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算命先生那几年 第六章 神秘人刘平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忽然一阵敲门声传来,崔二爷以为是牌友来敲门,想都没有想,翻了个身.可是这个敲门的人,好像没有走的意思,还在那里不停的敲着。

    崔二爷的老婆受不了了,拍了一把崔二爷:“去去去,开门去。一天不知道干点正经营生,就知道朝麻将馆钻。这么热的天,好容易凉快了也不让人好好睡.”

    崔二爷被老婆唠叨烦了,一个翻身套上裤子:“来咧,来咧,不要敲了,催魂似.”边嚷嚷着,边走到门口开门:“我说这几天把人热的,好容易下雨就不能叫人多睡会”话说了一半,崔二爷愣住了。

    门外站着一个穿着讲究但不认识的年轻人:浓浓的眉毛,配着一双闪着精光的眼睛,鼻子的右边长着一个小小的肉瘤,下巴下面留着一小撮胡子。

    年轻人穿着一套考究的西装,打着一条深蓝色带白花点的领带。崔二爷正准备问,只见年轻人一抱拳说:“您是赵八两的徒弟崔二爷吧?”这句话一出,犹如一个晴天霹雳。

    因为目前在世的人里基本没有谁知道他和赵八两的关系,崔二爷急忙探头朝外看了看没有外人,紧张的问道:“你是谁?”

    年轻人一笑,也不等崔二爷让,径直走进了房间,崔二爷想拦没有拦住。年轻男子进门后坐在沙发上,掏出一根中华放进嘴里,深深吸了一口说:“你不会就穿成这样和我谈吧!”崔二爷这才想到自己光着膀子呢,急忙跑进卧室穿了件衣服出来.

    年轻人笑着说:“我等你,先去洗把脸吧。”崔二爷不由自主的去洗手间匆匆洗了下脸,出来坐在年轻人的对面紧张的问道:“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年轻人呵呵一笑,递给崔二爷一根中华,又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了一个报纸包成一团的东西。然后用眼睛示意崔二爷,一头雾水的崔二爷打开了眼前的一层层报纸包。

    当崔二爷打开眼前的报纸包的最后一层,被出现在眼前的一件器物惊呆了。崔二爷眼前出现的是一顶金光灿灿的凤冠。从器物的造型和拿到手里的重量上,崔二爷立刻断定这件凤冠是唐代的。

    而当时世界上除了陕西省博物馆有一顶修复好的公主戴的凤冠外,再也没有任何一件完整的。而这件是纯金打造,上面镶嵌着各种宝石,其精美程度是现代人不足以复制的。正当崔二爷看的愣神的时候。年轻人一把从崔二爷手里拿过凤冠,用报纸一裹放进了自己随身带的包里。

    然后看着崔二爷道:“怎么客人来了也不给上茶,这可不是待客之道呀。”崔二爷一下清醒过来,阴沉着脸问道:“你到底是谁?”年轻人轻轻的举起双手,崔二爷这才发现年轻人居然带着一双黑手套。

    年轻人凑到崔二爷的面前轻轻推下手套,一双黑白分明的手出现在崔二爷的眼前:“听过阴阳手刘平么?”“什么?”崔二爷大惊。

    当崔二爷提到刘平的时候,我的心猛的一紧,脸上出现了不自然的表情。幸亏崔二爷还在沉思中,我也没有打断他,我太想知道后面的事情了。

    崔二爷继续诉说着往事。崔二爷听到“阴阳手刘平”很是吃了一惊。虽然崔二爷经过那次打击后收山了,但是对道上的消息还是有所掌握的。

    对这个“阴阳手刘平”有一定的了解:据说近年来西北道上有点名气的古墓都和这个刘平有关系,但是这个人很怪的是每次下墓只取自己喜欢的,其余的原封不动,而且一出墓出来就给文物勘测队打电话。

