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家手里,这是怎么回事?”周玉风心里一惊,难道王家有人知道密室的事?不能啊!否则欧阳家这块玉佩早就被夺走了!

    听到欧阳泽的一番解释,周玉风脸色慢慢变得阴沉。

    “没想到在电视剧里上演的剧情居然发生在了欧阳家的头上!”周玉风暗自感叹!

    原来是三百多年前,欧阳家发生过暴乱,因为族人太多,派系也多,那时候的家主没有什么震慑力。导致一些掌权者不服家主,甚至反了出去!而王家就是其中一支。每个派系都在为了抢夺传承玉佩而大开杀戒。其中实力雄厚的要数如今的王家一派,和当时的家主一派。最终将家主信物玉佩一分为二,就这样王家抢走了另外一块,也当成家主信物一代代传了下去。

    “难怪,我说欧阳家传承千年之久,族人竟然会这么稀少?”周玉风不仅摇头叹息!

    “唉!让周公子见笑了。”欧阳泽满脸的无奈。

    “欧阳家主莫要灰心!而今我已确定,我和欧阳家的确有渊源!即是如此,欧阳家的事我就不会坐视不管了。”周玉风突然大包大揽的说道。

    听了周玉风的话,欧阳泽几乎高兴得跪下磕头了!

    “多谢周公子,欧阳家感激不尽。只是不知道周公子跟我欧阳家……”

    “这事暂且不说,你们现在知道了不是好事。”周玉风一看欧阳泽想问个清楚,连忙打断他的话。

    如今他一个上仙的身份说话还真有重量,使得欧阳泽不敢再问下去。

    “对了!这块玉佩先放我这里吧!待我让王家拿来另一块玉佩,我再一起还给你如何?”周玉风虽然是在询问欧阳泽,但言语中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意思。

    欧阳泽那里会不答应?别说周玉风承诺要王家归还另一块,就算为了现在欧阳家的处境,他也得答应啊!更何况在他看来,这玉佩根本就不是什么宝物,如果不是历代家主的象征之物,就算扔了他都不觉得可惜。

    “一切都听周公子的!”欧阳泽想到这里,连忙说道。

    “还有,这玉佩关系道你欧阳家的生死存亡,在没有拿到另外一块玉佩之前,今晚我们的谈话决不能让第三者知道。”周玉风看着欧阳泽,眼神里透露出几分凛冽。直接让欧阳呼吸困难,冷汗直冒。

    “明白,明白!”欧阳泽急忙回应。

    第二天一大早,周玉风盘坐在床上。嘴角露出毫不掩饰的笑容。他本来很愁如何能不动干戈的拿到王家手中的一块玉佩,毕竟王家都是凡人,真要动起手来难免会有死伤。他也极其不愿沾上这因果关系。

    然而天火龙说出了最直接简单的办法,那就是天火龙族与生俱来的天赋“傀儡术。”

    这是一种极其霸道的龙族秘术,只要对手的神魂比自己弱,便可直接炼化成自己的神魂,让对手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完全听命于施展之人。

    “哈哈!很好!”周玉风开怀大笑,这傀儡术跟之前在天火龙体内种下的神魂烙印不同,神魂烙印只是掌控着别人的生死。可傀儡术不一样,不但掌控生死,还能读取中别人一生的记忆,甚至对方的心思都能清楚的感觉到。毕竟一旦被施展傀儡术,那就变成自己的神魂,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至于傀儡术的弊端,那就是一旦被施展的神魂强过主人,那就会反过来控制主人的生死,这点周玉风完全不在乎,他的意念化魂可以让自己的神魂瞬间消失,即便想反噬,也没机会。

    “有了傀儡术,那我这意念化魂的修炼就必定成功了,只要吸收了一丝神,那之前苦于无奈的魂引根本不是问题!”周玉风两眼放光,他可没忘记也要成为一名炼丹师!

    周玉风正在暗自得意的时候,欧阳楚娟却在门外敲门急促的喊道。

    “师傅!不好了,王家的人来了,要见师傅您!”

    “咯吱!”房门打开,周玉风英姿伟岸身影瞬间出现在欧阳楚娟身前。由于兴奋,周玉风忘了收功,就这样直接瞬移!

    看着周玉风玉树临风,英姿焕发的样子,也不仅让欧阳楚娟心脏一跳。痴痴的看着周玉风。

    “楚娟!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看着眼前一脸痴呆欧阳楚娟,周玉风奇怪的问道。

    “呃!!我没事。对了,师傅,王家家主来了!就在大厅!”欧阳楚娟连忙收起荡漾的情绪说道。

    “这么快!走,我们去看看。”周玉风微微一笑,随着欧阳楚娟往大厅方向走去。

    王家这回只来了三个人,一个是家主王越,带着他的女儿,还有一个四五十岁的样子,一身宽大的黑袍覆盖着瘦小的身躯,两眼紧闭的坐在大厅的主位上。

    “欧阳泽,交出我儿王腾,并把打伤他的凶手连同你女儿交给我,这事我就不追究了。否则后果自负!”王越看着下方欧阳泽,面无表情的说道。

    欧阳泽正要反驳,可看了看双眼紧闭的黑袍男子,当下心虚的说道“王家主,我这就把令公子交给你,不过伤他的人却不是我欧阳家所能做主的,至于我女儿楚娟,这事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还请…”

    “够了!别以为我不知道,这都是你女儿惹的祸,要吗把她和凶手交出来,要吗我就请上仙灭了你欧阳家。”王越站起身子,怒气冲天的说道。

    “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闪了舌头!”一句听起来极为藐视的话在厅中响起,惹得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周玉风和欧阳楚娟刚刚走近大厅,就听见王越威胁的话语,当下迈步进去,直视王越。

    “周公子!您来了!”欧阳泽等人也都连忙行礼,如今他们也只有希望周玉风能挡得住王家的那位仙人。

    一直紧闭双眼的黑袍老者听到周玉风的话,也睁开双眼,毫无顾忌的在周玉风身上看来看去!

    “你是谁?不知道乱说话会付出代价吗?”王越当时也被周玉风的话一惊,他可是听王洪说,欧阳家也有请出一位仙人,可看见周玉风如此年轻,那里还把他放在心上。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