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杀气腾腾的长刀逼近两人,周玉风不知所措,毕竟从小到大,他都没经历过此等战斗,那里反应得过来!

    长刀气势凌人,尽管胡须大汉在战斗中元气损耗,但一刀之势却不是周玉风二人所能抵挡的。

    “玉风哥哥……”文琴大喊,眼看刀光就要临近二人,她猛地旋身挡住所有刀芒,同时用力推开周玉风!

    “啊……”文琴一声大叫!被气势如虹的气劈飞出去。

    “琴儿……”周玉风大叫,本在发呆的周玉风被文琴推开避过长刀所向,看着文琴为救自己以身抵刀,此刻她全身鲜血淋淋,至香肩到臀部一道可怕的伤口深入骨髓,触目惊心!

    “我跟你拼了!”周玉风看着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文琴,他双目赤红,紧握拳头冲向胡须大汉!

    “放肆!”与此同时,玄灵子一声大喝,一掌打向胡须大汉,接着身影一闪,便出现在文琴身边。

    “碰……”周玉风还没冲到大汉身边,便见到一个掌印打在大汉身上,胡须大汉再次吐出鲜血,倒飞出十几米远,卧地不起!

    “你该死……”周玉风大喝,冲向地上的胡须大汉,抓起大汉掉落的长刀,不顾一切的朝大汉头颅砍下。

    “二师兄“剩下水云阁三人大叫。

    然而周玉风并未停手,只听一声“刷……”刀落头掉,头颅滚在一边。

    “小子!你死定了……”几人愤怒大喊。

    “水云阁?好得很……”玄灵子抱着不省人事的文琴,看着水云阁剩下三人,凌冽的杀气逼得几人不断倒退。

    “咻……”玄灵子不管其他,抱着文琴冲向天空,消失不见。

    “我要把你碎尸万段!”周玉风不甘心,又举刀砍向胡须大汉的身躯。

    “呼”……大汉体内冲出一道白芒,一个虚影出现在空中,他元婴出窍,愤怒的看向周玉风。

    “小子,不管你是谁今天你都要死!”

    剩下三人拿着武器冲向周玉风,似要把他大卸八块!

    “铮……”

    周玉风手中长刀被劈飞,眼看自己的头颅就要被斩去,周玉风终于回过神来!此刻他手无寸铁,如何抵挡前面几人的攻势!

    “古琴……”周玉风突然想起自己的古琴,听师尊说这把古琴随她征战无数。即便受损也应该能抵挡吧!

    周玉风意念一动,一把古琴悬浮在身前。

    “铛……”三人的长剑劈在古琴上,一声巨响,古琴突然散发出一道实质性的音波扩散出去!

    “这……”几人大惊,音波毫无气势,可刚刚接触他们手中的武器,手中的武器便被折断!可音波却未止住,继续向前扩散。

    “避开!”几人心里同时说道,可他们本就是重伤之身,再加上音波速度极快,那里避得开!只能眼看音波攻向自己。

    “噗……”三人同时被音波拦腰斩断,分尸倒地,一股气息涌入体内,元婴都未逃出,便魂飞魄散。

    “你……”胡须大汉的元婴在高空看着这一切,满脸不可置信!

    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少年竟有这等法器。连元婴都能摧毁!

    胡须大汉看着地上横七八竖的身躯,包括那两个女人,他面色挣扎,便化作一道流光向远处逃去。他害怕了,周玉风手中的法器让他看不透,他们六人身为水云阁的执事,本身修为就是元婴期,配备的都是中品灵器,在他看来,那把诡异的古琴至少也是极品灵器,否则不会那么霸道。

    极品灵器,在他们水云阁也只有一件而已,那是震派之宝。他要立即回去报告给门派,如果能夺得这把古琴,那他就是大功一件!

    周玉风看着地上的尸体,也是一阵后怕,他也没想到这把看起来普通的古琴竟如此霸道,他召回古琴,就要离开。周玉风知道,水云阁在这里死了人,定会前来调查,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嗯……?”周玉风正欲离去,突然想起什么,他回头蹲下,在几人尸体上一阵翻找。

    “竟然身无分文?”周玉风不解,作为水云阁的大人物,怎么可能身上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纳戒?”周玉风想到这里,又看向尸体的手上!

    “也没有!”

    周玉风突然看到几人腰间都挂着一个大同小异的袋子,他微微一笑,全部拿走,迅速离去。

    周玉风一口气跑出几十里路,看着瓦当镇方向渐渐消失,周玉风这才松了口气。

    “琴儿!”周玉风想起生死关头为自己挡刀的文琴,他眼泪就不停地流出。

    “你一定会没事!”周玉风含泪说道。他看着玄灵子带走文琴,以玄灵子的修为,文琴应该会得救的。

    “水云阁!琴儿等着,我会为你报仇的。”想起文琴受伤的惨状,周玉风心里一阵怨恨! 咬牙切齿。

    三天过去,周玉风一直在跑,他不敢回高山村,怕水云阁的人找过去。他希望远离瓦当,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此刻他正在一个山洞盘坐修行!

    “灵气还是不够啊!”周玉风吸纳着天地灵气,不停地运转圣心决,要想突破,需要的灵气实在太过庞大,照这样下去,想要突破第六重,没过一年半载都不可能。

    三天时间,周玉风不知道,在他离去不久,瓦当镇就涌入大量的修行人,有水云阁的,也有其他门派的。全都在找他。尽管水云阁尽力遮掩周玉风身怀极品灵器的事,可还是被有心人了解到,誓要找到周玉风独吞极品灵器。

    这里是中州边缘地区,大大小小的门派也有不少,其中最为强大的就属水云阁,清风阁两派。

    极品灵器更是罕见,一把极品灵器就能改变一个门派的命运,这让那些没有极品的门派蠢蠢欲动,甚至不惜招惹水云阁这样的大派。

    “周玉风斩杀我派门人,更是抢走我派镇派武器,此事乃我派之事,还请各位道友莫要参与!”水云阁一位长老说道。这些天他们已经调查,已经知道了当日身怀极品灵器的少年叫周玉风。甚至已经把张阿牛等收入门下。

    “元明道友,据我所知,你水云阁的镇派之宝为极品灵器寒月刀,而周玉风所怀的是一把琴,又如何成为你们的镇派之宝了?”说话的是清风阁的长老。

    “颜寻!难道我水云阁有几件灵器还要告诉你不成?”元明看着清风阁这位颜寻,语气恼怒!

    “哼……”颜寻不再说话,带着弟子离开这里。

    看是怕了水云阁,但元明知道,这颜寻必定要与他们争夺灵器。

    听了元明的话,许多人都各自散去,但怎么想的只有他们知道。

    看着离开的人群,元明大声对水云阁弟子喊道“立即通知所有弟子,前去寻找周玉风,势必将其斩杀,夺回极品灵器。”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