    因此道上恨他的人都说他是“楞娃”的。但是因为其人豪迈,只要道上的人有难,求到他都会得到鼎力相助。所以熟悉他的人根据他双手黑白分明的特点都叫他“阴阳手”。

    崔二爷实在想不明白,名气正如日中天的“阴阳手刘平”居然会找上他。崔二爷当时就觉得特别荣幸,毕竟自己在道上也不是白混的。

    崔二爷急忙倒了杯茶给刘平:“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阴阳手呀!不知道找老汉我有什么事情呀!”当时的崔二爷也就四十多,却称自己老汉。

    刘平喝了口水笑着说:“崔二爷我来这里是请你帮我一个忙的,本来想去找令师赵八爷的。可是不幸八爷已经仙逝了,所以我只有来找您老了。”

    崔二爷眉头稍稍一扬:“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当前知道我的人没几个呀!还有我已经归隐了,那些事情我是不想再碰了。”

    刘平呵呵一笑:“二爷就不要推辞了,至于是谁告诉我的,你也知道道上的规矩,我是不方便说的。”

    崔二爷面色一紧,只听刘平继续说道:“事成之后,我包里的东西都是二爷的,同时我在付给二爷一笔丰厚的安家费。呵呵,当然我还会给你一件你最想要的”

    “哈哈哈.”崔二爷一阵大笑:“我最想要的,我最想要什么我都不知道,你居然能给我。”

    “你最想要个孩子,不仅继承你们崔家的香火也为你百年之后送终”刘平不紧不慢的说到。

    崔二爷一听内心一阵慌乱,自从哥哥不在后,自己的孩子也莫名死了,这几年老婆怀一个,不是不足月就流产,就是足月而胎死腹中。崔二爷也想过是祖坟或者家宅的问题,但是不管自己怎么看,也没有找到原因。

    这个刘平居然知道,崔二爷一点不信的冷笑几声道:“你以为二爷我就会打洞么”崔二爷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刘平念到:“公输子曰:门高胜于庭者后代绝望,门中有定家宅不宁子嗣全绝.”

    “什么,你念的难道就是鲁班真经?”

    刘平没有搭理崔二爷,走到门边轻轻的从上至下敲着,忽然听到门的右下角:“不错果然在这里.”

    崔二爷一听急忙跑过去,在刘平指的地方轻轻一敲,里面果然是空的。只见刘平拿出一把银质小刀,小刀的两面刻着崔二爷看不到的符文,刀头上有一只奇怪的动物造型。

    刘平用小刀对着刚才的位置凿了一下豁然掉下一块,刘平伸进两个指头倒腾了几下,从里面夹出一个钉着三枚钉子的小木片给崔二爷,崔二爷立刻傻了眼。

    刘平站起来拍了下手说:“二爷今天就到这,那个包我就放你这里了,你好好想想我的提议”

    崔二爷傻傻的看着刘平。刘平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明天这个时候我在,希望二爷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刘平一把拉开门,出门后在朝外面的把手的右边取下一根黑黑的东西:“你现在可以叫醒夫人了,她睡的时间太长了”

    崔二爷被刘平的这一手彻底弄傻了,他知道刘平涉猎很广,而且比他高很多。现在人家有这样帮自己,要是不答应肯定说不过去。

    而且崔二爷知道,如果刘平这会翻脸的话,自己一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看着走远的刘平,崔二爷转身急忙跑进卧室。只见自己的老婆正捂着头,傻愣愣的坐在那里。看见崔二爷进来不解的问道:“我睡了多长时间,头怎么这么疼。”

    崔二爷还没有来的及说话,就听到:“你不是去开门了么,来的是谁呀”崔二爷直接不知道怎么说了,就是说了他也知道老婆不懂。

    崔二爷走到床前,摸了下老婆的头:“叫我打麻将的,没事了你不管。身体不好你就多休息会,等会我出去给咱买泡馍吃。”然后也不理老婆的嘟囔,就来到客厅拿起那包东西,出了自己的房子来到隔壁的房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