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算命先生那几年 第二章 邻居姐姐的故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我带着女人来到脸盆前,先请她先洗手,然后带着她来到祖师像前,点燃了三支香,交到女人手里。

    然后问她:“程姐平时信哪位神。”女人满脸疑问的看着我说:“我拜观音菩萨多点。”我点了下头。

    然后对着她耳朵悄声说:“程姐,你恭敬的给祖师上三炷清香,然后默默的求观世音菩萨,求她告诉你,你的事情该怎么处理。”

    女人重重的点了两下头,上完香后,跪在祖师像前,默默的祷告许愿。然后站起来,看着我:“好了,接下来呢?”

    我把铜板交到她手中说:“你就想着你要解决的事情,然后摇动铜板就好。”这次女人按我说的求卦,我在旁边记录着每次铜板的变化,六次后一卦成。

    我笑着说:“程姐先坐会,喝口水,我给你排卦。”女人满脸疑惑的坐在了我对面,眼巴巴的看着我排卦。

    我迅速的排好了卦,加六亲,安世应,填六神。做完这一切。我抬头看了一下女人:“程姐卦出来了,请问下你要求什么?”

    女人眼珠转了一下说:“我就想问问,我会不会去坐牢。”

    听女人这么说我呵呵笑,因为卦上很明显不是求这个事情,那么好吧,她还疑心我,我就再给她看看我的功夫。

    想到这里,我笑着说:“那这样吧,程姐我问你什么你回答我什么好么?”女人点了点头。

    “程姐,按卦上看,你打过两次胎对么?“女人一听脸一下红了,但是看到我的目光还是羞涩的点了点头。

    “你财运很好,应该是做建材生意,房子门前面有个水池.有病,颈椎不好”我一边解着卦,一边看着女人,女人愣在那里嘴又成了o型。

    我分析完这些,笑着说:“怎么我分析错了么?”女人使劲摇着头说:“对,都对了,你还真是大师,连我家房子的情况你都知道,就像你去过一样!”

    我听完开心的哈哈大笑:“程姐,这不算什么,真正懂六爻的人,分爻都能看到这些,这算不了什么。”

    “你也太谦虚了”女人说。女人的赞扬对我来说还是有些飘飘然。

    我喝了口水继续说到:“程姐按卦上看你没什么牢狱之灾,只是破点财而已,对你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你以后不要和情人再来往了,这样对家,对自己都不好,特别是对孩子。”

    女人听到我这样说,慌乱的打翻了放在她前面的那杯水:“什么?这你也看出来了,你真看出来我有情人了?”

    我一边擦桌子上的水,一边说:“不是看出来的,难道你告诉我的?怎么还不信我呀!”女人急忙说到:“不是,不是不信你,我找好几个人算都没有算出这个来,你。”

    我直接打断女人的话:“不是人家算不出来,主要是人家不想说,呵呵,哪像我肚子挺大,存不住事情。”

    女人被我这句话逗笑了。我把擦桌布放一边对女人继续说道:“说你不信我,还有一个原因,你虽然告诉我你求会不会坐牢,但是卦上显示却是你在求感情,看你会不会和老公离婚。”程姐听我这么一说彻底傻了,愣得坐在了那里。

    我起身给女人又重新倒了一杯水放在她面前。女人喝了一口水,说:“你都算出来了,我就给你说说我的事情吧。”我想拦没有拦住,女人已经开始讲述她的家事。

    程姐老家在成都那边,家境不是很好,而且父亲比较重男轻女,可程姐的母亲生的三个都是女儿,在生第三个的时候由于意外,导致程姐的母亲不能再生育,这第三个孩子就是程姐。

    父亲把自己没有儿子传承香火的责任全部归咎到程姐的身上,所以自小程姐就没有得到过父爱,就是那仅有的一点母爱也像旱季的雨水少之又少。

    后来程姐在高中毕业后,辍学在家。一个偶然的机会跟一群老乡来到了西安的某个建筑工地,由于心眼活,能吃苦,很快成了一个小包工头。

    这个社会男人包工程都难,就不要说女人了。但是程姐依然打出一片天地来,后来认识了现在的老公,结婚并生育了一个宝宝。婚后程姐放弃了包工程的事业,和老公一起做起了建材生意,由于两口子为人都很直爽热忱,每几年生意就红红火火的。

    事业有所成就了,夫妻两人就开始有了不同的追求,程姐的老公一心向佛,每年都会定期去雍和宫祭拜。而程姐呢,除了带孩子,照顾生意,就是打麻将。

    曾经有位大师说:“麻将,赌博是现在很多罪恶之源。”这话虽然说的有些过,但是也不是不对。看看现在隐藏在城中村的那些麻将馆,天天人满为患就能说明一切了。

    经常打麻将散心派遣寂寞的程姐认识了一个男性牌友,男的长的很帅气,据程姐说,笑起来相当的迷人。

    后来由于联系的多了,两人关系也飞速发展,逐渐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也许老公一心向佛冷落了程姐和家庭的原因吧,程姐很快和那个男的突破了最后的道德底线,成为了情人关系。

    随着关系的上升,那个男的还向程姐借钱,从几千到几万,十几万。程姐说男人都是以各种借口借钱,最后说是一个大项目需要十几万才给借的,可是借了才知道这个男人开了一个皮包公司,以项目为诱饵,收取质保金等等。现在男人拿着钱跑了,但是却把她顶在了前面,这几天公安局还有那些被骗的人都在找她,所以来求卦。

    听完程姐的阐述,我也不想多问,对眼前这个女人又是怜悯,又是恨。我可怜她早年受过的苦,受过的累,但是也恨她不珍惜自己所得到的。

    唉,没有办法,其实人人都一样,得到了从来不会珍惜,想要更多更多的。失去了才知道后悔。现在程姐还好,还没有失去自己最宝贵的-----家庭。

    我点了支烟,看着程姐。程姐惊奇的说:“你还抽烟,我以为你们都不抽烟呢?”我郁闷的说:“我为什么不能抽烟,我又没有出家,只是修行而已。”程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继续对程姐说:“卦上看,这次事情你最多破财,年底前就有结果。至于你的婚姻肯定保不住了,我看你老公出家是肯定了的。”“不会吧?我老公真的会出家和我离婚?”看着惊奇的程姐,我点了点头。

    程姐临走时给了我六百大元,我把其中的一百元用符包起来交给程姐,告诉她回去放在家里的某个位置上,可以保她少失财。程姐说第一次看到,给我们这类人钱,还能退回一百的。我笑笑,告诉她我收钱有规矩只收单数。

    看着下楼的程姐,一看时间快十二点了,早上到现在都没有吃饭,正想中午去哪里祭奠我的五脏庙呢。忽然一个肉肉的手掌拍了我一下:“站住打劫”

    吓死了,刚刚赚点钱就出来一个打劫的。以后还要我活不活了,我赚钱容易吗?这么早就出来打劫。可是我仔细一想不对呀。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贼出来打劫呢?除非这个贼脑子有病,要么就是。想到这里我忽然明白了,什么打劫,肯定是我认识的人和我开玩笑。这会除了他还能有谁?

    我猜的不错,站在我身后的是楼下卖古玩的刘二胖子。我一把抓住刘二胖子的手说:“你妹的吓我一跳,什么时候窜上来的,我怎么没有看到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