会在死人的时候看到火光,有些奇怪。”

    所有疑虑托盘而出,望能得到解答。

    不过秒秒,拨珠而思。

    “观你面容,眼珠嘿呦十分,天眼开,不知于你是福是祸。”

    这一秒看不见和尚清秀帅气的样子,只有信女盯着和尚求医问药。

    掏口袋,拿出木鱼递上,道:“给,时时不离身,可安心神。”

    抽手接住竹制木鱼,不知名的文字环绕在鱼身,带有安定的神气。

    “谢谢,谢谢。”

    谁也没再提钱的事。

    “有事来回龙寺找我戒奢,这是我电话:15287696800。”

    “嗯嗯,谢谢,我叫崔小优,在普德大学读大一。”

    几番交代,心神大定的崔小优约着李敏回了学校。

    不管李敏怎么问,都没告诉大和尚说了些什么,李敏只得无奈作罢。

    并不知道在她走后,戒奢和尚立即打给了徒弟刀春生。

    “春生,你们学校出了个天眼刚看的小学妹。你要不要去看看。”

    捣鼓徒弟去看崔小优,是为了能助崔小优顺利度过恐慌期。

    “叫什么的她,电话速报来。”

    怎么那么积极的想去看崔小优,还不是刀春生虽师承戒奢和尚却无法真正开天眼度化鬼怪,怎么能不让刀春生急促。

    叮铃手机来电“喂,你好,请问你是哪位的。”

    “喂,你好,请问你是崔小优?我是你的学长刀春生,是戒奢和尚叫我来找你的。”

    一听是戒奢和尚介绍来的,急忙约好在天鹅湖石桌见。

    还没到地方,就看见早已等在石桌旁的刀春生。

    喘口气,说道:“刀学长,你好,我是崔小优。”

    已经打电话确认确有刀春生是戒奢和尚介绍来的崔小优急忙要认识刀春生。

    “你好,崔小优,很高兴认识你。我是护理学院毕业的刀春生。”

    好冰的手,握住手一瞬间刀春生的感受。

    杨柳依依种在绿草湖边,塌落在湖边的柳条不懂烦心事。

    “坐下说说吧。”

    “嗯。”

    事情是这样的......

    听完经过,刀春生内心感觉可惜这样的天赋没能在自己身上发生,多棒的天赋啊,可以省多少事,上天却给了一个并不需要也不会用的人身上。

    崔小优以为刀春生是来彻底解决后患的,却不想刀是来祈求和他一起寻找陈村无头女尸的,希望能用崔小优身上刚有的天赋寻找突然死去的女孩。

    “真心希望你能帮帮我,帮帮受害家属找到凶手,找到她的头,让她安息。”

    听得心惊肉跳的崔小优阵阵害怕。

    不管面上如何坚强,听见死人,无头女尸还是免不了心生退意。

    刀春生当然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但灵异社已经发出几封公告,找出者三万奖金悬赏。

    钱不是关键,却是年轻人扬名的好机会。

    咬牙在劝说,道:“只要找出凶手,找出头,就有三万元悬赏奖金,我一分不要,都都给你,你看这样可以?”

    三万元,单反相机刚好够买。

    骚到痒处了。

    不过几秒,咬咬牙答应的崔小优道一声:“好,我答应你,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刀春生大笑,仿佛成功就在眼前。

    而崔小优虽冲动下答应了刀春生,却免不了忐忑,不管怎么样两个年轻人就这样组合在一起,共历风雨。

    陈村,一个普城花卉园中转村,大量花卉在陈村应有尽有,花团锦簇。

    话说,刀春生和崔小优一起驾车去了陈村,却无心欣赏花朵。

    直接进了受害人段素家,家里很静。

    香烛味有些浓,段素的爸爸妈妈,姐姐都在家。

    抱着孩子的段素姐姐哭肿眼的说:“段素,她没什么仇人,不知道是谁会下狠手杀她性命。”

    断断续续中,知道了段素原本定于一个多月后举行婚礼,所有的请柬都已发出给亲友,现在什么都没了,人没了,其他的一切也就随着没了。

    听着可怜,不过二十三岁的年纪突然死的残忍。

    “会不会是段素的未婚夫做的”听得迷糊的崔小优大胆猜测。

    不想立马段素大姐否决,道:“这不可能,李元他那天晚上一直在家里一起商讨婚礼,不想我妹妹接到朋友电话出去了就没再回来。”

    未婚夫不是凶手,也没有仇人,那怎么会被人杀害呢?

