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玉风用尽最后一点力量,涌进洞内,躺在安全的地上,他最后的一丝执念就此散开,昏迷过去!

    周玉风不知道,他这次昏迷足足有一天时间,待到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周玉风这才模糊睁开眼睛。

    “还没死……”周玉风嘴角依然保持着微笑。但他却一动不动,他太累了,而且已经两天没东西吃,此刻他觉得除了饿得的无力之外,还感到全身酸痛,他沾满鲜血的双手此刻血液已然凝固,看起来恐怖得像是被火烧焦一般,触目惊心!

    良久,周玉风慢慢坐起身子,艰难的在衣袋里拿出那仅有有半瓶水,小心翼翼的倒进嘴里,生怕浪费一滴。

    周玉风本想再留下一点水的,可是当水流进嘴里的那种感觉令他无法抗拒,他攀爬悬崖,流血流汗,身体的水份早已不足,脸色苍白的她无法抵御身体对水源的渴望。竟一口气把水全部喝完!然而这点水源远远解决不了周玉风的需要。一个凡胎,两天多的时间没吃东西了,还进行如此巨大的运动,他的五脏六腑,肝肠寸肚早就受不了了。

    周玉风恢复一点体力,他慢慢站起身来,打量洞内的一切。

    洞内空间不大,也就二十来个平方,里面的摆设更是简单,一个打坐的蒲团,一张石凳,还有一张石桌!石桌上摆放着一把不知道有多久的的古琴,还有一个盘子!当看到盘子里放着几个干枯的果子时,周玉风眼睛发亮,他艰难地走向果盘,颤抖的双手拿起果盘中干枯得不知道什么形状的果子,干燥的喉咙一整翻滚!

    每个果子都有拳头那么大,虽然干枯,但却没有腐烂,而且细闻之下,还发出一整香味,这令饿得发慌的周玉风非常激动!

    周玉风拿起果子,也不管是否有毒,放在嘴里慢慢的嚼了起来!周玉风很是吃惊,这果子的外层已然干枯,可里面居然还能嚼出果汁,而且当他咬开果子时,洞内立即散发出浓烈的香味,甚至周玉风都不知道,当那些果汁溢流出口,布满他的嘴唇之时,他那那干裂的嘴唇顿时变得红润起来。

    周玉风不顾这些,他只是兴奋的嚼着,他感觉此刻那饥饿的肚子慢慢变得充盈,很快,他就吃完了一个,接着拿起第二个又咬了一口,此刻他那苍白的脸上也慢慢红润起来,甚至原本疼痛疲惫不堪的身体也变得浑厚有力!

    周玉风吃完第二个果子,顿时感觉不再饥饿,而且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股欲欲而发的力量!这让他既震惊又心奋!他闭目深吸一口气,觉得此刻能搬起一两百斤的物体!

    突然,周玉风睁开双眼,顿时两道光芒从眼中一闪而逝!他看着面前仅有的两个果子,顿时开心地收起来放进口袋。既然不饿他就不会浪费。

    周玉风围着石桌转了一圈。打量桌上摆放的这把古琴!古琴约长一米左右,上面有七根黑的发亮的琴弦!上面隐隐散发出一种古朴而沧桑的气息,让周玉风这个啥都不懂的少年都能感觉到这把古琴年代久远!琴弦下方部位刻三个奇形怪状的字,周玉风看了半天甚是恼火,他不说是才疏学浅也差不多了,居然认不出来这几个字!周玉风移开目光,看着地上沾满无尘的蒲团,在周玉风看来,蒲团很普通,在家乡都经常看到!他抹掉石凳上的灰尘,坐在上面打量桌子上的古琴!他本能觉得,这把古琴必定价值连城,一看琴弦的材质就知道异常珍贵!甚至上面的字迹明显不是现代文字。周玉风读书的时候各科成绩都很好,纵观整个中国历史,没有那个朝代的字体与这个相似!

