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当空!

    驾校训练场地,到处都是川流不息的教练车来往,每个学员都满怀期待地望着教练车,希望早日拿到驾照,当一名出色的驾驶员。

    一处不起眼的庄点,坐着一个衣着普通的少年,少年名叫周玉风,刚满十八岁,在他小的时候,父母外出打工,就一直了无音讯,再也没有回来过,从此,他便跟着爷爷奶奶相依为命,过着艰辛的生活,他去年因家里条件落后,从而结束了他美好的学生时代生活,进入了残酷无情的社会工作。在受尽不少冷落和嘲讽之际,他终于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在城里一家电子公司做助理,工作虽然累,但收入还算可观!总算是为家里分担了一大部分的压力!

    周玉风也有着自己的梦想,省吃俭用,他终于有些余钱来考驾照,有房有车,是每个穷人家的孩子的梦想,他也不列外!

    “等拿到驾照,就该省钱买个车,带着爷爷奶奶到处逛逛……”周玉风心里暗暗说道。

    他性格内向,虽然一副玉树临风的样子,惹得不少青春少女前来勾搭,但由于他压力太大,根本无心男女之事,对所有人都不理不睬,导致了不少人心声怨气。

    “周玉风,该你练车了,发什么呆?”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在周玉风耳边响起,是他教练员聂永。

    听到这个名字,一个女学员发冷哼“穷小子,装什么高傲?”不过怎么看都带着一丝酸味。

    “哎哟!人家又没得罪你,干嘛这样说!”一个妩媚的声音响起,边说边看着周玉风,一脸调戏。

    “这年头,长得帅又怎么样?没钱没势到最后还不是给别人打工,混口饭吃罢了!”一个妖娆的女人大声说着,看的出来这个女人家里很富裕,一身打扮尽是名牌!

    周玉风似乎没听到旁边的人说话,眼睛里的决然之色一扫而过,默默的走进教练车。从小没有父母关爱的周玉风至此封闭自己开朗活泼的性格,展现在外的只有冷漠,无情和不屈。

    “拿到驾照只是一个开始,我要开豪车,住豪宅,别人拥有的我都要有……”周玉风目光坚定,心里暗暗发誓!

    周玉风缓慢的开着教练车,做着倒车入库的这个科目,由于天气太热,教练员只是交代了几句,便回到凉篷下遮阳,于是车上便只有周玉风一人。

    “一个人更清净!”看着教练员离去,周玉风冷笑。

    倒车入库这个科目周玉风已经练了一个礼拜还要多,自然比较熟悉,更别说他本就天资聪颖,学什么都快!目前也只是为考试做准备。虽然一个人在车上,但周玉风却感到郁闷,因为场上大部分的人都盯着周玉风,男人确实因为周玉风生的俊俏,招蜂引蝶而感到嫉妒,女的却是因为爱而不得感到愤怒!如果他有钱有势也就罢了,偏偏周玉风本身一无所有,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让的所有人都感到不舒服。

    此时正是下午两点左右,六月天气,太阳正是当顶。而今天的温度却莫名的高,热得在场所有人都大汗淋漓,有的甚至宽衣解带。周玉风在车上不停扭动着方向盘,挂着档位,不知疲倦的练车。

    突然,晴朗的天空一声巨响!

    “咔……”一道刺耳的声音传入每个人的耳朵,所有人都懵懵懂懂,头晕脑胀。不止如此,巨响同时,天摇地动,犹如整个大地承受伤某种压力一般似要破裂一样。吓得众人全部倒地大叫!

    周玉风本来开着车,熟练着每个环节,突然的巨响也吓得他浑浑噩噩,而且原本前方本应平阔的场地居然出现一个大洞,犹如自己身在画中,画却被人撕裂。

    “啊……“周玉风吓得一声大吼,正在开着车的他却连人带车一起掉进裂缝中消失不见……

    裂缝一闪而逝,没有人注意到有这么一瞬间。时间很短,不超过十秒,一切又都平静下来,整个训练场又都恢复平静,像是没发生过一样。所有人都傻眼相望,像是在确定有没有这么一回事?看着满天的污尘和满地的众人,众人才醒悟过来,这是真的。

    “报警,赶紧报警……”有人大叫……

    “周玉风不见了!车也不见了?”教练员一下子大叫起来!因为每个教练的学员都是那么几个人,都在一起,他立马发现异常。

    “真不见了?怎么可能?发生什么?”认识周玉风的人都恐惧的说道。

    “赶紧报警!报警啊……”教练员聂勇大吼。在驾校学员莫名其妙的不见,驾校是要负责任的。

    “喂……110吗?我们这有人不见了!”

    “我这是xxxx公安局,人不见了!你能说清楚点吗?”

    “就刚刚和我们在一起,突然……碰……的一声他……就不见了”一个学员声音颤抖的打着电话。

    “你是那个医院的精神患者?知不知道胡乱报警是要被拘留的?”电话那边传来了不悦的声音。

    “真的……真的!就刚刚碰的一声!我们就看见他没了……嘟嘟嘟……”报警的学员还说着,电话那边已经挂了!

    “看来这异动只是小范围性的,那边不知道此事,这样说他不信。”有人恢复过来想到。

    “马上清点人员!还有没有出事的?”有驾校领导出来大声说道。

    众人环顾四周,把身旁的人都看清楚。

    “我们这学员都在”

    “我这也是……”

    ……“只有周玉风不见了,连同教练车也不见了!”教练聂勇急忙说道!

    所有人都觉得这匪夷所思,一人一车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这是大事件,注定要上大新闻!如果传开,全国人民都会高度重视,在这无神论的年代,这样的事无法解释!

    “立刻……马上组织现场所有人员,一起到相关部门上报此事,上面一定会查清楚。”校领导随即说道,这是大事,要是不立即上报,那驾校要承担的责任就大了。

    就在驾校训练场所有人都惊慌失措之时。

    “这是那里?这是那里啊?”一处山谷里,周玉风的声音扩散开来,当时他浑浑噩噩,没有踩刹车,教练车自主的跑进裂缝,结果光芒四射,车身翻滚,直接掉到这山谷中,周玉风艰难的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看着四周的一切,傻了。

    这里是无尽山林,远望去,除了悬崖峭壁,就是参天大树,他看着眼前的一切,那么的不真实。他从来没见过,什么树会长这么恐怖,每棵树都好比一栋大楼那般粗壮,甚至高处还比几十层的高楼还要恐怖。

    “这是那里?我怎么回来这里?啊……”周玉风尖叫着,可四周除了他的吼声,再无其他声音,甚至连飞禽走兽的声音也不曾听见!

    。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