    刀春生直问:“段素,她是在哪最先被发现的。”

    一直坐在沙发上抽烟的段素爸爸插嘴道:“是在陈村大良路小巷被发现死在那里,被个簸箕盖着上身。”

    说完,猛的吸了口烟,白雾吐出。没有力气再多说一句话的又歇了话头。

    婉拒吃饭邀约,两人无言的走出段素家,直奔陈村大良小巷。

    一点多的太阳热气腾腾,汗水滴流下来。

    看着封条,一人也无的路道。

    “你看看,段素在不在这里的。”

    拿出木鱼递给刀春生,道:“帮我拿着。”

    离开木鱼,小巷一下子没了热气腾腾的样子变得有些阴凉。

    太阳的热气被隔离,透着黑的小巷更多了几分寂寥。

    塌拉着脑袋的段素不就倚靠在墙边脚。

    一步,两步,三步,走近段素。

    “段素,段素,是你?”

    听到声,抬起看的段素脸色惨白无力。

    “你是谁的,你怎么看得见我的。”

    原来段素已经意识到她已经天人永隔,永远停留在二十三岁。

    嘴唇干裂的有些大,乱蓬蓬的短发,一件体恤裹住上身,短牛仔裤下身。蜷缩靠在墙角,仿佛没有力气回家的样子。

    “是的,我看得见你,你告诉我,是谁杀了你的。”

    闻言,思索几分,段素回说:“张天曲杀的我,是他杀的我。”

    不知是哪句刺激到段素,回答完不停的重复是张天曲杀的她,多的不在说话。

    可这张天曲又是谁的,想来是熟人作案。

    “走,再回段素家,我知道是谁杀的她了。”边说边拉扯走刀春生。

    “是谁杀的段素。”回到车上的刀春生问。

    崔小优只得答:“一个叫张天曲的,熟人作案,回去问她家人肯定知道。”

    两点钟再次来到段素家调查。

    “段姐,你们知不知道一个叫张天曲的人。”

    刀春生一问出声,段家人就有些迟疑,像隐藏又想说明白的模样。

    看得出段姐是认识这个张天曲的。

    也不催促,唇舌张合,终是道出:“张天曲是我妹妹的前男友,不过他们早就分手了。”

    刀春生和崔小优回望一眼,心中出现两字:情杀。

    不想下一秒,段姐补充到:“张天曲他去年就结婚了,早没了往来。”

    奇了怪了,结婚了怎么还要动杀心呢?

    难道这里还有什么牵扯不成。

    “段姐,你知道张天曲家在哪?”

    见一直在问张天曲这个人,疑虑的段姐问:“知道是知道,不过好久没往来了,不会是他吧,他人胆子很小的。”

    一旁的段父母也点头,认同张天曲胆子小这件事。

    段母补充道:“以前来家里连只鸡都杀不利索的人,胆子小得很。”

    没心情多解释的崔小优再次问段家人,张天曲家在哪的。

    这才告诉,他家在陈村大良路23号。

    “再见了,段姐,不用送了。”

    坐在车上五味杂陈的崔小优问刀春生:“接下来现在怎么办。”

    “有事找警察。”带点调皮语的刀春生回说。

    眼珠子瞪一眼刀春生,阻止他开玩笑。

    拿出电话,“喂,高哥,我们查出杀段素的凶手了。”

    “对。”

    “一个叫张天曲的杀的,他家在陈村大良路23号。”

    几番交代,轻松的挂了电话。

    “已经打电话给灵异社高哥了,剩下的他们会和警察局交涉的。我们不用操心了。”

    “哦,那就好。”有人接手就好。

    一起去下了川菜馆,饱餐一顿后回了学校分开了。

    “有了结果,在给你说。”

    “拜!”

    想来还要个三五天才能出结果的,不曾想第二天下午便听到学校有人说是陈村无头杀人案破了,是情杀,前男友杀的,头都从他家里搜出来了。

    原来张天曲结婚了不假,离婚了却还没人知晓,他老婆早已离开他家。

    看段素执意要结婚,一时冲动杀害了快要结婚的段素。

    一个案子就这样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虽有些好奇灵异社,却还是没有多嘴问灵异社的事,捏捏手里的三万块,直奔佳能店买下了单反相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