    “这要是拿回去,那些考古学家必定拥峰而来,可能会卖出天价!”周玉风心里苦笑道!

    他长吐一口气,吹散琴上的灰尘,双手抚摸琴弦,周玉风本就喜欢音律,甚至小时候还有梦想,希望长大能成为一个出色的歌星!家喻户晓!

    当周玉风的手指刚刚触摸到琴弦时!他的心神猛地一颤!顿时一副画面涌进他的心头!那是一片战场,无数人在撕杀,在战斗!移山倒海,天崩地裂,无数的人化成一片一片血雾,无数的声音惨叫剧烈,悲愤!热血!绝望!突然一道天籁之音想起,一个绝色女子盘坐星空,她如神灵一般俯视战场,突然她双手拨动横放在身前的琴弦,一道道实质性的光芒涌入战场,顿时山河尽毁,星辰尽崩!

    “啊……”周玉风一声尖叫,他猛地挣扎收回手指,脱离那个画面!

    “碰……”周玉风的双手刚刚离开琴弦,古琴自主的散发出一道波动,四面扩散,瞬间,周玉风便被震开,脱离石凳,向后倒去,他右手砸在石壁上,顿时鲜血流淌!

    “什么东西?”周玉风大口喘气!惊恐的看着古琴,此刻古琴又毫无波动!这让他感觉体内一股寒意直冒!

    “难道是成了精的妖怪?”周玉风想起神话电视剧《封神榜》里面不就有个琵琶精吗?还是杀人不眨眼的那种啊!他顿时冷汗直冒!这种传说中的事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

    周玉风虽然手臂鲜血流淌,但他忘记了了疼痛,他起身慢慢离开古琴,死死盯住古琴缓缓往洞口方向走去!生怕下一刻古琴立刻变成无法形容的怪物来把她吃了!

    周玉风的担心显然多余了,古琴始终没有动静,摆在石桌上就如死物一般一动不动!

    周玉风来到洞口,看着悬崖裂缝地下,顿时一整头晕眼花,他猛吞口水,现在他终于知道,原来他已经攀爬到了一个恐怖的高度!他抬头往上看去,虽然还很高,但却没那么无力,他有信心再有半天时间,必定能攀上顶峰,离开这里!

    可周玉风心里又不舒服了!眼看天色已晚,也许再有个把小时天就黑了,到时候怎么走?

    周玉风回头看向石桌上的古琴,心里暗道“应该不是妖怪吧!否则我到这里这么久都没事,只要不碰它应该没事!”

    他看着古琴,慢慢向一个角落走去,他准备等明天天一亮就离开这里!

    古琴毫无动静!周玉风渐渐地放下心来!他看向地上的一个蒲团,想着在那上面坐着会舒服一点!他慢慢靠近石桌旁的蒲团,想把蒲团拿走远离古琴,可是他的双手刚碰到蒲团,之前的一副画面又立刻涌入他的心神。战场,厮杀,鲜血流淌,惨叫声不停的想起,一座座山河崩溃,日月暗淡无光!整个世界如毁灭一般……

    “啊……”周玉风再次大叫,身体再次被震得倒退,他斜靠石桌,倒在地上,已经止血的手臂再次流出鲜血!他慌忙爬起,手足无措!然而他沾满鲜血的右手正好抓住古琴!他回头一看,顿时想立刻抽回右手,可令他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这次居然没有看到厮杀的画面,可他的右手死死地被古琴弦吸住,抽不回来,而且他看到,手臂受伤之处顿时流出大量的鲜血涌入古琴,消失不见!

    周玉风挣扎,恐惧,可也无奈!他叹息一声“完了……”不起任何作用的挣扎使周玉风放弃了抵抗!他心灰意冷的看着鲜血流入古琴,然后消失!而今他没有哭喊!仿佛看开了一样,叹息说道“难道这就是我的命吗?”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