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周玉风!

    你丫不是故意的?你提出的比试,没人逼你吧?你伸出拳头,没人逼你吧?一拳把人家手打断了,你还不是故意的?下手那么重你还不是故意的?所有人都鄙视周玉风,也许言天的惨状博得了所有人的同情!

    “哎!好可伶!以后蹲茅坑都不习惯用左手吧?”村里的张阿牛感叹!

    “不习惯也得用啊!就是不知道蹲完茅坑他怎么系裤带?”听了张阿牛的话,身旁又传出一个女孩的声音!惹得众人一阵无语!

    “以后大力王就变成独臂王咯!”

    不少人都在议论言天的后事!

    言林夫妇嘴角抽搐!强忍着情绪看着周玉风:“小风啊,你说你怎么下手那么重啊?你就让着他些不好吗?”本来是严厉的质问,不过别人怎么听都带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就连言林自己说完后都感觉老脸一红。

    “周玉风,你有没有人性啊?他是你堂哥啊?”言正指着周玉风大叫。

    “大伯!我真不是故意的!”周玉风连忙解释,然而所有人都不相信!都拿斜眼看他!就连言林夫妇都把头扭开,一副我没听见的样子。

    “玉风哥哥说了不是故意的就不是故意的!你怎么能这样说他呢?”文琴惊讶过后就串到周玉风面前替他说话。

    “琴儿!没你说话的份!”文忠也是一阵后怕,此时他看向周玉风都带有一丝恐惧!太他妈暴力了!女儿要是跟了她说不定那天就被一巴掌拍死,到时候也来一句不是故意的,这还得了!他连忙拉回文琴,死活不让他接近周玉风。

    你打断天儿一条胳膊,我要你拿命来尝!言正突然暴起,双手一下就捏住周玉风的脖子!

    “大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周玉风情急之下,抓住言正的双手甩了出去!

    “碰!”众人只见言正犹如稻草人一般被扔出去十多米远摔在地上翻白眼!

    言林夫妇本要前去制止言正的,可下一刻硬是楞在原地,这一幕吓得他们不轻,言正父子都是粗狂型暴汉,论体重不下一百七八十斤,居然就这样被扔出去十几米远,太他妈扯淡了吧!

    所有人都像是才认识周玉风一样,目瞪口呆!倒吸冷气!就连文琴也是张开小嘴,目不转睛的看着周玉风。

    “我说了不是故意的!你为什么不信我?”周玉风怒了!短暂的思考他终于知道凡胎根本不能和修行者相提并论!以他淬体六重天的力量,别说是言天一个凡人,就算是同为六重天的修行人挨上这么一拳,也吃不消!

    “妈的!反正这儿我应该最强!我怕谁啊!”周玉风明白之后便放纵自己心里暗暗说道。

    “你要我的命?你有那本事吗?”周玉风大摇大摆走到言正面前,俯视着他。

    “告诉你!要不是看在父亲母亲的面上,我那一拳就不打在他拳头上了,我直接打爆他的头!你还不知足?”

    “我再告诉你,我刚刚只出了一分力,谁知道他那么弱啊!”周玉风大声喊道,震得所有人都全身发麻!

    至于言正,早就心生恐惧,那里还敢说半句硬话啊!

    “曾几何时!我多么希望自己有一天能这样趾气高扬的和别人说话啊!而今,终于敢了……”周玉风暗自苦笑!无论在那,实力终究是王者啊!

    他转头看向众人!所有人都不敢和他对视。

    开玩笑,一分力就能把大力王手臂打碎,稻草人似的扔出言正十几米远,血淋淋的教训谁敢冒犯?

    “小风……你……”卢氏看着周玉风,满脸的担忧!生怕周玉风翻脸不认人,连他们夫妻二人也不认了。

    “母亲!”周玉风拉着卢氏的手,言语温和。

    “从今以后,谁敢对我父母不敬,我要他好看!”周玉风拉着母亲手,冷冷地扫视众人!

    言林夫妇相拥而泣,没想到几个月前他们誓要保护的少年现在却是那么强势,他们知道,从今以后,因为周玉风的存在,再也没人敢小觑他们!

    经过这事一闹,村里大部分人都不敢和周玉风一道走了!甚至有些干脆不去了!最后,文忠拗不过自己的女儿让其和周玉风一道去瓦当镇,随行的还有张阿牛!

    原本文忠和言林夫妇是要陪同周玉风他们一起去的,毕竟不放心几个孩子在外行走,可周玉风展现出如此恐怖的实力,他们商量后也就没有跟去!

    周玉风一行三人便说说笑笑的上了路!

    “风大哥!你真厉害,就那么一拳就把言天打成残废!你是怎么做到的?”

    “玉风哥哥!你说你咋就长得那么帅气啊?”

    “对了,风大哥,你生日是那一天啊?”

    路上,张阿牛和文琴都有不同的问题一直在问周玉风!搞得周玉风一阵无语头痛!只能暗叹一声“真是头发长见识短啊……”

    三人路上走走停停,知道天快黑了这才走到瓦当镇。

    此刻瓦当镇上已是人满为患!可见水云阁的影响力还是非常大的。三人四处打听,终于找到了一家客栈住下!

    一夜无语!待到第二天早上!周玉风几人便匆忙的吃完早饭,往瓦当镇一处广场而去!这个广场周玉风知道,是瓦当镇有名的大户木家所有,广场不是很大,但容下七八百人不是问题,广场四周都栽有统一的树木,还有一些木桩之内的器材,应该是平时供人练武所用。广场中间有一座擂台,擂台不大,也就二十来个平方左右。广场正东方一面大旗随风飘扬,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水云阁”

    大旗下风六个人正怡然坐着打量着人群。

    周玉风打量六个人,四男两女,他们都穿着统一的青色服装,四个男的看上去已然是五十多岁的人,但却个个精神抖擞,眼神犀利,气势凌人!一看就是法力高深的修行人!两个女的看上去则是三十来岁,妩媚多姿,一举一动都能牵动人的心神,也是不可揣度的高手。

    “水云阁果然强大……”周玉风暗自惊奇!

    “各位!此次本阁招收弟子正式开始……”一个满脸胡须的大汉起身看向众人高声说道!

    胡须大汉说完,便大袖一挥,顿时一道光芒飞向擂台,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擂台上顿时立足一根呈四方形的柱子,约有一丈多高!

    “修行讲究资质,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修行,资质高的修行事半功倍,资质低的则事倍功半,这是测试个人年龄及资质的魂柱。尔等只需将手掌平放在石柱之上,便会展现出个人的资质,只要有资质者便可进入水云阁。”

    “对了!此次招收仅限十岁以上,十八岁以下,年龄不符者不必参与!”胡须大汉说完又坐了下去!

    “艹……尼玛的!老子今年十九岁了!”周玉风听完大汉的话,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

    “搞那么多事,都白忙活了!”周玉风暗自怒骂。不止是他,很多年龄不符者都怨气冲天。

    “玉风哥哥!他们不让你去我也不去测试了!”文琴感受到周玉风的怒气,小声说道。

    “傻呢?那么好机会你不去试试怎么行?”周玉风抚摸文琴的头说道。

    “可我想陪着玉风哥哥!”文琴含泪低头说道。她看得出,周玉风对此次水云阁招收弟子很是在乎,而今大汉一句话却断了他的路,这让他如何是好。

    “琴儿放心吧!就算现在进不去,以后我也能进去!相信我!”周玉风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决然说道。

    “十六岁,中品资质,合格!”一个声音响起,擂台上一个少年高兴地走下擂台,自豪地站到了一边!

    “十九岁!不合格……”一个不相信魂柱能测试年龄的男子直接被轰下来!

    “十五岁!资质全无,不合格!”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少年眼泪汪汪的跑回人群。

    “十二岁,资质上等!合格!”哇……上等啊!这时就连一直闭目的几个水云阁的人都睁开眼睛,不停地打量着这个十二岁的少年!

    “不错啊!这次还能招到一个上等资质孩子,运气不错啊!”几人都笑口连连!

    “十六岁,资质下等,不合格”

    …………

    “三十五岁……给我滚……”

    听到这里,周玉风不仅抬头打量擂台上,不由嘴角猛抽!

    “真是奇葩啊……”

    “阿牛哥上去了……”文琴对周玉风说道。

    周玉风也看向台上去!两眼放光。

    只见张阿牛颤抖地伸出右手,缓缓地贴入柱子。“轰……”张阿牛只觉得心神一炸,一股气息扑面而来,笼罩着他全身,这时魂柱发光,光芒上升,直到第二个空格之上才停下来!

    “十七岁,资质中等,合格!”

    “合格了,我能进入水云阁了,爹,娘,你们知道没?我能进入水云阁啦!”张阿牛在心底嘶吼,内心无比激动。他转头看向周玉风和文琴,做出一个加油手势走到另一边去!

    “琴儿!你去吧……”看着张阿牛被录取,周玉风心里一阵高兴。羡慕之色无需掩饰。

    “玉风哥哥!我不去了!我要和你在一起……”文琴心里放不下周玉风,他虽然很想加入水云阁,但她更希望留在周玉风身边!

    “你先去试试!说不定你毫无资质呢!”周玉风笑道,眼里隐隐有泪光闪烁!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